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头柜里有套,你真想做,就去拿。”

      褚楚再睁开眼的时候,庾佑之正在给她的胳膊裹创口贴。
    她动了动,被男人摁住。庾佑之看着那白嫩胳膊上的一抹淤青,脸色不太好看:“别动,怎么弄的,胳膊都擦破皮了,半夜还从派出所出来……你打架了?”
    褚楚还迷糊着,下意识想到手机里拍到的那些个照片,打了个哆嗦。
    她任由胳膊擦伤的地方被裹好创口贴,才慢慢挪进庾佑之怀里,闷声道:“庾佑之,我没打架……我和同学抓住我们学校女厕所偷拍的变态了,报了警。那会儿你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刚和舍友做完笔录。”
    她声音含糊,庾佑之凑近了听才听清楚她说的话。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原因,叹了叹:“胳膊这儿是怎么弄的?”
    褚楚闭着眼道:“嗯,好像是那个人从隔间出来的时候,被门板刮了一下。”
    庾佑之亲了亲她肩头,掀开被子上床,把人揽进怀里,放低了声音:“累了就睡吧,你做得很好,……倒是我没想到,我们姑娘现在这么勇敢了。”
    “也没有,”褚楚摇头:“我想洗澡……”
    她从男人怀里钻出来,正要下床,却发现四周有点儿不太一样——他们不在蹊林湾那间公寓里。
    目光顿住,褚楚看了一周,转头看向庾佑之:“叔叔,这是在哪儿?”
    庾佑之躺在床上静静看着她,缓慢开口:“我家。”
    十五分钟后,庾佑之站在阳台跟手机里的人说完最后一句话:“……公关那边也跟着注意一下,年终奖给你再翻一倍,周榆,我代表公司提前祝你端午节快乐。”
    浴室里头的水声停下,他回头看了一眼,收起手机,到衣柜拿了一套女孩子的换洗衣服等在门边。吹风机的声音响起,一会儿门被打开,露出褚楚那张被水气熏蒸得潮红的脸。
    她明显是才发现自己忘记带换洗的衣服,手攥在胸口固定浴巾的地方,面上神色不定,此时看到庾佑之手里的轻薄布料,就要伸手去拿,却不想被男人避开了她的动作。
    他抬手自膝弯把人抱了起来:“浴巾都裹着了,再进去做什么,我给你穿。”
    褚楚生怕浴巾掉下来,不敢大幅度挣扎,任他抱自己到床上。
    庾佑之拉开被子把她放到里头,不由分说剥掉浴巾,露出白嫩柔软的身体。他神色很平静,两下帮她穿上睡衣和内裤,而后把人抱到怀里。
    “今天吓到了?”他语速沉缓,手穿过半干的头发,慢慢抚着她的背。
    褚楚顿了顿,眼眶有点发酸,不过她没急着说,而是先小声开口:“你怎么有给我换的衣服?是不是给别人准备的没用上,用到我身上了。”
    怀里的女孩子像偃旗息鼓无精打采的小猫,但仍跃跃欲试露出尖细的爪子。
    庾佑之失笑,把褚楚抱着趴在自己身上,他看着她的眼睛:“早前就想让你住我这儿,那时候准备的,你想什么呢。”
    褚楚垂眼仔细描摹他喉结的形状,撇嘴道:“好吧……”
    她本来想说自己害怕,话到嘴边又拐了个弯:“我今天……可厉害了,你都没看到我是怎么爬到那下水管上拍隔壁那傻逼的作案证据的。”
    眼看着庾佑之眼底笑意越来越浓,褚楚方才想到最开始的目的,硬生生转了口风:“……但是我很害怕,真的,那会儿都是沉松松扶我出去的,我腿都软了。”
    她也知道自己又要自吹自擂又要卖惨的滑稽,头埋得更深,温热的呼吸洒在男人胸口。庾佑之起了点反应,又因为她的姿势,下身被滑嫩的大腿压得更是兴奋。
    男人压住女孩子的腰坐起来些,倚在床头,他的手从细腰往下,握住了她的小腿:“腿软?”
    褚楚轻轻叫了一声,就想躲开他的手。
    蹭动间被子被抖开了点,有沐浴露的味道透出来。庾佑之眸中暗色更浓,他低头吻了吻褚楚的鬓发,道:“褚楚,你身上这会儿全是我的味道。”
    他继续开口:“沐浴露刚才都抹哪了?”
