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8玩具(微h)

      罗茂怎么也想不到,罗迪会在他面前拿出那样的东西。
    那是个穿戴式的假阳具,裹在崭新的包装里,被罗迪拆礼物似的展示在他面前。仿真的硅胶质感,狰狞的脉络线条,看得罗茂的脸色白了白。
    “既然你说做什么都可以,那来试试这个玩具呗,我还买了润滑油和灌肠液呢。”罗迪摆弄着假物件,拉着固定的皮带往自己身上比划。她望向茂的眼神写满了期待,让茂的心情更沉重了两分。
    没错,是他自己说过做什么都可以,也就没有道理拒绝罗迪。
    “那我……先去准备一下,你别跟过来。”罗茂强颜欢笑,拿着灌肠工具去了浴室。对于之后将发生的事情,他只能不停在心里安慰自己道:只要是罗迪的话,就没关系。
    只要是罗迪的话……
    “呼——”罗茂在浴室里一边冲洗自己,一边做着深呼吸,他觉得反复灌肠的胀意还在可忍受范围之内,也许这次和罗迪的尝试不会很糟糕吧……
    罗茂做了好一会儿的心理建设,但回到卧室看到赤裸的罗迪穿戴上假阳具的样子,心里还是无法抑制地害怕起来。他所喜欢的美好肉体被一根男性象征割裂了,柔软的胸脯、紧致的腰腹、光洁的长腿与丑陋的阳具结合在一具身体上,画面怪异非常。
    “快过来。”罗迪笑意盈盈,主动拉过茂亲吻他的唇角。
    换做平常,罗茂是极喜欢罗迪的亲吻的。但他碰到了硬挺的假阳具,不禁抖了一下,下意识挣脱了罗迪的怀抱,躲避她的视线。
    “嗯?”罗迪表示疑惑。
    “没事……快开始吧,直接做你想做的。”罗茂暗暗握拳,主动跪伏在床上,把自己的后庭暴露在罗迪眼前。他的肉粉色性器软软地垂着,藏在两瓣臀肉间的肛门颜色也很浅,难以想象那闭合的小孔已经被粗暴地开发过了。同时他的态度又是如此的驯服,很难让人察觉到他是以忍耐苦难的心情跪在床上。
    罗迪扶住了茂的腰,把润滑液涂抹在假阳具上,一部分冰凉的润滑液滴在茂的会阴处,被她慢条斯理地涂抹开。她极有耐心地用手指敲击肛门,想要先扩张一番,却遇到了阻力,她越刺激茂就收缩得越紧。
    照理说灌肠已经让括约肌松弛了一些,不该如此难进入。罗迪觉得奇怪,便出声提醒茂不要紧张:“茂,放松一点……茂?”罗迪唤他几次都没有得到回应,停了下来。然后她注意到茂整个身子抖得厉害,裸露的皮肤在空调下都出了许多汗。
    “茂!你还好吗?”罗迪强硬地把茂翻过身搂进怀里,摸摸他的脸颊,又扳开他的手指捏了捏,总算让面色难看的茂回过神来。
    罗茂也没想到自己会被难以忘却的痛苦和恐惧困住神智,他只是想到了相似的场景,身体就不受控制地僵硬了。他深呼吸两次,难堪地对罗迪道歉:“对不起,我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有点害怕……再试试吧,我能适应。”——再给我一次机会吧,不要对我失望,不要讨厌我。
    “哎呀……”罗迪总算明白了,茂不喜欢这种性交方式,他只是在勉强迎合自己。
    罗迪干脆地解开皮带把假阳具丢得远远的,她抱着茂轻轻摇晃,安慰道:“讨厌我这样做就说出来吧,不用强迫自己适应。”
    罗茂埋首在她臂弯里,别扭道:“我已经答应你了,不想让你不高兴。”
    “我怎么会不高兴呢。你又不是我的玩具,”罗迪捧起他的脸说道,“你是我的宝贝啊,我舍不得让你去做害怕的事。”
    罗茂看到了罗迪眼中的真诚,心跳慢慢加快了,眼睛也逐渐泛红。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当自己是个宝贝。他也可以被某个人视若珍宝吗?真的可以吗?
    “你再说一次可以吗?说我是你的……”罗茂话语未尽,突然情怯了。
    好在罗迪开了窍,大大方方道:“你是我的宝贝啊,我亲爱的宝贝。即使不用取悦我,我也超喜欢你的。我喜欢你的一切,喜欢你高兴的样子,喜欢你生气的样子,也喜欢……你哭泣的样子。”
    罗迪说得越多,罗茂越觉得眼热,他又一次默默地在罗迪怀里流泪了,然后被罗迪熟练地吻去了泪水。他心中已不再有丢脸的感觉了,可以放肆地笑,可以放肆地哭,因为罗迪无数次让他知道,在她面前他总是拥有着任性的资格。
    罗迪感受到茂强烈的情绪,非常想感叹一下这才对劲嘛。她唯独不喜欢茂的眼神被压得死气沉沉的样子,为了她而强迫自己妥协可一点也不有趣。反正她只是一时兴起,对操男人菊花这件事没有特别的偏好,换一种玩法并不会消减她对茂的兴趣。
    “其实,只用你的手指插进去的话……应该没问题……”罗茂稍微冷静一些了,继而吞吞吐吐地说道。他心理无法接受异物,但还是想满足罗迪的好奇心,他总觉得罗迪是不一样的,她曾经就用手指进入了他的肛门,那种感觉回想起来还可以接受。
    罗迪笑笑,用食指别在他唇上:“嘘——你不用再想了,我不打你屁股的主意了。再说了,我想插入你的身体又不是只有那一个通道。来,张开嘴吧。”她的手指下滑,翻开了茂的下唇,在湿热柔软的触感中直接碰上他的齿面。
    罗茂理解了她的意思,脸色瞬间腾起羞涩的红晕。然后他选择乖顺地打开门齿,放任罗迪的长指像蛇一样地游进他的口腔。
    口腔被手指插入总比后庭被侵入更容易让人接受。
    罗迪的食指与中指在茂的嘴里自由地挑逗着,时而按压柔软的舌头,时而骚弄敏感的上颚,有时指尖又向深处的咽喉探去,勾得他的唾液不停分泌,搅出一串淫靡的水声。偏偏茂不敢咬她,狼狈地任涎水流到了下颌。
    “你里面又湿又热的,还很柔软,摸起来很舒服,牙齿尖尖的也很可爱,我全都很喜欢。”罗迪玩弄过茂口腔内的每一寸,还故意说一些引人遐想的淫词。
    “呜……”罗茂只觉得口腔里好痒,心里也好痒,非常想咬她。他发出了一些模糊的呜咽声,配合上沾着水光的红眼,让人分不清他到底是讨厌还是喜欢罗迪的行为。
    眼见得罗茂露出了难耐而纠结的表情,罗迪笑意更深了。她就是喜欢看到茂给出鲜活生动的反应,这样逗起来才有意义。于是她继续引导着说道:“你想要咬我吗?那就咬吧,狠狠地咬我,让我停下来。”
    碎碎念:
    很久不写再码字好难哦(x)
    选择放过了罗茂的屁股哈哈哈。他经历的半年苦难是沉重的心理阴影,哪里是这么好消除的呢,我心疼这个可怜的乖小孩,已经把预计的很多过分玩法废掉啦。乖孩子就给我狠狠地宠!也许哪一天他自己想开了主动要求开发直肠也说不定呢哈哈哈哈。
    罗迪逐渐走上了成为天然黑调教大师的道路。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