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秋草(二)

      “最近,我总是反复的梦到苍嵘。
    “梦到我们在贺府的小阁楼里,他默默的送给我许多支香草。梦到被墨忱伪装成的贼人抓住,我们被绑在一起,他紧紧的握住我的手。梦到欢爱之后,他还不忘给我的手腕涂药,专注的神色。其实我们过去在一块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那些情景,一遍遍的回放,直到每个细节都深深烙印在我脑中,再也无法洗去。好像,我在那两个月里经历的,比这叁年,都要更多、更真实。
    “我也会梦到,如果我们现在还生活在一起的样子。如果我描摹每个细节,那么我就可以梦很久很久。每每梦到这个,我就会特别抗拒醒来。醒来后,难掩一种失落。
    “我也会借着他进宫的机会,邀他来我宫里。有时向他请教一些种香草相关的问题。过去我竟没发现,他也是这方面的行家。我又在宫里种了很多香草,每年取一些成熟的,晾干,捣成粉末,制成香囊,随便送给一些什么人。好像一切又都回到过去了。我回到了富足安宁的生活,他回到了官场,我们之间又回到了相敬如宾、不逾矩的关系。
    “可是,那时的一切,真能当没发生过吗?
    “我现在的夫君很爱我。他总是能说很多笑话。在他身边,我可以轻轻松松、肆无忌惮的大笑。这是过去我认为我所需要的。他的情感很炽烈,会给主动表达并要求回应。他不介意我的过去。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会觉得自己好像是全新的,远离过去一切爱恨情仇。可以说,我现在的生活是平静安闲的。可是,我总觉得缺少了一些什么。
    “究竟是什么?”
    -
    转眼间,草原上的草开始枯黄,又到了举行秋祭的时候。
    君上照例和君后和朝中重臣,一同到猎场去。第一天举行祭奠,后面几天白天打猎,晚上举行宴会。约十日之后,返回王宫。
    这天,君后似乎异常开心,饮了好多酒。许多人向她敬酒,她都来者不拒。她的笑容比平常多,也更张扬些。可是在我看来,却不太像是真心的,似有几分表演色彩。有什么是需要她故作开心去掩饰的呢?我想不通。
    后来,我不得不扶着君后提前离开宴席。从没见过君后这般失态。她只能堪堪依靠在我身上,步伐摇晃的向前走。我们行的极慢。突然,君后一扭头,“哇”的吐了自己和我一身,并说走不动了,要在这里歇歇。然后就倚着檐廊的柱子坐下了。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帮我解了围——原来是苍相。他说他那里有解酒的汤药,可以给君后喂下,“麻烦姑娘去取些干净的衣衫来,也不好让君后衣服上一直沾着污秽之物。”他的声音温润平静,很有说服力。并且又是君后熟人,可以信任。于是我便急急回君后寝殿去,拿了干净衣物,却发现,我并不知苍相的住处在哪里——也就是说,我并不知道君后此时被带到了何处。
    我只好一间屋一间屋的找。找了很久,都不见他们。正当我心灰意冷之时,却隐隐听到了君后的声音。我循声走近,好像君后在狠狠的呵斥着谁,却听不见答语。从来没听过君后这般严厉。走到那间屋子窗边,竟然未点灯。为何君后要黑灯瞎火的训人呢?这是我今天不解的第二件事。
    我不好贸然进去,便在门口静候,却听见屋内一阵奇怪的声响,像是好多东西噼里啪啦的掉到地上,又像是两个人在打架。我心里不安,就悄悄推开门,从门缝中窥视着屋内。
    没想到,我竟看见君后和苍相两个人光着身子,交缠在一起。君后躺在一张窗边的桌子上,月光把她的皮肤映照得更加苍白。她的手臂勾着苍相的脖子,像是渴求。那一幕,深深的印在了我脑中。我隐隐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心里像沉了一块大石一样压抑,于是关上门,默默候着。我甚至,还开始警觉周围的人起来。虽然震惊,但我的心依旧向着君后,不希望这件事被人发现,更不希望君后受到惩罚。
    好在,这个地方偏僻,没什么人来。不久,我听到了君后似小声哭泣一样的声音,断断续续喘息。我虽然也给君后守过夜,却从来没有这么不自在过。只觉得面红耳赤,胸膛里心跳的快要冲出来一样,只想赶快找个地缝钻进去。过一会儿,又听到了肉体之间相撞的声音,和君后更大声的叫声。我只得狠狠咬住下唇,深深吸气,希望这一切快快结束。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清晨了。臂中怀抱着的衣衫已经空无一物。只见君后穿戴整齐,又似往常一般清丽绝尘,立在门口静静地看着我,眼里有微微的惊讶,更多的是淡然,好像在说“你知道了又何妨”。她拉我起身,说道:
    “走吧。”
    -
    说实话,我没想到会写这么长。但是想到了就忍不住写出来。最多还有两章回主线。
    突然插番外进来大家能接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