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節】跨年夜的告白

      时间大概来到晚上七点左右,我们久违的做在一起吃了顿晚餐,整个餐桌上的气氛有够尷尬,两人就算对到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果然这么久的心结,就算解开也没办法马上适应。
    妹妹在收拾好餐具后,把身上的围裙摘了下来,并且对还坐在沙发上的我伸出手来。
    「哥哥,我们出门吧。」妹妹说。
    「去哪里?」我问。
    妹妹笑着回答:「早上不是你邀请我去跨年的吗?现在去刚刚好,能喝到甜酒。」
    「甜酒?小孩子不能喝酒欧。」
    妹妹嘟着嘴赌气的说:「我都能做爱了,怎么连酒还不能喝,笨蛋哥哥。」
    说着还是牵起我的手,接着两人一起出门了。
    妹妹穿着可爱的便服,以及牛仔裤,而我穿的跟她差不多。
    但是没有跟别人一起跨年经验的我,在门口慌了,过去的我,只有和朋友一起玩线上游戏,或着跟女朋友在家里做爱,所以我的字典里,根本没有去外面跨年这几个字。
    一般跨年要去哪里玩会比较好,是去花车游行,还是去夜市,或着去庙祈福,还有呢?快想想阿。
    「哥哥,河边有烟火晚会,好像还有很多摊贩在那边卖小吃,我们去那边好不好。」妹妹拉着我的袖子问道。
    「好......好啊!」我疯狂点头的回答道。
    妹妹笑着说:「哥哥也太兴奋了吧,就这么期待吗,摁摁,我们就走路去,反正不远,而且我想要补充一下多年来没有补充的哥哥成分。」
    她挽住了我手,轻轻把头靠在我身旁。
    两人漫步的走到河边,原本没有任何亮光的漆黑河岸,现在被店家的灯火给点亮,长长一条的摊贩,要走完可能都要花上个十分鐘,看来大家都是想要在这个节日里赚个盆满钵满。
    「小心点,这里的阶梯。」我叮嘱着妹妹。
    妹妹则是小心的看着脚底下,一步一步的慢慢地跟在我身后走下去。
    走道的两旁全是店家,而两旁店家的中央却不是走道,全部都是人。
    只要稍微个不注意,就有可能会走散,我抓紧了妹妹的手。
    「要牵好欧。」我再次叮嘱着妹妹。
    妹妹的小手也紧紧的回握过来,似乎是用行动代替语言。
    在十二点前,我们两人一起吃了一个大棉花糖,还去捞了金鱼(一隻都没捞到),抽了新年的籤,还喝了点甜酒。
    十一点五十分,我们拿着章鱼烧,离开了河岸旁,来到了附近的公园。
    这里非常安静,连隻猫的身影都没有,只有蟋蟀在周围的草丛里鸣叫。
    两人坐到了长椅上,接着我把刚刚买的章鱼烧从袋子内拿了出来,放到了两人之间。
    妹妹坏心眼的笑着说:「这是俄罗斯轮盘章鱼烧,五个正常口味,一个是地狱辣椒口味,我们来比赛,谁吃到谁就输了。」
    首先妹妹就拿起了一个放进嘴里,她打开嘴,用手搧着嘴内,白色的热气从她口中散发出来,似乎很烫。
    「小心啊,很烫的,而且买这什么阿,吃到的话,明天连屁股都会一起痛的啊。」我抱怨着。
    妹妹笑着回答:「要你吃,又不是叫你塞进屁股里面。」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吃很辣的话,上厕所屁股会痛,算了,不解释了。」
    接着换到我,我也拿起一颗章鱼烧,稍微吹凉点才放入嘴里,有些坚硬的外壳,一咬下是柔软的内部,海苔的香气还有柴鱼片的口感,突现着麵团的味道。
    里面的章鱼虽然只有一小颗,但是这就是物以稀为贵的精随,在吃完整颗章鱼烧后,最后享受嘴里的那一小块章鱼腿。
    「好吃,看来不是我。」
    下一秒,妹妹的脸色变了,她大口大口的吐气,脸大量的冒着汗,甚至把她的衣服都弄湿了。
    「喝水,快,妹妹,你吃到了?」我关心着,并且马上转开矿泉水的瓶盖,马上递到妹妹手中。
    整罐矿泉水都喝光了,妹妹这才平息下来,接着她跑去了公园中央的饮水机,按下按钮,冰水就从水龙头喷出来,她将脸靠近,用来清洗她的嘴唇还有整个脸部。
    「得救了,到底是谁要买这混蛋章鱼烧的。」妹妹抱怨着。
