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小

      少年看到周翊然,本就舒展的眉眼挑起,脸上带了笑意。
    她听不太清两人在说什么,服务生过来问她要不要点些什么。
    她手接过单子,随手勾了杯牛油果汁,将单子递给服务生后再抬头时两人已经向她这里走过来。
    她拢了拢身上的开衫,站起身。
    果然是长相出众,气质也非同常人。
    极漂亮的少年,五官轮廓深邃清晰而不显凌厉,薄唇唇色淡红,唇角上挑,最出彩的地方当属眉眼。
    最是多情温柔的桃花眼,眼型内勾外翘,长睫卷而浓密,眼角赫然一颗平添妖气的泪痣,面无表情时似乎都让你无端觉得深情。
    她在心里感叹造物主的鬼斧神工,弯唇一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少年已经开口。
    “嫂子好漂亮,老周有福气。”
    周翊然舔唇轻笑,明明是不赞成的话声音里却带了满意的笑意,“少说两句。”
    少年微微敛眉故作正色姿态,“顾楠湾,老周的发小。”
    她笑着点头,“程意。”
    少年一双极风流的桃花眼眼角弯起,“行李在大堂?嫂子想先吃点东西还是想先回房?”
    她眨眨眼看向周翊然,他捏捏她手心,“你来决定。”
    “唔,”她点头,“先回房吧。”
    两个人没在房间休息多久就上了顶层。
    顶层半边像个巨大的玻璃匣子,四周都是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推开玻璃门就是铺着草坪的露天花园,场地已经基本布置好,已经有几个和他们年纪相仿着装精致的少男少女坐在草坪上的铁艺雕椅上聊天。
    倒是没见到顾楠湾。
    “那些人你都认识?”
    她抬头问周翊然,他摇头。
    “不认识,顾楠湾在沪市的朋友。”
    她哦了声,两个人在玻璃匣子里坐下了。
    “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她将开衫往肩头上提了提,“不饿,中午吃得很饱。”
    两个人中午在沪市一家很有名的餐厅吃的饭。
    他点头,手指抚上她肩颈,将开衫仅有的两颗扣子扣上,被她不高兴地瞪了一眼,只好又解开。
    她本来没想穿开衫的,带了开衫只是以备不时之需,刚好被他帮忙收拾行李看到,立刻拿出来要给她穿。
    虽是奶白色蕾丝开衫,但搭配这种偏礼服款式的裙子还是没有不穿好看,她自然不乐意,推着他的手摇头。
    他倒是格外坚持,嘴里说着“会冷”。
    会冷个鬼,七月份这天气在外头站一会都要热死了。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不过是不揭穿而已。
    诶,她就是皮,就是不听。
    周翊然可没给她留多少耐心,她硬是要直接穿着吊带裙出门,被他一手拎回来,紧接着嘴巴就被咬了。
    不过他的重点显然不在她唇上,轻咬了两口又含了含唇舌便向下游移,含住她吊带裙领口处的胸口用牙齿辗磨两下,湿热的唇舌吸舔着发出色气的水声,她推他起来,他也乖乖起身了,抬头时带着笑意的眼睛看着她。
    还是晚了。
    原本白皙的胸口多了一片暧昧的红痕。
    他吮的力度很轻,只是在表层浮起一片红,不会发展成青紫色,很快就能消去。
    但这也就意味着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她必须要穿上开衫,大概到聚会开始时红痕褪去她就可以把开衫脱掉了。
    果然,周翊然这心机boy算得很准,这会胸口上的红痕基本上消失了。
    她无语,拉着他看自己的胸口。
    “你还挺有经验的嘛,连这时候这边没痕迹了都算得这么准。”
    周翊然勾唇笑,笑音懒散,“为女朋友追求的美丽考虑,”他顿了下,“不过穿着开衫更好看。”
    我差点就信了。
    她不理他,转过头好一会看他还盯着她胸口觉得很不自在。
    “你干嘛呢,怎么还盯着?”
    他淡淡笑了下,抬眼看她,“不是你邀请我看的?”
