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换班「po1⒏υip」

      “所以你最终还是决定转到刺客班了吗?”远方山脊背后的缤纷落日折出橘红色,光焰潜伏在凯伊的眼睛中不肯离去。伯莎站在她的办公桌前,脚步不由自主地悄悄蹭了蹭地面:“是的。”
    原因很简单,伯莎认为自己怎样也无法成为合格的骑士。不管是从生理还是从心理角度,她都觉得自己不适合这份职业。虽然名义上说是五大职业,实际上光是骑士的人数就占了一半。追根溯源,骑士最初只是单纯作为国家战争机器来培养的,在大规模战争纷纷结束后,为了约束和安抚剩余骑士的暴力欲望,将其转化成对社会危害较小的行为,国家便创造出一种行为准则并在社会范围内推广,经过不断完善,最终形成的就是骑士精神。正是因为其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文化,骑士成为了上流阶层的潮流,并且以君王最忠诚的仆人自踞,出身骑士的大臣更是数不胜数。人们往往对骑士寄予厚望,骑士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战斗职业,而是有了太多的附加价值。
    经过两周的学习,伯莎发现自己正渐渐变得难以忍受骑士班内部的政治性斗争。明明还只是一群少年,早早就学会了献媚和欺瞒,各种势力相互角逐和倾轧,暗流汹涌。虽然伯莎是班级里为数不多的没有加入任何派别的学生,暂时还没有人上来找麻烦,但她相信如果再坚持以这样的作风呆在这里,迟早要成为党派竞争中的牺牲品。她根本无心在这种事情上消耗精力,只是想快点学成然后出去冒险,犯不着在乎什么地位和名声,因此作出转到刺客班的决定没怎么困扰到她。要说在骑士班有什么收获的话,那就是认识了费恩科。费恩科绝不是说一套做一套的人,这点她在两周的时间里亲眼确认了。能在这个年纪就拥有如此高尚的品德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伯莎在心里给了费恩科很高的评价。
    “在骑士班的生活感觉怎么样?没被欺负吧?”凯伊有些担心地问。
    “只是感觉很无聊……也亏公主殿下和瑟维斯能呆下去啊,再一次认识到了她们的辛苦程度。”
    “不然怎么都说学骑士叁年出来要脱层皮呢。”凯伊抿嘴笑了一下,“罗塞蒂当年可没少和我叫苦。”
    “明明是公主殿下却也忍受不了这种氛围吗?”
    “正是因为她是王储,班里的氛围才会更糟糕。”凯伊在伯莎的转班申请上盖了章后递给她,“这份你交给你们的罗伯特先生,刺客班那边我会帮你转告,下个星期一直接去教室就可以了。刺客班一直是自由散漫的代名词,老师也都很有个性,根本没有人在意你今天来没来上课,而且平民占大多数,我觉得这样的环境会很适合你。”
    “谢谢您。”伯莎仔仔细细迭好文件收进空间戒指内。
    “今天还有什么安排吗?”凯伊手肘撑在桌面上,两手交迭在一起,微笑着问她。
    “没有了。”
    “那就……陪陪我,好吗?现在是下班时间。”凯伊站起身,绕过伯莎锁上了办公室的门。她从背后将伯莎的腰收进臂膀中,拨开伯莎顺滑的黑发,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伯莎不禁想起伊甸园中衔住苹果的那条蛇,意味不言而喻。凯伊的手顺着她的腰腹攀升,即使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那有力而灼热的摩挲。Alpha信息素的气味挠得她浑身发痒,她转头看向凯伊,凯伊也顺势俯下身子,她贴在年长者的唇角轻声呢喃道:“您可真是性急,到底是谁有发情期呢。”
    “又说这种话。小伯莎明明也很期待不是吗?”凯伊的手滑进衣服里,掐了一把伯莎已然因为情欲而肿胀挺立的乳尖。伯莎嘶了一声,凯伊下手一点也不轻,尖锐的快感和疼痛扎得她两腿一软差点没站稳,被凯伊卡在臂弯里。凯伊的手开始揉弄她浑圆挺翘的乳房,她忍不住发出轻哼,将呻吟用手背堵在嘴里。
    “就在这里吗?哈……我会弄脏您的地毯的。”
    “没关系,我会用魔法把它洗干净的。”凯伊将伯莎压倒在办公桌上。她的裙子被解开,松松垮垮滑到脚边,露出两条滑嫩纤细的腿。凯伊伸手探向伯莎的下体,有些湿润,但还不到能进入的程度。她眯眼笑了笑,半蹲下去帮伯莎口交。
    伯莎很少被人这样舔,陌生的快感将她激出泪来。敏感的蜜裂被灼热柔软的唇舌包裹舔弄,凯伊的舌头从穴口滑到花蒂,舌面粗糙的颗粒让她忍不住发抖,甜蜜的呜咽汹涌而出。双腿几乎失去了全部的力气,她只好将重心转移到上半身,死死用手臂撑着,不让脊梁塌下去。凯伊的舌尖从穴口顶进去,口腔内湿润的吐息轻抚着滴水的股间,没两下就让她湿个彻底,瘫软在桌上。凯伊解开自己的裙子,扶住早就胀硬的性器,怒张的龟头在蜜裂上缓缓蹭动,发出黏腻湿滑的水声。伯莎别过头去,小声地说:“快进来。”凯伊便顶开翕动的穴口慢慢挺进去,一直到性器全数没入才作罢。贪婪的腔肉像是从根部缠上来一样吮吸那根粗壮的肉棒,尽管做了不少次还是让凯伊头皮发麻。伯莎趴在桌子上,短浅而急促地吸气,手指没东西抓只好用力按在桌子上,指节都泛了白。她清楚地感觉到淫水正顺着打颤的大腿流下来,很快就要滴在办公室的地毯上,不禁羞耻得烧红了脸。
    “比上次还要紧……莫非说小伯莎在这种地方做很兴奋?”凯伊一面将伯莎顶得直晃悠,一面嘴上还不饶人,明明看到了伯莎耳后的红晕还非要这样说。
    “因为……这是第一次、嗯、在床上以外的地方……啊啊……”伯莎断断续续地说,过度分泌的口水从因为喘息而合不拢的嘴角滴落,溅在整洁的桌面上。
    “哼——原来是第一次啊。”凯伊把嘴唇贴在伯莎的耳后,舌面舔舐着胀红的耳廓,“我平时办公的地方都沾上小伯莎发情的味道了……这样弄脏我的桌子和地毯是不是很刺激?以后我只要在这里工作都会想起你被我侵犯的样子。我不仅想要在桌子上做,还想把小伯莎顶在墙上,衣柜里,浴室里,到处都留下我们交欢的痕迹。这样会不会对以后的生活有更多的期待?”
