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来

      谢琰东臊眉耷眼挨了一夜,眼袋挂着黑眼圈,只差把脸也埋到桌子下头,浑身上下写满了丧字,如一只黑不溜秋的大个子乌鸦,刘生看见这德行都得安慰他两句。
    黑气从身上满溢出来的乌鸦幽幽地飘到秦斌身后,丧口一开,冲秦斌背后叹一口长气:“秦队,咱们回去怎么跟大伙交代啊……”
    秦斌把片刻不离手的保温杯往桌子上一放,憔悴状比谢琰东更甚,虎啸的嗓子熬成呲花,他当即一拍大腿:“还回去,找不到唐景珏你还回去,回去干什么,拿咱们这穷德行回去找骂吗!”
    谢琰东被秦斌这一声惊得抖抖索索,声如洪钟的秦队把嗓子都熬劈叉了,唐景珏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是唐景珏身上的信号发射装置出现故障,还是说……那东西被人收缴了?那唐队会怎么样?
    当下坐着的这些人里,最有发言权的就是秦斌,
    基地的手段如何,都是他亲身经历。
    怪不得他一宿下来是眼睛也红了、嗓子也哑了,要真是这样,唐景珏岂非命悬一线?或者已经……
    谢琰东不敢再想,连“呸”叁声把这些想法从脑子里排遣出去。他运气向来不佳,好的不灵坏的灵,跟朋友看球压冠就没中过一回,张蓝岚有一回抽卡在市局里转了一圈,就他这保底还重复,实打实是市局里头脸最黑的人。
    可那次运气最好的可是唐队,一发入魂。对,谢倒霉运气差点不要紧,唐队运气好。
    所以他一定没事。
    谢琰东靠一番玄学安慰了自己一番,扭头看到了秦斌快瞪出来的眼珠子。
    “秦队,你看啥呢?”谢琰东推秦斌肩膀。
    秦斌本能想接一句“瞅你咋地”,话到嘴边骤然刹车,硬生生拐了回来:“琰东,你觉不觉得你们队长这回不大正常。”
    谢琰东心说:我们队长啥时候出任务正常过,谁看见警队那非人的训练量也不能说正常!非说这次有什么不同……
    秦斌变成桌面清理大师把桌子呼啦一扫,找了张报纸铺开,把当时的位置画给谢琰东看。
    以往唐景珏绝对不会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进入季风的车辆,即便当时的情况是他手持武器,看起来处于占上风的状态,按照唐景珏雷霆中有谨慎的行事特点,他绝对不会选择在敌人熟悉的环境里冒险,只要与季风他们多加周旋,一定会有更稳妥的方法。
    秦斌这头还没分析完,杨远征询问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秦斌。”
    “恩。”
    秦斌的嗓子跟十几年老烟枪似的,听见杨远征苍健的声音不由心虚起来,杨远征有高血压,秦斌也怕杨远征过于担心,只低低地发出些动静,使得喉腔气流下沉压住嗓子豁口。
    “嗓子怎么了这是,行动怎么样?”
    “没事,有点感冒,贵西这边天突然降温,没带厚保暖。他们的货拦下了。”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工作重要也要注意身体。你们什么时候回枫林?”
    “琰东他们明天回。”
    谢琰东听见这话抬头张一眼,他不敢出声,只冲秦斌指指自己,又猛地摇头。
    “你和小唐呢,后续需要你们清场吗?秦斌,你实话实说,这次行动出事了对不对?”杨远征的语速加快,声音也焦燥起来。
    这么大的事想要瞒住杨远征是不容易的,更何况营救唐景珏的具体事宜,还需要贵西和枫林两厢协助,秦斌只好硬着头皮回答:“师弟被基地带走了。”
    “怎么回事?”
    “师父你别激动,是这样……”
    “胡闹,小唐这简直是胡来!”
    杨远征电话挂得急,秦斌听着听筒里的嘟嘟声还没反应过来,这也不能怪师弟,他也不想被……等等!
    如果他想被季风带回基地呢!
    唐景珏“主动”被季风带回基地,所以一直没有启动那个可定位的信号装置。
    那个密封完整的感应装置,如今正处在基地的偏外围区域,密封包装的血迹已经被清理干净,同那枚钢弹一起,正放在瓷白的托盘里。
    唐景珏的确是故意让刘生刺伤,然后他把这个装置塞到了螺丝刀留下的伤口里,一路上晕倒的表象也是为了配合季风顺利地回到基地。
    一方面如果警方和季风起到正面冲突,一定会造成人员伤亡,另一方面也能够方便到季风更便利地将他带到基地。
    所以一路“配合”季风是最好的选择。等到达目的地之后,唐景珏才因为失血彻底失去意识,但身体能够更敏锐地察觉出危险的环境,所以唐景珏由躯体的紧张感重新唤醒了意识。
    看到杨冰被叫来处理伤口的时候,唐景珏将伤口里的那个装置交由杨冰保管。
    杨冰把浸血的棉球堆在一起,那个微小装置外又都是伤口中的血迹,因此没有被熊冯特发现。
    杨冰盯着托盘里从唐景珏身体里取出的零碎,她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
    那时候借她的手发出的那条简短的短信,它的收件人,或许已经出现了。
    谁说冬天不适合收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