    她彻底没话说了,手捂住他的眼睛,想了想觉得不对往下挪了挪盖住他的唇。
    “您可闭嘴吧。”
    他眼角微微弯起,她心里暗道不好,紧接着手心便传来濡湿的触感。
    他在舔她的手,带着十足的情色意味。
    她身子颤了下,慌忙放下手,脸一瞬间红了个透,站起身哒哒哒跑到离他远远的地方坐下。
    他舌尖抵着上颚笑开,也起身走到她身侧坐下。
    开场不是顾楠湾说话,而是一段异常美的钢琴曲。
    巴赫改编后的平均律。
    她错愕间抬眼,两人此刻坐在离台上不远的桌边,露天花园里的少男少女都进了玻璃匣子安静地坐下,大理石台面上一架黑色叁角钢琴,钢琴旁是身着白衬衫的清瘦少年。
    顾楠湾弹得很好,原本有些枯燥的平均律经过改编后柔和而生动。
    夕阳将落,晚霞将天空晕染成绚烂的红,夹杂着金色的夕阳光,柔柔拢在少年身上。
    场子里人不少,但此刻静谧得只剩下琴声。
    一曲毕,少男少女们才重新活跃起来,漂亮精致的女孩子们都聚在一起小声聊着聚会主人。
    她回头想看周翊然,少年敛着眉看着她,眼里夹杂着些说不出的情绪。
    在看到她回头的那一刻消散,快得她都来不及捕捉。
    她不知为何,隐约觉得心慌,手摸过去牵住他的,小声开口,“怎么啦?”
    他已恢复往日的模样,笑着说没事。
    聚会开始。
    这种场合的重点从来不在吃什么,而是在于交际。
    就她坐在这这么一小会,已经有好几个女孩子走过来和她打招呼。
    她一一笑着应了,周翊然的手轻轻搭在她腰际,她小声问他为什么他也不说。
    他可是清清楚楚看到周围的男孩子的目光有意无意往她这个方向飘。
    早知道就咬两口了,消这么快干什么。
    服务生递上葡萄酒杯,她接过去被周翊然手按住杯口。
    “能喝多少?”
    她酒量不算很小,一两杯酒肯定不会醉。
    “还好,这么多没问题。”
    他点头,手移开了。
    她有些诧异,本以为他肯定会拦着她不给喝。
    他好像看破她的诧异,“我在的时候可以喝,我不在的时候少喝。”
    他神色认真,看上去不像开玩笑。
    她点头应了,微微抿一口发现味道很纯。
    “怎么样?”
    他微微笑了,举起酒杯和她碰了下,“是不是很甜?”
    她点头,不知怎的,明明酒不醉人,可几口下去看周翊然似乎看出了别样的他。
    眼里带着些许光亮的,柔软的眸色专注地拢在她脸上。
    她脸有点烫,接过碟子尝了两口点心压下似是而非的醉意。
    天不知何时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取而代之的是玻璃匣子里柔和的灯光。
    顾楠湾端着酒杯走过来,淡色的唇上沾了猩红的酒液,满身的妖气。
    “老周,聊聊天?”
    周翊然垂眼看她,似乎在征求她的意见。
    她点头,两人也应该是许久未见了,周翊然很快起身,两人打开玻璃门去了露天花园。
    “老周,”顾楠湾率先开口,“这么喜欢她的话,还忍心留下她在国内吗。”
    他手捻了捻眉心,只能摇头。
    “从来没见过你对谁这么上心,”顾楠湾舔唇笑,“万年铁树终于开花,还面临着要维持异地恋的风险,你们俩能行吗。”
    “能行,”他轻声,“我不会和她分开的。”
    “嗯,希望如此。”顾楠湾声音里未带笑意,“你父亲逼你逼得紧?”
    “是。”
    少年叹气,“有任何南栖的消息吗?”
    他皱眉,抬眼看向沪市的万家灯火。
    “有,可能是我父亲刻意放的。”
    少年垂眼,“你好好把握吧。等一下……你想什么时候开始?”
    他听到这句话眼里终于有了笑意,“等她再喝一点酒。”
    “啧啧啧,”妖气横生的眼睛微眯,“你这人竟然也有今天。”
    他嗓音低沉了些,“希望她喜欢吧。”
    ————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