    「不就是你吗?你还好吧,妹妹。」
    水龙头关上,她脸上重新掛上笑容。
    「没事,好多了,因为我很能吃辣的,只是这太过于呛辣,喉咙有点难过,我们继续等待跨年吧。」
    拿起手机查看,还剩下不到几分鐘,妹妹走到了公园的盪鞦韆上,一屁股坐了上去。
    「哥哥,推我。」妹妹坐在盪鞦韆上转过头来对我说。
    「好。」我走到她身后,轻轻的推了她的后背。
    我越推越大力,妹妹也盪的越来越高,等到最后,妹妹跳了下来,完美的着陆。
    接着继续坐在长椅上,妹妹牵起了我的手。
    「哥哥,今天感觉你不太愉快,有心事的样子。」妹妹一语道破了我的烦恼。
    我低下头,如实的回答说:「是这样子没错,我一直感到不安,过去的每天我都会幻想跟妹妹在一起的样子,想着身边有你,我该有多幸福,确实,昨天与今天,我感到了非常开心,
    心脏不停地在大力的跳动,甚至我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儘管如此,我却还是感到了害怕,因为我是个垃圾滥交男,跟很多女性都有交往经验,做爱还有接吻无数次,我认为我这样的人配不上你。」
    「要说不在乎,那绝对是骗人的,我也希望哥哥的第一次能给我,毕竟我的第一次已经给了哥哥,不过我不会因为哥哥跟别的女的做过,就会讨厌哥哥。要说配得上,配不上这种话,我才是配不上哥哥,
    哥哥这么帅气,也很温柔体贴,而我却傻呼呼的,什么都不知道,全部都要别人教我才知道,最重要的是,我是丑女,怎么可能配得上哥哥。」妹妹摀着脸回答。
    「丑女?你可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孩了,搞什么,要自卑也不是这样子的,全世界的女人都要因为你这句话去自杀了。」
    妹妹把手放下,露出她的笑容。
    「这么说,我很高兴欧,我想做哥哥的女朋友。」
    「摁......当然,我还以为我们已经是情侣了。」我问。
    妹妹说:「昨天的说辞很曖昧,我要哥哥亲口把我们之间的关係说出来。」
    我稍微清理了喉咙的咳了一下说:「过去的我是白痴,不懂珍惜我的宝藏,这一次我不会再考虑其他的事情了,我只想跟你一起获得幸福而已,妹妹,成为我的女人吧,我的女朋友、另一半,爱人、恋人,甚至是妻子。」
    妹妹伸出拥着我说:「我愿意!」
    她跨坐在我身上,脸离我不到一公分,她的吐息清楚的在我的脸上拂过。
    烟火在远处的上空爆炸了,一个红色的超大爱心从漆黑的夜空扩散开来,还能隐约听见大家的欢呼。
    新年到了,一切都变成新的,包括我跟妹妹的关係。
    妹妹温柔的吻了上了,我也抱住了她,将我的舌技展示给她的嘴唇看。
    一阵捣搅后,我松开了口,而妹妹却失了神,嘴巴流着口水的凝视着我。
    我伸出手,掀起她的衣服,接着也把她的胸部露了出来。
    「妹妹,我想做爱。」我对她表示我的意愿。
    妹妹回过神,嘟起嘴来把胸部遮了起来说:「这里可是外面耶,被看到的话,会社会性死亡的。」
    「不会啦,这里不会有人经过,大家这时候都在庆祝新年,没人会在这时候来这里的。」
    妹妹只好松开手,把胸部又露了出来,她一隻手捏着自己的两边乳头说:「其实我很想要被哥哥摸胸部,哥哥能不能摸摸我的胸?」
    「当然好。」
    我两人抓着她的双乳,色情的往外拉扯,又将胸部挤在一起的玩弄。
    妹妹说:「这就是野外露出,青姦?哥哥有跟其他女孩子这样玩过?」
    我停下了动作,心虚的点了点头。
    妹妹问:「那哥哥有什么PLAY没玩过,我愿意陪哥哥玩欧。」
    我想了想后说:「好像几乎都玩过了,对不起。」
    妹妹嘟起了嘴说:「想说至少能有一个做爱方式,是只有我跟哥哥两人做过。」
    我起了身,帮妹妹的牛仔裤解开,脱了下来后,将她纯白的内裤也拿了下来,并且放入了我的口袋。
    「有阿,我从来没跟喜欢的人做过欧,昨天是第一次,就是跟你欧。」说着,我搂着她的腰,接着又坐回长椅上,而妹妹她也抬起一隻腿,再次跨坐上来。
