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制造 第165节

      宋冀宁想为季椽再造一片草原。
    助理报上去后,很快中科院派人过来,询问宋冀宁为什么要重建“863计划”。
    “因为研究院的项目太普通了。”宋冀宁答:“我和季椽已决定将一生奉献给祖国的科研事业,同时也想攻克最困难的科研项目,普通的研究院不能满足我们的心愿。”
    中科院的人动容,匆匆回去复命。
    季椽眯着眼看宋冀宁:“小宋哥想干什么?”
    宋冀宁笑:“缘缘,你愿意一直跟着我吗?”
    “当然,不是约定了吗,你在哪里我就去哪里。”
    季椽牵住宋冀宁的手,两人的无名指上有一枚同样的戒指。
    尽管没有公然举办婚礼,但他们已向所有认识的人宣告关系。这时代越发开明,加上两人的身份,没有人敢对他们的关系有异议,成为了学术圈令人羡慕的同性情侣。
    等了中科院的人两个多月,对方匆匆返回,似乎获得了授权,恭敬的邀请宋冀宁和季椽去某个地方。
    熟悉的戈壁,熟悉的地下研究所。只是空白一片,没有了布满实验室的设备和线路,也没有来去匆匆的研究员。
    “这个地下研究所原本已封存,我们前几天才将它打扫干净。”中科院的事务员恭敬说道:“宋院士重启’863’计划的申请已获得批准,但不知道宋院士需要什么科研设备,因此没有送来。”
    宋冀宁摆摆手:“不急,我们先住一段时间,找找过去的回忆。”
    两人找到了以前住过的公寓,公寓也被搬空了,电影院、超市、小公园都没有了,只有运动场的篮球架还在。
    “什么都没有了……”宋冀宁感叹一声,揽着季椽的肩问:“缘缘,你愿意呆在这里吗?”
    他是很想圈养季椽没错,如果季椽愿意,他会把这里建成季椽最喜欢的场所。要是季椽更喜欢外边,那他就跟国家要一所研究院,打造成季椽喜欢的环境。
    总之就是,宋冀宁想提前养老了,想带着季椽找个安静的地方养老。
    季椽点头,他怎么会不了解小宋哥的想法。而且这些年一直在不停科研,他也该休息了。
    事务员刚才离开了,没一会带着一群士扛着床和沙发,电器等物品下来安装。很快季椽他们那间空荡荡的公寓就成了一个温馨的小房间。
    “我们会留下士兵保护两位,生活用品和食物也有专车送货,两位院士不必担心。”事务员安顿好季椽两人生活方面,便告辞离开了。
    实验室还是空的,想申请设备需要写正式申请书,获得批准后就会有人送设备和材料过来。
    不过季椽和宋冀宁不急,他们目前没有能提起兴趣的研究。
    舒舒服服的睡了三天,将这些年的疲倦都驱散。季椽神清气爽,突然有了运动的兴致。
    “小宋哥,去打球吗?”
    两人随意打了一会球,突然听到有不只一人的脚步声走过来。这里只有他们两人居住,警卫进来会提前通报,宋冀宁扔下球,把季椽护在身后,警惕的看向来人。
    “呦,季椽,冀宁,好久不见!”来人嘻笑着打招呼。
    季椽愣了愣,惊喜的叫起来:“张博!永庆!余韩!王怡!怎么是你们!”
    这几个人都是他过去在“863计划”结识的朋友,只是他离开研究所后,按照规则不能再联系这里的人,因此断了联系。
    十几年过去,大家变化居然都不大,兴奋的围成个圈抱在一起。
    宋冀宁没有那么热情,但也在一旁微笑看着他们。
    热闹过后,几人随意在篮球场上坐下,季椽再问:“你们怎么来了?”
    张博回答:“我们是听说冀宁重启了’863计划’,特意向中科院申请找过来的。”
    宋冀宁抬眼:“找我有什么事吗?”
    “想请你们看一份申请书。”王怡从身后的公文包里拿出两份厚厚的文件,分别递给两人。
    宋冀宁打开看了眼,立即坐正身体,认真阅读起来。
    季椽和他一样反应,坐直身体认真翻阅。半响,季椽合上文件,在朋友们期待的目光中呼出口气:“真是疯狂的计划。”
    宋冀宁没有合上文件,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看向王怡:“你想造一台长度达100公里的新型粒子对撞机?”
