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鸣

      雪场里诺汀摔出叮铃哐啷的动静,嗷嗷声不绝于耳,房谷正看着这位少爷发愁。
    诺汀玩尽兴了,把装备卸下,终于准备消停会,让房谷找个地方吃饭。周围就是大片商铺,房谷聚光的眼睛滴溜一转,决定整点折耳根臭豆腐什么的,让诺汀“领略”一下本地美食。
    少爷的精力好像怎么也使不完,一上午在雪场房谷都快累歇菜了,少爷还能边蹦边走,像个腿长的大蚂蚱。
    这会蹦跶到马路牙子上,诺汀随手从冬青顶捞了一把雪,团成一团朝着带路的房谷砸去,边扔还边喊“房先生,被雪砸到都是格外幸运的人,尤其还是我亲手扔的。芜湖!Lucky  Dog!”
    房谷听诺汀叫他就扭头关注这位少爷,听见后头的措辞时已经来不及了,方才的一团雪全窝进了他衣领子里。
    小兔崽子,老子来接你就是开年第一桩倒霉事!你们这什么破习俗,千里迢迢跑这来过什么“泼雪节”!幸不幸运房谷不知道,但诺汀是真的狗,妈的诺汀全家都是狗!
    路边吃了好几天灰的雪粒化在贴身的绒衣上,刺得人心口都是冷的,一瞬的凉意过后却让人的血液沸腾起来,烧得人心慌。
    诺汀那小崽子顺手又捞了一捧,朝房谷的头顶袭来。
    房谷心说:我的亲娘姥姥,这可不兴扔,老子头上本来就没几根头发,贵国礼仪就是让人开顶盖么!
    “啪嗒”一声雪落。
    乔木冷脆的枝干被积雪压断了,贵西这边竟又落了场雪。
    厚雪咣当一声砸在贵西的地盘上,贵西这地界可没有瑞雪这一说,搁封建时期这就叫流年不利,是吉星要撂挑子不干的预兆,总之就是不合时宜。
    季鸣鸣还没跟好友正式啰嗦,冷风就把雪片浇近了他微敞的衣领,他的耳罩从大团子变成水漉漉的刺球,激得他把两只爪子塞进衣领里抖,缩着脖子可怜巴巴地看着丁姨。
    “丁姨,咱们回去吧,又下雪了。”
    是啊,又下雪了,一场雪能消灭的痕迹太多了。
    隔着雪雾,季鸣鸣觉得丁姨的眼睛像蒙了层水汽,好像没有来时清亮,但丁姨一眨眼睛,那层薄膜似的模糊又消失了,好似只是季鸣鸣的错觉。
    “千成,我有空再来看你,那橙子你要是不舍得分,就自己先吃,我下次来就记得带叁份了。下次给你带超级玛丽好不好,跟小时候玩森林冰火人一样,咱们可以一块打。”
    季鸣鸣脑子里除了吃喝玩乐也想不出什么再跟好友交代,带着冻皴的红脸踏上了归途。
    纷扬雪态无衰颓之相,反而如裂了口的绒被,呼声四起,随意飞往任何一个角落。
    应了那句“白茫茫一片真干净”,密林行道的路重新刷一层白霜,幼童离开后,新旧叁座坟彻底被大雪掩藏,季鸣鸣和丁姨的足迹被雪面覆盖。除了雪下被亡骨拥抱的两颗橙子外,一切都和之前一样。
    在这呜呜呼啸的密林中,影子一样的第叁人无声来去,悄然跟到了坟冢前。
    他手头没带称手的工具,只能捡起刚劈的断枝一点点挖起来,好在这土刚填了没几天,还不至于被冻成硬块,没多久就挖出了衣角。
    “秦队,啊,你问我在哪,我在小基地这里,你猜我在后山发现了什么?”
    风和着狼嚎一样的呼号,谢琰东根本听不清秦斌说的啥,把手机开扩音,秦斌的吼声要是能具实形,简直能把谢琰东从天灵盖劈到脚趾尖。
    “哎,秦队你先别着急骂,我才不回去,枫林这会有宋伯明顶着,一时半会也不需要我。你听我说秦队,我在小基地后山发现了崔胜俊的尸体。”
    “你放心,我没事,后山跟乱葬岗一样,狗都不来,啊你说什么?这风太大了,信号不太好,你问我怎么发现的小基地具体位置的?这个我回去再跟你说,这会我还在这,崔胜俊怎么办,咱们什么时候把他带回去?”
    “嗯,好,明白。”
    秦斌的意思是,这时候最好不要与熊冯特产生大的冲突,一个是顾虑到唐景珏在他手上,避免熊冯特狗急跳墙,再者,国际刑警那边报告,熊师安古的儿子入境了。
    谢琰东大概明白,熊师和基地算是两大毒瘤,这个时机安古派儿子过来,总不至于是来和亲的,一定有什么大行动在筹划,为了不再重蹈覆辙,目前警方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按兵不动。
    两天前唐景珏被熊冯特的人带走,谢琰东听秦队要把他遣送回朝,当即就把脸子撂下来了,但谢琰东是故意装生气,让秦斌就给他足够的空间“散心”,他才能分神继续监控季鸣鸣。
    回去他能做的事市局这会也不耽误,又没有非他不可的理由,秦斌想自己把损失警员的事扛下来,谢琰东才不干。
    秦斌和唐景珏是亲师兄弟,谢琰东还拿唐景珏当亲哥呢,他不能眼看着唐景珏留在这种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