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折愿(二)

      荆以行将宁寒纾送到呼吸科后,准备紧急采取救护措施的医生就将他驱赶出了病房里,万般焦急的他在走廊里转来转去,根本无法安定下来。
    付越声在他身旁宽慰道:“寒纾会没事的,你不用太担心。”
    荆以行表情凝重,没有说话,他现在心思都放在病房里面,什么都听不进去。
    看他眉目紧皱的样子,付越声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他们俩兄妹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宁邺之前那么疼惜寒纾,唉。”
    荆以行一言不发,目光紧锁着门上玻璃内的情况,几个医生围着宁寒纾,他根本看不清任何情况。
    想到宁寒纾这样都是因为宁邺而起,他握紧了拳头,就算是亲哥哥他也不会就这么算了。
    应急通道的拐角里,崔寅对刚刚发生的事十分开心,这就是他想看到的。
    人群散去,他接了个电话后大摇大摆的走上电梯,在门差点关上的那一刹那,有人又将门挡开。
    崔寅还没看清来人脸上就结实的挨了一拳,随后被揪起领口直接按到电梯墙上,“你来干什么!”
    看到是宁邺,崔寅没有丝毫愤怒的表现,笑的诡异:“干嘛这么生气宁总,我来就是想看看你是怎么将自己的亲妹妹伤到无以复加,很心疼吧现在。”
    “崔寅!”宁邺的表情咬牙切齿,“你他妈玩够了没有,你我之间的事有种就只冲我来,不要再牵扯其他人!”
    “哈?其他人?一个是你妹妹,一个是你未来的未婚妻,这怎么能算其他人,只是宁邺,”他靠近他,“我只是让你也尝尝痛苦的滋味,这就受不了了吗。”
    说完,他用力推开他,“记得我说过的话,敢对你妹妹说出真相我就公布出她的秘密,要是你的爸妈知道自己的女儿爱上了自己的儿子,那情况绝对要比现在精彩。”
    “你敢!”
    “叮”的一声,电梯到达一楼,崔寅没想接他的话,瞥了他一眼后就要踏步离开。
    走出电梯他特意回头又补了句,“对了,忘记告诉你,在你刚离开后,你的好妹妹宁寒纾哮喘发作了,看上去就像要死了一样,不过要是真死了,也挺好不是吗。”
    “混蛋!”
    宁邺紧握手掌,不过还没等他动手,就有人抢在了他的前面。
    那是面无表情,却依然可以让感受到怒火冲天的荆以行。
    “啊!”
    围观的人尖叫声四起。
    挥起拳头的荆以行几乎每一下都打的崔寅口吐鲜血,前面崔寅还反抗了几下,但没一会儿就被荆以行打到趴到地上,站也站不起来。
    保安拿着警棍跑了进来,疏散开人群。
    宁邺第一次看见下狠手的荆以行,这和他之前印象里的他完全就是两个人。
    他们叁个人被围在电梯周围,荆以行根本毫不在意,脚踩着挣扎不已的崔寅,对方被打的满脸是血。
    “下次开口前好好掂量掂量,有些话说了可能会让你走不出这个大门。”
    荆以行根本不认识崔寅,他也不管他是谁,敢这么说宁寒纾挨揍都是轻的。
    保安有些踌躇,不敢上前,只能拿着手里的警棍劝阻。
    围观的有人报了警,公安局离这家医院不是很远,所以警察也很快赶到。
    荆以行知道这下肯定要去走一遭,但他根本不在乎。
    他转头告诉宁邺:“寒纾在5楼的科室,无论如何你别忘了她是你妹妹,我先去警察局一趟,要是她出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
    荆以行一说完两个警察就上来将他带走,还有两个警察把受伤的崔寅先带去包扎。
    叁个电梯都显示还在上升,宁邺转身疯了一样冲上五楼,到了楼梯口的宁邺,一出去就看到付越声和医生在说话,他止住了脚步,稳了稳呼吸才过去。
    付越声知道他的来意,就让医生把宁寒纾的情况给他说了一遍,得知人没事,他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但他还是一脸严肃又冷漠的表情,都看不出什么着急的神态。
    医生一走,付越声说道“进去看看吧,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兄妹发生了什么事,但你去陪着她,寒纾醒来肯定会开心的。”
    “不用了,小末还在病房等着我,寒纾就麻烦付医生先照顾了。”
    见他就要走,付越声叫住他:“宁邺,你真的不进去看一下吗?”此时他意识到只有宁邺一个人上来,好奇问,“以行呢,他不是去找你了。”
    宁邺停下脚步,深呼吸了一下侧头回答,“他被警察带走了。”
    “什么?!”
    ……
    楚河接到付越声的电话会都没开完就开车去了警局,付越声还有病人要照顾,走不开。
    一番询问后,楚河见到了带着手铐的荆以行,后者对自己要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浑不在意,一心还在担心医院的宁寒纾。
    楚河:“你之前那么镇静的一个人,现在怎么这么冲动,我刚问过警察了,你得在这儿呆叁天,罚款我已经交了。”
    “嗯,”对自己的事荆以行只有一个字回答,他更关心的是宁寒纾,“付越声怎么给你说的,寒纾情况怎么样现在?”
    “已经没事了,多休息就好,付越声打电话给我的时候人还没有醒。”
    “那就好,我们寒纾在医院,你帮我拜托下楚星姐或者文筱姐,让她们无论谁帮忙照顾下她。”
    “还用你说,我来的时候已经让我姐去了,文筱医院的事走不开。”
    “谢了。”
    楚河:“你也被打了?跟我说什么谢谢。”
    荆以行难得笑了笑。
    笑过后,楚河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决定告诉他,“陈曦在大厅,她也想来看看你,我们在公司楼下碰见的,她有事找我,当时我太着急一不小心就给她说了。”
    荆以行垂眸,往事重回心头,江源因他而死的事,导致他对江家人一直有愧疚,陈曦也不例外。
    他想了想,抬眸,“让她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