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闷头操弄(h)

      大学,冯优不是没想过,只是自己实在不知道怎么去学习,她在学校不学无术惯了,冯世法也没要求过她的成绩。
    “大学,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考个一般的本科也没事,多读点书又不是害你。”
    陈轩想的其实很简单,冯优才十八,不读书能去干嘛?虽然自己能养,他还是想让冯优多看一点东西,多见一些人。
    “你这个根本不是询问我的意见吧,我感觉你是在通知我。”
    “学校那边我会去打招呼,以后有什么大型考试你来考就行。”
    的确没打算问冯优的意见,难道冯优想留在八中,他就这么看着冯优蹉跎自己的青春?
    “不过机构在岳西区,你想住机构的宿舍还是走读?”
    陈轩侧头看着冯优。
    现在这些补课机构这么发达吗,还可以住校?
    可是她没有住过校,也不想无时无刻都呆在学校里。
    “可以走读吗?这里离岳西区有点远吧?”
    “优优,你就没诧异过这个房子这么大我一个家政都没请吗?”
    的确,她也怀疑过,住进来到现在好像每顿饭都是陈轩煮的,家里的卫生也是陈轩亲自打扫,她也想过为什么陈轩有钱买这个房子,没钱找个保姆。
    看着冯优有些疑惑的目光,陈轩道:
    “我本来就不在这长住,只是你来了这儿,我就顺便住在这儿了。”
    意思就是还有房子。
    “可是...嗯...”
    “可是什么?”
    她也不知道可是什么,这个决定太突然了,突然要走,总觉得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
    见冯优半天说不出话,他坏心眼埋头舔了下她的耳廓。
    小人一个激灵,听到自己耳边声音响起。
    “别可是了,该干正事了,乖。”
    不给她反应,陈轩一手已经裹住了她的乳肉,食指在乳尖上来回拨动。
    “嗯...怎么又忽然...”
    陈轩思维也太跳脱了吧。
    他没理她,环着她腰的手往下探,掀开光洁阴户上的肉缝,指尖沿着肉缝剐蹭几下,就按住了那个小肉球转动。
    “狗狗下面总是湿湿滑滑的。”
    一股子电流缓慢袭满全身,小人挺了挺腰,两臂环着陈轩的脖颈,坐在人的怀里,浑身酥了下来,脚趾也不住绷直。
    “痒...”
    “哪里痒?”
    他两手还在小人的敏感处拨弄。
    “你手摸的地方...好痒...”
    刚说完,陈轩两手都用力,把乳头和阴蒂都掐住。
    “啊!...唔嗯...”
    冯优疼的红唇微张,惊呼一声。
    “给你解痒。“
    这么粗暴的掐着,反而让小人的穴里吐出一大泡蜜液,顺着臀缝打湿了男人的裤子。
    “裤子被你打湿了。”
    冯优听到头上男人的声音,泄愤似的把双腿夹紧。
    男人的手被大腿内侧的软肉包裹住,感受得到小人是真的用了力。
    大手蹭着软肉往更里处探,手指顺着肉缝往下,找到了那个吐露淫水的泉眼,腿夹得紧,他便用点力。
    “嘶...别...”
    手上的皮肤贴着腿根软肉,手的动作反而把肉整疼了。
    两条刚刚还紧紧绞着大腿吃痛,稍微收力分开了点,陈轩顺势两根手指插到底。
    “啊呜!....”
    指根全部没入,他没有急着抽插,扭着手腕,手指在肉穴里打圈。
    肉缝随着手指动作逼压成各种形状,大腿也随着手指搅动渐渐分开。
    小人嘤咛不断,这样在穴里胡乱搅,穴口被撑的隐痛,穴里的肉壁却阵阵酥痒。
    腿分开了,陈轩不紧不慢抽插着手指。
    两根手指每深入进去一下,便抠挖一下滑腻的肉壁,小人在他怀中难耐的把脸扬起来,仰视着男人的脸。
    “...不要了...啊...受不了了....”
    他也低头看小人,两个眼里噙了泪,小脸通红着,嘴巴张着,嘴唇随着唇齿间溢出的呻吟轻轻颤动。
    一幅意乱情迷的样子。
    陈轩端详了好好一会儿,低头吻下去。
    冯优呆楞着,任由人将唇贴上,无力和钻进来的舌头纠缠。
    呻吟被封住了,只剩喉头还有一些闷哼。
    一边那么温柔的接吻,还一边蹂躏她的花穴。
    手指在穴里抽插越来越快,穴被插出了噗叽噗叽的水声。
    “嗯...嗯..嗯!...”
    唇被封着,叫不出来,就这样高潮了。
    陈轩抽出手指,穴口还在一阵一阵的痉挛,连着小腹也在抖动。
    腰还在轻轻挺动,已经被男人像抱小孩一样托着屁股抱起来,又被打横放在了宽大的书桌上,大腿被男人握住,顺着男人的力,两腿勾住了陈轩的腰。
    冯优顾不得冰凉的桌面,还在大喘气,肉冠已经拍上了他的阴户,拍一下,就有水和软肉混在一起的清脆的声响。
    男人两手拇指掰开肉缝,龟头在穴肉上滑动几下,直到肉棒足够湿润了,才将肉棒对准了还在一下一下收缩的穴口。
    狠刺进去。
    “啊!啊...哈...”
    滚烫的肉棒撑开小穴,肉缝大开着口,迎接着男人的抽插。
    每一下都直捣花心,冯优腿紧紧勾住男人的腰,被男人带的臀部几乎都腾空。
    她忍不住埋头往身下看,自己白皙的皮肤贴在男人的身上,绵软的她和坚硬的男人,形成极大的视觉差。
    还有小腹微微鼓起的那个小丘,是男人在她穴里撑出的形状。
    陈轩握着她腰,一手掐住了晃动的乳球,食指中指夹住那颗乳珠。
    小人叫的更加大声,穴肉被进进出出捅得酥软,乳尖也被男人夹在指尖来回玩弄。
    陈轩做爱时话本来就不多,这次真是憋了几天,只顾着闷头操弄,冯优被顶的太深了,两手往下撑着男人的腹部,试图阻挡男人的激烈抽插。
    “啊!..太深了...!”
    两手撑着他腹部,反而迎来身上那人更用力的顶弄,巨根下两个睾丸带着硬毛拍打她穴下的臀肉,臀肉本就红肿着,拍打上隐隐作痛。
    男人狠命抽插着,冯优惊呼一声,下身紧紧含住男人的肉棒开始痉挛。
    肉棒不再抽动,插在穴里感受着一下一下的痉挛,让肉壁吮吸。
    冯优的脸被陈轩大掌轻抚上,她堪堪抬眼,眼神迷离。
    “狗狗,被操那么多次,怎么每次都受不了。”
    说的好像是怪冯优的话,冯优轻轻嘟了下唇,瞥开眼不去看陈轩。
    男人笑笑,也不恼,握着她腰将人抱起来,把人带进卧室丢在床上。
    “才刚开始,乖。”
    陈轩伸手摸摸她的发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