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忱就像一个拉开了的话匣子,滔滔不绝。他说话时表情丰富,手舞足蹈,什么故事都能讲的栩栩如生。活泼的绿瞳含笑意,彩色小辫随着动作翩翩而舞。若非知晓他身份,卫初真的会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草原少年。并且,从对话中得知,他才十七岁,比自己还小两岁,难免少了几分戒心多了几分亲近。原本的愠怒,也被大笑冲散了大半。
    所以,当苍嵘心急如焚的寻了卫初半晌后,看到的却是她与墨忱骑着马有说有笑,徐徐而来的场景。
    “臣见过君上。”苍嵘下马颔首行礼。墨忱从与卫初的对话中扭过头来,忙道“免礼”,面上还堆着春风般的笑意。
    好像误入池塘的人,惊飞了水中一对正亲昵着的水鸟。此刻倒显得自己像是个外人了,苍嵘想着。
    -
    苍嵘用食指指甲一下下的敲击着木质桌面,淡漠的眼神望向众人。应墨忱之邀,此刻他与卫初正在一宴席上。由于是私人宴席,参加者大多是万方人。酒过叁巡,众人兴致渐高。抑扬有致、粗旷的万方语呼喝,在席间你来我往,碰杯豪饮之声大振。因语言障碍,卫初与苍嵘难免有隔阂之感。
    卫初发觉,今日苍嵘的话似乎格外少。她看向他,他也仅仅是以目光回应。其余大多时候,抿着嘴唇,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知为何,她与苍嵘在公共场合时,总是感到二人间的气氛变得十分别扭。无法自然的亲昵,连谈话也带着一股淡淡的距离感,仿佛路人。
    或许,是因为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该把关系摆到什么位置,展现出什么来吧。她想。
    她饮了一杯酒。初入口时,爽润甘甜,末了一股辛辣升腾,烧入喉咙,令人忍不住想要再尝那清润。如此往复,几杯下肚,她感到四肢变得沉重,头昏昏的,只剩思绪还清明着。
    话题似乎到了他们身上。只听墨忱忽用汉语道:“本君今日见息国夫人骑术,实为之惊叹。我族人擅骑射,而女子中能及夫人者,却也寥寥无几。夏季时,夫人若来参加我族的汗拉契雅大会,必能夺个好彩头。”语毕,席间一片欢呼喝彩之声。
    卫初道:“多谢君上厚邀。不过,我非你族,亦可参加?”
    他一手拄着下巴,一手摇晃酒杯,笑道:“自然。汗拉契雅是我族最盛大的节日,欢迎所有人参加。而且,见到夫人这样英姿飒爽的女子,恐怕还会有许多男子忍不住追求呢。”说完冲她眨了眨眼睛,眼里一片期许。
    卫初被他小狗一样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众人的目光全部聚射在她一人身上。原来这些万方人,虽不爱讲汉话,但都是能听懂七八分的。此刻,自己的脸颊已烧起来。她无意识的虚掩住右脸,道:“我……已嫁作他人妇。这样恐怕不于礼不合,还是不参加为好,免去诸多麻烦。”
    “夫人已经和苍先生结婚了吗?”
    未料他会如此问。这个他与她话里的“他”不符。卫初心里狠狠翻了个白眼。万方国君日理万机,记性差?她咬了咬唇,实在不想提起那名字,也不愿揭露自己身份。只道:
    “未曾。”
    “在我们这里,男子可以追求任何未结婚的女子,女子亦然。男子女子分分合合,都是常事。夫人又何必拘泥?岂不是自讨没趣。男欢女爱,就如饮酒骑马一样,唯寻常事尔。”语毕,又是一片呼喝与碰杯之声交错。
    好个狡猾的小孩,自己上了他的当了!他这话等于是向众人宣布,自己亦是可以随意追求的女子之一。她手指在桌下紧紧捏着衣角,直捏的骨节发白。他岂不知,自己与苍嵘何等关系?他心知肚明!他就是在给自己添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