番外:秋草(四)(有点H)

      我与苍嵘之间,错就错在,在我完全洞悉他之前,我就离开了他。他的形象,在我眼里,依旧是那么沉敛、淡泊。可我却永远失去了进一步看到他灵魂深处的高洁或污垢的机会。因此,想要了解他的欲望还在,因为曾经心灵相通的感觉还在(即使可能归根结底就是一种错觉),想要贴近他的渴望还在,却被外界生生掐断。
    我心有不甘。
    -
    那天,苍嵘把我抱回了他的住所。他身上冰冰凉凉的,前襟蹭着我的鼻尖。我甚至放肆的往他怀里又缩了一缩,好暖好舒服,一股淡淡的木香钻入鼻腔,熟悉又安心。
    回屋后,他点上灯。我不知道他是刻意而为之,还是随手行善,搭救迷途女子。怎么以前就没想到,他作为医者,当有一颗仁心呢?我看到镜子里我的脸,脸颊和额头都泛着红,眼含秋水,红唇微张,像一朵颤抖的被雨水打湿的海棠。他若想趁人之危,确实不无道理。
    他捣鼓了一会儿,给我灌下一大碗醒酒汤来。难喝的我眼角挤出泪来,喝完还骂声不止,污蔑他医术退步,药越来越难喝。他远处的背影,竟显得有几分愉悦。
    我又吐了几次。他过来默默捋我的背,又递给我清水,笑着说我既不擅饮酒,就不要学他们喝酒,“不然,再这么难受,也不是次次都有人伺候。”我又气又委屈,差点就要借着地位说出充满威压的“放肆!本宫贵为君后,难道会没人伺候吗?”或者不怀好意的“若是如此,以后苍相不办公的时候就一直留在本宫身边吧。”等等的话来。我终是收住了,因为我们卸下面具,单纯斗嘴的时光,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接着,我们就一起坐在榻上聊天。似乎我们很久没有这样轻松的聊天了,很久。我把脏了的外衣脱下,随手丢在地上,只穿着单薄的里衣。我边玩着他的衣带边问他,我离席,他也离席,墨忱会怎么想。他不以为意的说,还能怎么想,这二人的异心,早就昭然若揭了,可他又能怎么办呢。不知是因为自己被看穿,还是因为他的表白太直接,我呆楞许久才吐出一句“当真?”。谁知他狡黠一笑,正色看我道:“臣岂敢。”
    我真是又傻又单纯。可我偏要把假戏做成真。我要让他知道,有些东西,不是随手一丢就能甩掉的。
    我拽着他的前襟,把他的脸扽到我面前,直直的看着他的眼睛说,你不敢,我敢。覆上他微凉的唇,似乎又回到了贺府阁楼我主动勾引他的那晚。第一个吻,总是冷淡的、拒绝的。可我不再生涩里。分开,我用试探的眼神看他,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动容,漆黑的欲望开始翻卷滚动,像是夜里鱼群不断跃出江面的脊背。我继续解他的衣带,他捉住我的双手,问:“君后酒没醒?”我笑道:“多亏苍相,醒的彻彻底底。”
    所以说,疯狂这种东西,是会传递的。我大可直接离去,回到我安安稳稳的一国之母的生活里。可是此时此刻……我怎忍得?
    烛火被吹灭了。黑暗中,很快我们赤裸的身体就纠缠在一起。我贪婪着抚摸着他的背,手指触摸他一节一节的脊骨,感受他动作之下肌肉的翕动,感受这具叁年没有被我触碰过的躯体,感受他也以同样的激情在我的脖颈和胸口留下深浅不一的吻痕。我主动把手探到他的胯间,握住他的性器,用手指反复的摩挲,心满意足的听着他在我耳边逸出轻吟,火热的肉棒在手里不断涨大挺硬。这一场戏里,我继续扮演一个不忠的妻子,他继续扮演偷别人妻子的人。至于其他的角色换了,不重要。
    他抱着我,把我放到一张窗边的桌子上。月华洒落到我们身上,极静谧。他低头注视着我的身体,神色安静,专注的像是翻阅一本珍视的书籍,手掌从我的下巴,经过我的脖颈,双乳,肚脐,一直来到大腿。被他抚过的地方,都像是泛起了阵阵涟漪,直漾到我心里。月华也将他的身体打磨的光洁无瑕。我抚过他蝶翼一般张开的锁骨,微微凸起的乳头,若隐若现的根根肋骨,把玩这具我渴望许久的身体。
    他进来的时候,我感觉到似曾相识,似体内封存的某种悸动突然被激活,身体霎时变得异常兴奋。原来,连我的身体都认可你吗?真是无可救药。他扶着我的腰,一下下的挺动,我像来回荡漾的湖水,轻轻摇动着。我的下体温暖而无害的包裹着他的,此刻的融合仿佛能让我窥到永恒。
    如果说,最初接近他带着目的,把他当作改变我生活的跳板,求的是我自己的利益。可是现在,我纵情与他欢爱,只是为了享受他本身,甚至不惜毁灭自己重建的生活。多么单纯。我勾住他的脖子,无情的攻陷他的唇齿,挑逗他的舌,用指尖揉捏他的乳头,欣赏他脸上忍耐与快乐交织的表情。在他耳边,我说,他以这样的方式得到我,只因为他过去是个懦夫,有些东西不取就不得。
    “你可曾后悔过?”
    滚烫的浊精泄在我身上,我用手指勾勒着他下颚的轮廓。他微微轻喘,绚丽烟花消失之后逐渐取回对表情的控制,脸上却浮现出怅然若失的神色,恰与射精这一动作相合。
    做完之后,我光着身子披着他的外套,坐在床上,左腿膝盖交迭在右腿之上,看他默默用布擦拭桌上遗留的一滩爱液,漫不经心的毁尸灭迹。”
    -
    有点黄就是不太黄。
    在探索让自己写的比较舒适的黄的风格。
    一点反思:
    之前在写杜若视角的时候,我想象卫初对苍嵘是带着很多恼火和悔恨的,因此性爱场面应该是很激烈的(angry  sex),因此我写到“狠狠的呵斥”、“好多东西噼里啪啦的掉到地上,又像是两个人在打架”。但是后来在写卫初视角的时候,我发现二人的性爱竟然可以是单纯的享受,自然而然、情不自禁。虽然卫初也有恼火和悔恨,但是表达的方式可以更加柔和,似乎目的变成了性爱本身而不是对苍嵘感情的质问。但是上一章已经发了,就不想改了。可不可以把不同视角的偏差理解为不同人有不同感受?因为这两段文字好像也没有很尖锐的矛盾。也许二人做爱的时候确实因为激烈碰倒了一些东西,卫初的某句话确实是“呵叱”。或许杜若作为天真小姑娘理解不到激烈性爱下的浓烈爱意,只看到暴力和对抗。很有意思的写作体验,值得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