    “不要、说……求您……呜……哈嗯!”不光是身体被从身后又深又重地侵犯,连语言上也是,伯莎被凯伊毫无廉耻的荤话弄得晕乎乎的,她又忍不住向年长者讨饶。爱液随着激烈的动作溅到地毯上,两人的结合处被沾得亮晶晶的,沉闷的肉体间的拍打声循环往复,粗壮的龟头刮蹭着敏感的腔肉,她被肏得吐出一节舌头。
    这场临时起意的性爱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伯莎自己都不记得绝顶了几次,好像每次和凯伊做爱到最后都没什么理智剩下,只是跟随本能追求快感,像是野兽一样交合。她的花穴里还含着凯伊的精液,穴口被肏得红肿翻卷,几乎走不动路,只好相互依偎着又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平静地聊天。
    “您知道公主殿下什么时候过来吗?”
    “没想到你对她这样念念不忘,明明刚刚还在说不要了,这么快就感觉不满足了吗?”凯伊亲吻伯莎从情热中已经冷却下来的娇嫩的脸颊。
    “不是——只是觉得,如果她来了我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和您毫无顾虑地做爱了。”伯莎摸着凯伊搭在她肩膀上的手。
    “确实呢……她大概在我们期中考核以后可以抽空过来呆上叁四天。其实也不会影响什么。”
    “嗯。比起和公主殿下做,我更想和您在一起。”似乎是因为刚做完爱,伯莎坦率地向凯伊传达了自己的心意。乍乍入夜,薄荷一样的月光在伯莎黑亮的眼眸里晕染开来,刚刚因为快感而涌出的泪水仍然粘在睫绒上,给年轻的魅魔平添了几分清丽妩媚的气质。
    “原来罗塞蒂这么不讨你喜欢,”凯伊被逗得笑了两声,“看来她没少欺负你。”
    “我不是讨厌她,只是……只是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她而已。”伯莎声音低下去,柔和得如同深夜的海面。她自己或许不知道,她温柔下来的五官装载着一种蛊惑的善意,散发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令人麻痹的引诱。
    “既然你不想和她单独做,要不要试试叁个人一起?”凯伊的话明明像是一道惊雷一样劈得伯莎发愣,她本人却摆出一副好像在说一件普通的、理所应当的事的样子。
    “啊……”伯莎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张着嘴发愣。她倒不是觉得叁个人做有违道德什么的,只是有些惊讶于凯伊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请求。再说,她也没试过同时取悦两个alpha,唯一一次勉强算得上多人经验的是和花妖的露水情缘。“我没试过这样……”
    “毕竟是魅魔嘛,不试一下怎么行呢?也许会很舒服哦。”
    “嗯……如果您想要的话。”伯莎呆呆地点了点头。要在罗塞蒂面前露出软弱的表情,想想心情都变得糟糕起来了。但是也许确实会带来不一样的刺激……伯莎觉得和凯伊在一起后异常经验都变多了。
    “当然了,也要看罗塞蒂的意愿,说不定她就不愿意和我分享你呢。”凯伊摸了摸伯莎乖巧的发顶。
    “话说回来,我们的期中考核是每个班统一的吗?”
    “是的。老师应该和你们说过,我们学院的培养计划分为两个方向,一个是应对人类敌人,一个是应对非人类的敌人。期中考核主要就是考察你们应对非人类敌人的方式。我们的考场已经存在并且运行一个世纪了,是稳定的、用魔法架构的森林,每一只魔兽都是在各自的晶核里面灌输魔力而重塑血肉的幻象。考核会进行一个星期,在此期间你们需要从森林里获得需要的材料,比如食材、水源或者药物,考试结束时我们会停止维持森林运行的大型魔法阵,这时整个森林都会消散,你们只要回到考官面前交出晶核就可以计分了。更具体的你们老师会说,我就不重复了。”
    “魔法连这种事情都能做到吗?”
    “可以做到,但是很难,这可是好几位大法师连续几年的研究成果,我们光是维修或者改善就要花费大量精力了。”凯伊的眼神飘向远方,似乎想从那缥缈的虚空中抓住什么东西一样。“你是有天赋的。我希望你可以拔得刺客班头筹,让我和罗塞蒂为你骄傲。”
    “如果这是您的愿望的话,我会尽全力实现。”伯莎埋下头,牵起凯伊的手,在光滑的手背上烙下一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