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花

      万方国都——方都,位于众多小山中间的一块平原。万方多山丘湖泊,人民以放牧、捕鱼为业,且外贸发达。作为少数民族为主的国家,虽然吸收了中原文明的养分,但依旧保持着淳朴豪放的民风。万方人好饮酒、骑马、打猎。因此,距离方都城内不远的地方,有着大片草场也就不足为奇了。
    草长莺飞。广袤的草原上,地平线仿佛离天空很近,流云似要降到草间,化为露水。远远望去,只见一蓝衣女子骑着一匹枣红色骏马,正疾驰狂奔,把后面那骑栗色马的黑衣男子甩的老远。
    他记得过去见她骑马,还是在贺府时,贺玉梧手把手教的。只得说名师出高徒,如今她的骑术,自己竟然远远的比不上了。
    “苍嵘,你倒是快点啊!”她虽回头大声喊着,却丝毫没有勒缰绳减速的意思,衣摆被厉风吹的猎猎而飞。明明刚上马的时候,她还有几分畏怯之色。跑了一会儿,寻回了骑马的感觉,便放得开了,极尽所能的狂奔、跳跃。苍嵘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这是几个月以来,她最恣肆、最雀跃的时刻了。
    他骑着马徐徐朝她奔的方向去,并不担心她离自己越来越远,身影缩成一个小点。他脑中正敲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贺玉梧出征时,也就是早在卫初求他出逃之前,他就想着,要离开息国这个是非之地了。皇室衰微,总是由国内几个大的宗室掌权。翦除了卫氏势力,加上贺玉梧掌军事大权,贺氏一时如日中天,却不知何时也要陨落,同那卫氏一样,落个灭门的下场。他能够看到,宗室之间不断彼此倾轧,是个没有尽头的轮回。而万方,已初具中原政制,却无这么多旧势力盘根错节,适合锐意改革。因此,他走这一步,不论是避祸,还是攀升,都是没错的。
    他的担忧只在卫初身上。若说他一生机关算尽,步步为营,唯一一个错漏就在卫初身上。她用那双小鹿眼睛看自己,求自己,用不成熟的勾引方式魅惑自己,他就全然忽略了她可能给自己带来多大的麻烦。他对她有欲,且他顺着自己的欲而行,根本不知也不顾会有什么结果。这种反常的行事方式让他备受煎熬,却也有了享受罪恶的快感。万方与息国之间,早晚会有一战。他在赌的是,贺玉梧对卫初,究竟有多在意,究竟能为她做到何等地步。
    是筹码,亦是累赘。若真到了将她抛出做人质那一步,恐怕就永远失了她的信任。他捏着缰绳的手紧了紧,重重叹了一口气。只怕到时候小姑娘会伤心。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到底是谁迷了谁的眼?-
    尒説+影視:ρ○①⑧.αrt「Рo1⒏а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