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怪事 第85节

      说完,胡敏禾就消失了,也不再理会我愤怒的叫喊。我对着空气发泄了一通,都没有得到回应,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人在唱着独角戏。
    我干脆安静下来,打算在房子里面转一转,这个房子里面的房间很多,我每个都打开来看了一下。
    就像是开盲盒一样,不知道门后面的房间是什么样子的,有可能里面只是一个空房间,什么都没有,有可能里面是厨房、浴室、卧室。
    开了好一会儿,我发现这个房间里面的布局会变化,每次打开里面都是不一样的。
    胡敏禾说的确实没错,我一点都感觉不可能饥饿,但我还是想知道厨房里面有什么。
    在我又一次开到厨房以后,我就直接走进去看里面有什么,这个房间也一样被粉刷成了红色,所有的东西都是。
    我过去打开冰箱,发现里面空无一物,壁橱和柜子里也没有东西,我只好离开了厨房。
    找了这么久,我也觉得有点累了,再一次开到卧室以后,我就直接进去倒在了红色的床上休息。
    一连几天,我的生活都是这样过来的,开盲盒,看爸爸妈妈在干什么,睡觉,时间久了我也觉得很无趣。
    终于,我受不了了,我对胡敏禾说:“你把我杀了吧!你把我叫到这里来,不就是因为想要我一命抵一命吗?我把命还给你!我不想待在这里了!”
    对此,胡敏禾只是冷笑着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爸妈同意你把命给我了吗?更何况,你欠的可不止一条命,你还欠了我老公和我儿子的命。”
    “那你想要怎么样?求你了,我受不了了,你想要做什么都可以,我不想在这里继续待着了。”
    我简直快要被逼疯了,此刻也不在意向我曾经最讨厌的人讨饶。
    胡敏禾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对我说:“你不是一直都想去二楼看一下吗?去吧。”
    “什么?”我有点不太理解她话里的意思。
    胡敏禾没有说话,而是带着我来到了楼梯口,示意我踩上去。我还记得上次踩上去木板就掉了的事情,有点犹豫。
    但是胡敏禾都这样说了,我就踩了上去,然后一步一步的踩着楼梯上了二楼。这个楼梯很长,弯弯曲曲看不到尽头。
    我走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到头,不过我也没有在意,而是继续走着。
    突然我感觉脚下一空,楼梯木板碎了,我整个人摔了下去。
    我感觉我的腰已经没有知觉了,但是却并没有感觉到痛。
    胡敏禾再次出现,她把我弄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我有些愤怒的质问她:“你这是在干什么!”
    “你一辈子都不会离开这里,这是你要赎的罪,放心,你会有吃的,但是你要在这里待着,看着你爸爸妈妈,孤独老去,而我也要去投胎了。”说完,胡敏禾就消失了。
    我不甘心可是我的腰已经摔断了,没有办法起身,甚至大小便都不能自理。
    我只能接受现实,每天瘫坐在沙发上,像看电视剧一样看爸爸妈妈。
    小金活了并不久,只有短短的十几年,爸爸妈妈忍着悲痛把它给埋了,没有了小金的陪伴,爸爸妈妈的日子也更加的寂寞,他们都不怎么下楼去跟邻居们聊天了。
    很快到了他们七十岁,因为没日没夜搞科研的原因,他们的身体很快垮了,爸爸住了几年院,最后还是选择了回家。
    紧接着妈妈的身体也不好,经常要吃药,他们请了一个保姆照顾他们,保姆还算负责,把他们照顾得不错。
    闲暇的时候,他们总会进我的房间,一遍一遍的看着我房间里面的东西,嘴里叫着我的名字。
    终于,爸爸妈妈在对我的思念中停止了呼吸,我瘫坐在沙发上,眼角流出泪水,悔不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