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与正见(3)

      一周快过去,景诚并没走。
    六叔把猫和车带了回来,心怡的手脚最后都被包成了个粽子,家庭医生说最好静养两天。刘宛之对这件事的态度是,心怡太不小心,然后答应给她亲自煲汤补充营养。那人自始至终都还没有辩解一句,所有事都和他无关了。
    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
    讲台上的数学教师还在重复讲述上一道题的另一种思路,整个教室都十分安静,只有偶尔笔尖唰唰的声音。景诚个子很高,坐在后排靠窗的位置,晨光洒在他的侧脸,五官仿佛精心雕刻的塑像,连睫毛投射到眼睑的一片厚重阴影也清晰可见。
    只是手指间飞快转动的铅笔显示着主人的心不在焉。景华耀昨晚忽然来了电话,问他在港城还否习惯,要是觉得不适应,那他立马让人安排他回澜城。电话那头,他听到了一阵咳嗽声,还有离得很近的轻细女声。
    他说不用,挂了电话,看着手机上那串号码一阵冷笑。
    还是,在这里比较有意思。
    想起那张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柔顺的及腰黑发遮住了窈窕的曲线,埋在那女人怀里委屈抽泣,接过纸巾的时候,一双鹿眼时而怯怯的,朝他所在的位置若有若无看过来。
    或许只是一分抱怨和九分掩藏的憎恨。
    饭桌下,他来回摩挲着拇指骨节,将它掰出声响。很想,警告她,别再用那种眼神看向自己。
    再给她一次机会。
    ***
    周叁早读课,是心怡昏昏欲睡的平常,光是听着复读机一般的声音,她的睏意就回潮了。正单手撑在桌上瞌睡,忽然听到教室后门口一道爽朗的声音。
    手啪地一下滑落,突如其来的报告把她吓了一跳。不由得转过身,心怡咦了一声,发现这人高高的,穿着短袖短裤,朝她走了过来。
    看清了些,正是同意她进群的王天明。
    而王天明并没有像那天在运动场上注意她,似乎跑出一身汗,热气蒸腾,他一边走边旋开矿泉水瓶,猛地灌了几口,半瓶水就没了。心怡看到水汇成痕顺着他还算好看的下颌,划过仰头时显现的两侧脖颈凹线,一道道没入了宽松湿淋的敞口。
    在他将塑料瓶捏得变形,发现自己之前,心怡转过了身。
    高叁的课程安排得满满当当,但在港城最好的私立高中,学校极为重视学生身体素质,明文规定不许主科教师占用其他课节。
    所以一到周叁下午,尤其是英语课最末尾的那几分钟,教室里就开始暗暗沸腾了起来,颇有种度秒如年的感觉。因为下节课就是体育课,对于所有班级来说,激动程度不亚于放假。
    下课铃一响,一窝蜂的抢在英语老师前面跑向操场去了。
    除了几个做作业刷题的同学。
    许小颖把今天的周报给写完最后一道题,舒了一口气,抬起头却发现还趴在桌上的心怡。她看了看手表,还剩两分钟。
    “嘿,要上课啦。”
    心怡听到她的话,睁开迷糊的双眼,慢半拍地笑了笑,“你先下去吧,我去厕所一下。”
    许小颖只好先走了。
    心怡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回到这里,她每天都好像怎么睡也睡不饱,一下课就要补觉,或许只是这些课程太让她头晕了。不管过去还是现在,她都不喜欢体育课,尤其是那每次都要来一回的八百米绕圈。
    磨蹭到最后一秒预备铃声响起,她才走了下楼去。
    在学校里,她从来没有遇到过景诚,其实好几次远远看到那道醒目的身影,她都会提前避开他。
    要先穿过一个篮球场,才到达操场。他们班似乎已经开始毫无意外的跑步热身,心怡看见跑起来的一坨乌压压,于是也加快了脚步,朝那边走去。
    篮球场,一大片女生围在外面,银铃般的声音引得心怡看了过去,有些眼熟。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高个子,只能远远看见小麦一样健康的肤色,只是一个运球的动作,洒脱而运筹帷幄,引来又是几声尖叫。
    正好这时班里的大部队也跑了过来,心怡加快了脚步,趁老师不注意,偷偷溜进了人群里。
    许小颖在人堆里朝她靠了过来。
    “幸好体育老师没有点名的习惯,”眼神示意她看向对面篮球场那边,“你觉得我们班的王天明怎么样?”