    褚楚被他气息一拂,身子就软了下来。她看着庾佑之的脸,眼神像正午经由日光晒软融化的糖果,带了别的意味。
    她牵过他的手:“脖子,胸,肚子,胳膊……”
    男人的手被褚楚拉着,依次抚过女孩子身上由她提到过的位置,而后逐渐没进被褥的黑暗。
    “还有这儿。”
    褚楚拉着他的手,从腿间的内裤蕾丝短花边探进去,碰上柔软的、像芭蕾舞裙内衬似的绒缎。
    庾佑之呼吸慢慢重了,他看着褚楚的脸又慢慢变红,这次带了情欲的味道。他的手碰到了湿润的花瓣,再往里,层层裹锁的朝露就顺着手指滑进他掌中。
    褚楚因着身下温柔的捣弄一下泄了气力,偏过头趴在庾佑之身上,微抬起屁股任着他的手带出更多的淫水,漫过她后穴及腿根。
    待小穴湿得足够容纳一根手指的时候,庾佑之突然又并了一指进去。褚楚呜咽一声,舔湿嘴唇下方男人的衣摆咬在口中,腰慢慢迎合他逐渐粗暴起来的动作。
    “唔……叔叔慢一点…………”
    她手胡乱揪着被子床单,屁股被手插得高高抬起来,腿往上挪,最后直接跪趴在了男人腿间,任他一次次探手到后面搅弄穴肉,勾得阴蒂探头后,就缠住它不肯松开。
    熟悉的小腹绞紧的感觉传来,褚楚再无法闭着眼承受,抬起头,眼角泛着粉,努力攀上男人的肩膀,咬上他的唇瓣。
    庾佑之的手一下失了分寸,在那一瞬间插得极深,同时空出来的手捏住女孩儿的后脖颈贴向自己,低头和她近乎无有抑制地接吻。
    褚楚的呻吟全被男人吞进口中,她无声地战栗哭泣,在男人的手指和唇齿间泄了个彻底。
    庾佑之也被她的高潮刺激得沉沉喘息,肉棒裹在内裤里分泌出液体,让他脑海里升起一股于强硬忍耐中想要发泄的暴戾。
    他强压着,哑声道:“宝宝又喷水了,刚才小逼使劲吸着我,可爱得很。”
    褚楚腿还在颤,失神地看着他。她支起身子,手都在抖,还是勉力凑上来轻轻吻他的唇,而后退开,慢慢滑了下去。
    庾佑之倚在床头没动,看女孩子埋进被子里,只有一点发丝露在外面,随后内裤被一双柔软的手拉开,有湿热抵上龟头,一点点把它含了进去,直到性器深深抵进咽喉。那双手短暂的离开,又慢慢摸索着摸上饱满的囊袋揉捏,口中吞吐的动作刚开始还带着许久不做的生疏,但很快就熟稔起来。
    庾佑之半阖住眼,手隔着被子抚着褚楚后脑低声喘息,她深喉的能力仿佛天赋异禀,每次都能含到极深,这样的快感几乎不逊于性交,让他整个人都极度兴奋。
    他不看也能想到,女孩子嘴唇的颜色因为摩擦接触很快就会变得妍丽接近于水红。被子里不时传出有她小心地吞咽口水的声音,男人闭上眼,脑中浮现她舌尖是怎样舔过盘虬的纹络,及由舔弄而溢出的淫靡水液。
    褚楚自觉耐力已经很不错了,可这狗男人迟迟不射,反而让她起了恼意。想直接不管不顾坐下去,吃下这根东西,绞着它看庾佑之露出沉迷的表情。
    她蓦地把被子掀起来,水汪汪的眼看着庾佑之:“我们做爱吧。”
    庾佑之没说话,看着褚楚凌乱的样子,抬手捋顺她耳边的长发。许是晚上受了惊吓,即便这会儿没什么别的异常,可眼神还是到底不如平时那么的活泛。他有点心疼,看她又爬上来坐在他腰上挨着他磨蹭,胡乱亲他的下巴。
    沉默了一会儿,庾佑之终于开口:“床头柜里有套,你真想做,就去拿。”
    褚楚一怔,下意识就越过他爬到床头拉开抽屉。
    庾佑之没什么反应,任由她动作,他看着褚楚垂眼打开盒子,动作越来越慢,直到捏住里面的方块包装,终于停住了。
    庾佑之挑眉,就见她定定盯了一会儿自己的手心,又原样丢了进去,把盒子扔回了床头柜。
    “我改主意了,不要今天,”褚楚闷闷道,俯身埋进男人怀里:“如果我能睡了你,还是因为你一时想要给予的迁就纵容,那好像也没什么意思。”
    庾佑之顺毛般地摸着她的长发,弯了弯嘴角,道:“不都是做爱么,还非要你强了我才算?”
    她的脸原本贴在男人小腹,此时抬头看向他:“……那怎么能一样?”
    她似是想到什么,却没说,只执着看着他,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那怎么能一样。”
    庾佑之心道这姑娘长大了些,也有自己的秘密了,死活藏着掖着,不肯让他知道。
    他叹了口气:“你这野猫脾气。”-
    学校成立了小组专门处理这件事,褚楚和沉松松周天就被叫了过去,连同她们的辅导员和那个变态——现在知道他叫沉志——的辅导员。
    沉志连名字看上去都无比老实,他的辅导员也没想到,学生常在论坛说的变态会是他。
    因为警方已经受理,网上这件事短短两天就闹得很大,褚楚拍下的照片就算给人脸打了马赛克也任谁看了都浑身发毛,加上那些确凿的手机相册里的证据,折腾讨论了几天,最后打算对沉志做退回学籍开除的处理。
    褚楚相当舒坦,连着几天早八的课都起得早了些。脖颈的疤痕也恢复得挺好,待夏至到来的时候基本已经看不到了。
    伤口恢复,庾佑之心里也是一松。他每一看见那道痕迹,就想到那日看到瓷片划过褚楚背后时,心头闪过的稀薄的惊惧。
    从前未有之感突然出现,总是让人心惊。
    时间过得快,一晃就到放暑假的时间。褚楚留在这里学车,没选择回家,平时就住在蹊林湾那所公寓。
    本以为这个暑假估计就要这么过去,她强睡庾佑之的计划也要择日再议,却没料到时来运转,在科叁考完的那天晚上,褚楚和就住在本地的沉松松一起在她家打新出的游戏,刚通关没多久,两人正跃跃欲试玩点别的的时候,周秘书突然打来了电话。
    “褚小姐,您这会儿方便吗,庾总喝醉了,叫我来接您回去。”
    褚楚呆了呆,她正儿八经的机会……能在他熟睡为所欲为的机会,好像来了。
    ————————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