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斗

      鲜血汤汁一样淋在人身上,绳结往房顶的栅栏上悬一串,从下往上望,如同蜜油里滚过一圈的糖葫芦迎风晾干,正新鲜地朝下滴出一滩红霜,很快凝成一片,呈铁锈色。
    这段影像曾经被打了码流传在网络上,这是“炎凤”最为猖獗时,向警方挑衅的所作出的行为,类似事件比比皆是。“炎凤”创设的基地已经有小规模的武装部队,并且同海外贩毒团伙相互勾结,是近二十年打击贩毒集团最难啃的硬骨头。
    基地的陨落在“金鹏”被捕之后,鹏鸟向来是西天坐骑,佛法结善缘,“炎凤”的儿子想要借名号上达天听,向虚渺教义讨一个好结果,真当那些被毒品剥皮去骨的万千鬼魅答应么。
    “炎凤”眼里没有众生,神佛座下的鹏鸟也不是他们父子,等待他们的只有割据一方的狱门。
    壮年时期的“炎凤”曾放出“豪言”,要将基地做大做强,成为世界贩毒头目,要让产地里流淌的货物变成纸黄金,生生不息地流淌在贵西这片土地上。
    警方抓捕“金鹏”后,几乎绝了“炎凤”后路,基地发展差点无以为继。
    当然,也招致了“炎凤”疯狂的报复。
    “炎凤”沿用古时刑罚,将基地里疑似警察的人聚集起来,割鼻去耳、肢解削骨不够,用薄如蝉翼的刀片滚在躯干上,白肉化丝。
    将碳基生物烹滚油,脂肪呲响,同其它动物一样发出满堂腥香,是香气吧,是泛着油花的肉粉吧。
    但人看见别的肉类会分泌口水,亲眼见证同类落得“烹调”下场却会本能呕吐。
    凭什么呢?
    难道在进行贩毒活动时不是刮人骨、吃人肉么?哪一分毒资没沾着当事人的血肉?
    熊冯特当时站在旁边,一边恶心一边暗讽“炎凤”虚伪阴毒,他自以为各中手段他已经见怪不怪,但从“炎凤”身上,依然学到了很多。
    比如说心狠手辣最好的结果就是斩草除根。
    想一想,已经很多年没听过“炎凤”的命令了,乍变成服从着的姿态,真是让人分外不舒服。
    “炎凤”的来电就是告知熊冯特,唐景珏的命不许他动。既然是“炎凤”要保的人,熊冯特赶尽杀绝反而会惹来怀疑,但只是说要保命,让一个人活着不如死去的办法有很多。
    既然白池设计的“红冰”全被条子扣下了,没办法走完验货流程,不如就让唐景珏试试。
    熊冯特的珠子在手边转了一圈,食指捻珠子的方向刚好对着白池,熊冯特正身对白池说:“你做的头批货全部被条子截获,短时间内做大量的新货是难为你,但两天内只做少量‘红冰’,对你来说不算什么难事吧。”
    白池听出熊冯特的言外之意,她目前的处境没有理由拒绝这个要求,让功勋卓着的缉毒警染瘾,基地向来都是这样做的。
    “最迟后天。”白池淡漠回答。
    居然这样干脆。
    熊冯特还以为会看到白池挣扎迟疑的表现,他以为唐景珏会是白池的软肋。
    原来不是。
    白池真是很适合呆在基地的人,不像她的母亲……
    “那这两天请唐队长好好养伤,”熊冯特当着唐景珏的面布置这些,甚至临了还不忘特意嘱咐杨冰:“杨医生,麻烦你照顾好唐队长的身体,毕竟是‘炎凤’叮嘱要好好关照的人,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刚给人下完毒,又托人照顾好唐景珏身体。
    这些话都没避开唐景珏,他一字不落听得清清楚楚,却一如既往地平静。
    白池尽力不去看他。
    进入毒枭地盘的缉毒警会面临什么,不会有人比唐景珏更清楚,更何况是熊冯特坐镇,更何况这几天他越发进益,折磨人的手段比“炎凤”有过之而无不及。
    虽然“炎凤”要保唐景珏的命,但他绝对不会阻止熊冯特对唐景珏任何“不致命”的手段。不管唐景珏用什么办法让“炎凤”打来这个电话,警察和毒枭的隔阂永远不会轻易消除,对唐景珏自投罗网的行为,熊冯特的做法反而符合“炎凤”的心意。
    “对了,快年底了,‘炎凤’邀请各位去封港的古堡过年,权当去度假。”
    邀请两个字讲出来好听,但“炎凤”话里的意思,显然去留不由人定,邀请是必须的另一种表达。
    年底一定会有大事发生,隐退的“炎凤”重新出山,第一件事就安排在他的老巢,事关基地的话……事件等级必定不小。
    季风办砸差事本来心情就不好,又遭熊冯特忽视,一时间忘记收敛情绪,言语逐渐放肆起来,上赶着献宝,暴露他酒囊饭袋的本性。
    “艹,这他妈的来了个条子年底还搞起团建来了。”
    熊冯特当场脸就拉下来了。
    季风这人还算好用,胆子大,办事利落,但就是有点二五眼,不管什么情况都毫不顾忌地搭腔,说话不看场合。
    要是这话让以往的“炎凤”听见,这会季风已经被拖出去喂狗了。
    小伍听见这话都皱起眉头,沉着脸捂住季风的嘴把他拉出房间,让他回去看看基地保存的珍贵影像立规矩,就“炎凤”把人串成糖葫芦挂楼门子那段,共长达两个多小时的高清无码完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