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彻底塌陷,再无保留

      天刚微亮,时姝就醒了,她的生物钟一向很早,眯着眼醒来,懵懵的揉了揉眼,身旁的位置是空的,她迷迷糊糊的想起好像江渊很早就醒了,还揉了一把她的头发就起床出去了。
    她动了动身体,脑袋乱糟糟的,托着酸软的身体起了床走去卫生间,架子放着一套护肤品,时姝盯着看了半晌,江渊好像给她说过他特地给她准备一套护肤品,还有一堆的衣服,努了努嘴,他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捧着水把脸上的泡沫洗干净,她直起腰去拿挂在一旁的毛巾,腰上忽然一紧,江渊从后面抱住她,刚运动过的人呼吸都是热热的,她只觉得脖子有些痒。
    “先别动。”
    他抽出一只手拿了毛巾,动作轻柔把她脸上的水珠擦干净,噙着笑,“睡醒了?”
    她闭着眼低头,享受他的服务,耳边沾了水的湿发被他温柔的擦干,然后放在耳后,江渊把毛巾挂好,手指刮蹭了一下她的鼻尖,接着搂着腰把人抱了起来,“我买了点早餐,一块儿去吃。”
    他起的早,醒来见她还在睡,没想打扰她,出门运动跑了一圈,看见路边的早餐店,想着人一会儿应该就醒了,便买了些早餐回来。
    时姝拽着他的胳膊,眨了眨眼,很认真的问他,“阿渊,我会怀孕吗?”
    他看着她满含情愫的双眸,仿佛这个时候有孩子不是什么有问题的事,不过她自己还是个孩子来着,他忍不住勾唇,同样用很认真的语气的回,“放心,不会。”
    “那昨晚你还……”
    江渊把人抱着让她坐在洗手台上,离她很近,暧昧的问,“你确定这个时候和我讨论这些?”
    大早上的,专门勾人,真是个妖精。
    她默了片刻,沉思着脸靠在他的肩上,声音很软,仿佛知道了答案一般惊呼道,“对哦,好像是安全期哦。”
    江渊:“嗯。”
    听着不太高兴,语气淡淡的。
    她撇着嘴角,问道,“你不喜欢小孩啊?”
    问完还叹了一下。
    江渊身形一顿,神色暗了下来,连放在她腰上的手都不自觉的松开,可下一秒,她已经咧着笑,身体一跃,双腿架在他的腰间,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仰着脑袋吻他的脸颊,甜软的说,“不过现在我还小嘛,这种事以后就再说吧,我们去吃早餐。”
    大意了,这妖精又勾他。
    江渊掐着她的下巴低头吻上她的唇,又凶又猛,扯着她的软舌撕咬着,时姝吸了一口气,却让两人的舌纠缠的更加紧密,他仿佛将军般扫荡着她的唇,一一攻略占有,直到感受她快要无法呼吸,才好心的放开人,同时警告她,“不许再勾人了,现在去吃饭。”
    话说的又冷又硬,可他的身体的温度却十分滚烫。
    这个话题就这样被带过。
    两个人吃了饭,终于出了门。
    江渊开着他那辆车,时姝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手里还拿着手机翻着页面,两个平常不怎么出门的人现在这会儿出了门,一下子竟然有些不知道去哪儿,于是两人商量一通,选了个一般情侣都会做的事,看电影。
    她看着手机页面上五花八门的电影介绍,一时拿不准主意,“阿渊,我们去看什么电影啊?”
    “你决定就好。”
    他对看电影这事不怎么感兴趣,所以把决定权交给她,她看什么,他便看什么。
    “哦。”
    他开着车,一言不发的样子总给人一种冷漠疏离的感觉,时姝侧着头看他,对于约会这件事的热情淡了几分,随便选了个片子,关了手机,侧过头看窗外。
    江渊只以为她应该是累了,便没多问,开着车到了电影院。
    两人来的早,电影院没什么人,他取了票,买了点吃的喝的,时间一到,带着她进了播放的厅。
    影厅只有零星几个人,坐下来后他问,“选的什么片子?”
    “我也不知道。”
    她也不明白自己,那个时刻就觉得有些委屈了,好没道理的,可又说不明白。
    心里酸酸的,眼睛瞅着屏幕上放的片子,片子的打光黑漆漆的,完全不知道在演什么,只依稀听到里面的人发出的尖叫声,她无聊的想,这应该是个恐怖片,不过一点也不恐怖。
    江渊看着电影,从第一个镜头就知道这大概是个烂片,不过是她选的,她应该挺感兴趣,勉强忍着不适看了会儿。
    几分钟后,她小小的声音传来,“阿渊,你觉得电影好看吗?”
    “还行。”
    “我觉得不太舒服。”
    江渊点头,“嗯,很正常。”
    他以为她说的是电影画面,的确过于血腥了,普通人看到确实会很不舒服,正常。
    “我还觉得有点难受。”
    “很快就好了。”
    他刚说完,血腥恐怖的画面马上就过度到了比较正常的地方。
    时姝咬了咬唇,气呼呼的转了过去。
    过了会儿,江渊才察觉到不对劲,但看着她鼓着一张脸,满脸写着“我生气了”的娇憨模样,实在让人无法生起气来,嘴角勾着,头微微低下来,嗓音低磁的说,“姝宝,你再重新说一遍。”
    在她侧过脸来的一瞬,江渊吻住她的唇,和早上的吻完全不同,轻轻的、温柔的咬住不放。
    时姝一想到这是电影院就想让他停下来,但开口时,他已进了唇内,满含柔情的舔抵。
    桃花眼变得湿漉漉的,他才停下来。
    时姝喘了喘,重复着刚才的话,“我不舒服?”
    “为什么,告诉我?”他温柔又霸道,让人无法拒绝。
    “在车上的时候问你喜欢什么电影,你什么都不说。”
    她小声又绵软的诉说自己的满腹委屈,“我对这些不了解的啊,我又怎么不出门。”
    江渊默了默,他是知道小姑娘平常比较宅,人际关系也简单,这一次国庆那么长的假期,平白耽搁了几天,她应该失望了。
    他的手放在捧着她的脸颊,她继续道,“而且你还一言不发的,你知不知道,你不说话的样子可冷漠了。”
    说完她还用脸颊蹭着他的手心,又软又乖,可这一刻,他忽然很心疼她的懂事,心底泛着密密麻麻的疼,涩意夹着甜,无法形容的滋味。
    他想,他完了,这一刻,他彻底为她塌陷,再无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