    心怡几乎秒懂,“挺好的吧,”又加一句,“嗯很好。”那种青春期散发的强烈雄性荷尔蒙,确实对同龄异性很有吸引力。
    许小颖似乎腼腆地笑了一下,同她讲起了其他话题。
    心怡没想到,看着高度近视的体育老师,最后跑完把她叫住了,指着包括后来的王天明和几个补作业的同学,罚再跑八百米。
    “老师,”她忍不住质问,“为什么我跑了还和他们一样罚这么多?”
    体育老师站在台阶推了推厚厚的镜片,义正言辞反问:“多吗?要是再多说就罚一千米!”
    “……”
    许小颖站在旁边对她投来一个安慰的眼神。
    才跑一圈,心怡就觉得腿不是自己的了,落在最后慢悠悠地走了起来。
    身边一阵风过,王天明跑了第二圈,路过她的时候,慢下速度,“你怎么不对老师说脚受伤了。”
    心怡随着他那道干净的目光扫了眼自己的脚踝,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不过早上依旧涂了碘伏,看起来还没好的样子。
    她想了想,刚要开口。
    视线看到前面不远的台阶顶层。
    高瘦的身影倚在那,一只脚随意靠在身后墙砖,时而有节奏地轻敲两下。
    尽管从她这里抬头看过去,逆着光,那人显得更加清隽,具体什么也瞧不清,却能感受到那刺人的目光。
    很显然,他也在看着自己。
    心怡一瞬间莫名烦躁,抿紧了淡色的唇,加快速度跑了起来。
    留下有些茫然的王天明在原地愣了愣。
    ***
    放学的时候,车依旧停在那,六叔站在车门旁边,毕恭毕敬。
    拉开车门,不期然对上一道投过来视线,没由来的,她只觉得那里面有深深的嘲讽。心怡将包用力砸上去,因为力道书包在座椅皮面弹性地跳了一下,差点磕到少年端放在旁的纤长手指。
    车门被人关上。
    也把外面的嘈杂隔离开。
    直到开出那段拥挤的地带,心怡忽然扭过头去看座位不远处神色自若的景诚,骄横跋扈的气势又噌噌冒了起来。
    她质问道:“你今天下午在那干什么?!”
    驾驶室的六叔听到这声音,从倒视镜里看了过来一眼。
    仿佛过了几秒,清俊少年才抬起头,淡淡地看一眼剑拔弩张的心怡。
    “妹妹是在问我?”
    “……”
    一瞬沉默后则是后知后觉的爆发,“难道这里除了你还有谁?!”
    六叔立马心无旁骛地专心看着前方道路。
    他看着她的脸蛋因为激动而微微涨红,胭脂一般染在玉脂,忽然收回了目光。
    提示般开口,“我们班也有体育课。”
    像是在问她难道那里是她的私人地盘一样不能靠近吗。
    心怡没想到会是依旧平淡的语气,怔怔一瞬,随即狐疑地看着他的侧脸。
    莫非,真是自己想多了?
    过了一会,她嫌恶地对他说道:“你最好是。”
    然后不愿再多看他一眼。
    第二天,心怡一早下了课就去查看年级课程表,原来还真是这样……只是,记忆里好像根本没有他在操场上的身影。
    就像是不能见光的吸血鬼,直觉,他只会出现在那些肮脏黑暗的角落里,汲取着腐败的气息生存。
    然后从泥淖滩涂里生长出恶意来。
    那才应该是她所认为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