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生日礼物

      陆川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脱掉短袖,一副精壮的身体暴露在春禾眼前,富有肌肉线条的长臂,结实的小腹,还有肉粉色的乳尖……
    春禾淡淡的扫了一眼,便调转头将注意力放在他伤痕累累的背上。大片大片的红肿和青紫,简直是触目惊心。春禾将棉签蘸取碘伏,一点一点涂在肿起来的地方,她摇了摇碘伏的药瓶子,只剩下瓶底一些,根本就是车水杯薪。春禾索性扔掉棉签,直接将红花油倒入手中,揉搓,直至掌心变热,细腻的手掌覆上陆川的背脊,手心下的人不可控制的颤栗了一下,她的手掌与他的肌肤相贴,抚过的每一处肌肤都让他震颤不已,舒服的让每一个毛孔都被打开,叫嚣着想要更多。
    陆川的脸颊渐渐绯红,他掩耳盗铃般的将头埋的更深了,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他逐渐沉重的呼吸在回荡。是来自身体的本能欲望,想要她更多的抚摸,想要她的掌心再往下一些……直到猛烈刺鼻的气味将他唤醒,陆川腾的站起来,从她掌心里逃脱,结结巴巴的说道:“谢谢,剩下的我自己来。”
    再迟一秒,他怕是会折在她手里,沉溺于她不自知的温柔里。所以,他必须亲手掐断这种可能性。
    春禾走后,陆川无力的瘫倒在床上,他痛苦的闭上眼。刀哥那种睚眦必报的人,恐怕接下去会找春禾麻烦,他陷入沉思,要怎么做才可以保护好春禾。
    而另一边,刀哥的手下们等了一会没听见什么动静便又冲进巷子里,只有刀哥一人,手脚被捆,狼狈的躺在地上。他们连忙解开绳子的禁锢,只听见刀哥咬牙切齿的骂道:“臭婊子,活的不耐烦了敢在我面前舞刀子。”
    春禾拎着打包的菜饭走在街头,今晚是顾宇的生日,可是她还没想好送什么礼物。顾宇看上去并不缺什么,玉琇也同她说过,顾宇手上的那块表还挺贵的,貌似是个什么国外的牌子。她有些苦恼,这还算是第一次送别人礼物,她实在不得要领。
    她也曾向玉琇请教,后者认真的掰着手指数着:“衣服,剃须刀,皮带,钱包,打火机我都送过诶。”
    春禾总觉得玉琇列举的那些东西多少有点暧昧,并不适用于自己和顾宇之间,踌躇着恰好被一家格调高雅的门店吸引,银白色的冷光打在透明的玻璃展柜上,熠熠发光。
    店铺似乎是新开业的,里面的顾客倒是不多,也是因此,当春禾走进去时,立即被店员热情的拥着,与刚从少年所出来时闲逛服装店不同,她现在身上有笔小钱,虽然数额不大,却给她增了不少底气,总算能够坦然接受店员过度的热情。
    这是一家新开的钢笔店,全球连锁,听店员说这是江城第一家分店。接待春禾的女孩子看上去比春禾大不了几岁,却将长发挽起,化着精致又成熟的妆容,脸上总是挂着从容的笑意。
    “呀~是送给喜欢的人吗?”也许是年纪相仿的原因,两个女孩子之间谈话很随意。
    “嗯,只是一个朋友,今天是他的生日。”春禾波澜不惊的看着眼前长长一排的钢笔,各种系列,功能,色系都一应俱全,安静的躺在那里,等待有缘人的撷取。
    “这样啊,我们有刻字的服务哦,在笔帽上刻字不会损坏笔身落漆,很有意义,适合送人。”
    春禾思索了一下,在纸上写下了要刻印的内容,随后递给女孩:“帮我包装一下。”
    女孩展开白纸,看了一眼内容问春禾:“两支都刻这个吗?”
    春禾摇摇头:“不,只用刻一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