    我解开我的裤头,把肉棒掏了出来,妹妹低下头在见到我的肉棒后她脸红着微笑起来,接着把小穴对准我的肉棒,慢慢地坐了下来。
    肉棒进去她的体内,再度撑开她整个阴道,她弓起了腰,稍微小小的高潮了,也许这就是兄妹身体的契合度,只不过才破处不到一天,今天我的肉棒就能完全插入她的穴中,两人的下体紧紧的黏在一起,
    就好像是失散。
    「还会痛吗?昨天才破处的。」我问。
    「稍微一点点。」妹妹回答。
    「那不要做了?因为我爱你,我更想珍惜你,我不想要弄痛你。」
    妹妹紧紧的抱住我说:「不要!这样说可能让哥哥讨厌我,但其实从昨天我就一直在幻想被哥哥侵犯的样子,我也好想做爱,想要的不得了,现在停下的话,我会疯掉的,哥哥,让我高潮吧,像是色情影片的女主角那样,
    舒服的翻白眼,还有喷水!」
    「你这色妹妹,原来你这么色阿?」我笑着说。
    「失望了吗?」妹妹问。
    我稍微的摇了摇头,接着我把脸靠在她的肩膀上,用手摸了摸她的头说:「才不会,我很高兴欧,放心吧,哥哥会让你舒服起来的。」
    虽然是这样坐在椅子上的姿势,似乎对我不太有利,因为没办法好好地动腰,或许让妹妹直接趴在长椅上,会让我更好的发挥,不过都说好了要让妹妹高潮的,还让她换体位一定会被看不起的。
    在椅子上,我先是温柔的搂着她的腰部,用手轻轻触碰她的脸颊,接着在她的脖子上留下吻痕。
    我左右摇晃着下半身,让肉棒在她体内摇摆,这样左右的刺激,妹妹似乎非常吃这一套。
    「这什么奇妙的感觉,声音感觉会叫出来。」妹妹说完又摀住自己的嘴,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妹妹,可以试着自己动起来欧,不用太激烈,只需要稍微的抬起屁股然后放下来。」我在她耳边说着。
    妹妹对我两腿张开,踏在长椅上,两隻手搭在我的肩膀,她听了我的话,轻轻地动了起来。
    我能见到两人连接的性器,肉棒被她吞吞吐吐的进到她体内,并且不断有黏液滴在我裤子上。
    我还以为这种画面我见多了,不会再感到兴奋了,但是这是妹妹的身体,搭配上妹妹好听的喘叫声,我的肉棒进一步的变的更大。
    妹妹感受到了肉棒的改变,她温柔的对我微笑的说:「很舒服吗?哥哥,鸡鸡在我的肚子里面跳着呢,而且还变大了,就这么舒服吗?哥哥假如想射精的话,随时可以欧,直接射在里面就可以了,因为我爱着哥哥,能怀上哥哥的宝宝是我这辈子的梦想。」
    说完,妹妹的屁股动作越加剧烈,我也开始动起了腰来,两人激烈的抽送,使得安静的公园充满了肉之间碰撞的啪啪声。
    「哥哥、哥哥!好厉害,真的好舒服,我的腰都快软了,但是却停不下来,哥哥!」
    我笑着抓着她的屁股,用力的揉着。
    「一般女孩子需要做上好几次,才会觉得做爱很舒服,而妹妹你是我第一个见到做爱第二次就能享受的女孩,果然是小色鬼,这么色的女孩子我绝对不能放出去祸害别人,所以妹妹.....能不能这辈子,只跟我做爱?」
    我恳求着。
    而妹妹却坏心眼的说:「欸,该如何是好呢,搞不好也有比哥哥帅气的,比哥哥大的鸡鸡,人家也想尝尝看阿。」
    我慌张地说:「不要,我不要那样,对不起我错了,我再也不会跟别人做,我甚至连别人女的一眼都不会看,妹妹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所以,拜託了,妹妹......」
    妹妹笑着加快了腰部动作,随着爱液越喷越多,我们的做爱也越来越顺畅,两人的性器像是着了火一样的灼热,就快要融化了的感觉。
    她边喘着气边回答:「那......哈、好吧,既然哥哥都这样请求,那我就勉强这辈子只跟哥哥做爱,那哥哥要答应我,也只跟我做爱欧。」
    「当然,毕竟是我最爱的人,我答应你的要求,谢谢你,妹妹,我准备要射了,真的可以射在你里面?」
    妹妹又加快了速度,她兴奋的看着我说:「当然,不如说必须射在里面,假如射在外面的话,就感觉被哥哥背叛了。」
    「妹妹也是中出爱好者阿,既然这么想妊娠的话,我就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