    “对。”
    “预计经费高达300亿?”
    “对,这将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粒子对撞机!”王怡点头,语气满怀期待:“欧洲大型强子对撞机(lhc)只有27公里,我们的对撞机几乎相当于大型强子对撞机的四倍大小,而成本却只有lhc的一半左右。”
    “所以你想通过我们向国家申请经费?”
    王怡点头:“你们俩参与过各种重大科研项目,中科院对你们很信任,你们提交的计划书一定能通过。”
    “嗯……”宋冀宁沉思。
    他有信心能向中科院申请到经费,但根据那个项目的计划,他们接下来要做的研究堪比空间站,又是没日没夜的几年。
    明明说好来养老的,怎么能越来越忙呢?
    “冀宁,这个项目对我国真的很重要。”余韩说:“如今的高能粒子对撞机计划,与德美等国的国际线性对撞机、紧凑型线性对撞机,以及未来环形对撞机项目处于竞争地位。如果我们不抓紧,这个机会将稍纵即逝,就要落后于别国了。”
    宋冀宁找人安顿他们,回到住处后,进入沉思状态,不时翻看手机论文库中高能粒子对撞机的相关资料。
    季椽倒了两杯茶过来,一杯递给他:“已经决定了不是吗?”
    “嗯,那份计划书实在令人惊艳,设想大胆,有七成概率能成功。”
    季椽点头:“说实话,我也很心动。”
    “但是缘缘,一旦项目开启,我们又要忙碌几年了。”宋冀宁对季椽说:“我怕你太累。”
    季椽摇头,目光灼灼:“小宋哥,我喜欢高能粒子对撞机的项目,我想参加。”
    “明白了,我们就是劳碌命。”宋冀宁去找王怡,答应了他的请求。几人花一周重做了项目申请的文件,宋冀宁和季椽便在友人们期待的目光中前往中科院。
    如宋冀宁所料,他和季椽联名的申请成功通过。之后便是忙碌的准备工作,调动研究员,安装设备,待人员来齐,便开始了研究制造。
    这一研究,又是8年。
    2030年,高能粒子对撞机对外开放。尽管造价高,耗时长,但高投入带来的回报也不低。
    在研究过程中利用高能粒子对撞机发现了反物质,通过两年对反物质的追索,研制出了反物质武器。其破坏力堪称第三核武功,光是这件武器就值了。
    不仅如此,使用高能粒子对撞机高速撞击后,会伴随有很多物理现象的产生,比如质量和能量的转化等等。
    这对中国物理学的发展具有重大推进作用。
    宋冀宁和季椽再次因重大科研贡献而获得中科院颁发的一等科学勋章。
    但两人都已经不在意了。他们已经50多岁,是真正步入老龄了。埋头科研这么多年,感兴趣的研究都已经做过了,宋冀宁接下来的日子只想轻轻松松和季椽养老——这次是认真的。
    季椽也是同样想法。研究再有趣,也不如小宋哥重要。他们剩下的人生不过十多年,已经可以放下科研,好好养老了——这次是认真的,不管什么研究项目他都不会接了。
    这次两人是真的好好休息了一年,在保镖和学生的陪同保护下,来了次自驾车旅行。两人爬过华山,坐过漂流,徒步过西藏,在草原骑过马。
    等到旅行回来,两人除了黑一些,精气神反而更好了。腰杆挺拔,没有多少白发,脸上也没什么皱纹,完全不像50岁的人。
    “回去就写退休申请吧。”回研究所的路上,宋冀宁对季椽悄悄耳语:“不然肯定又有什么项目来找我们。”
    季椽点头。退休生活实在太快乐了,他不想工作了。
    回到地下研究所,保镖和学生们就不跟了。两人先回公寓洗漱,宋冀宁去办公室写辞职信,打开门,就见一名中科院的同事在里边等着他。
    “宋院士,我一听说你们回来就赶来了。”来人很高兴的说:“空间站的使用时间明年就到期了,中科院和航天工程办公室决定启动第二代空间站计划……”
    宋冀宁默默关门,用钥匙反锁。
    他身后,季椽正走过来:“小宋哥,怎么了?”
    宋冀宁牵起他的手:“我们再去旅行吧!”
    季椽:“又去啊?我们刚回来。”
    宋冀宁叹了口气,拉着季椽就跑:“再不跑,又有工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