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姑父11(宫中)

      皇帝姑父11
    皇帝最后基于一些考虑,小少女最终还是从长公主府邸中搬了出去,被皇帝安置在另一处离他皇宫更近的一处隐蔽的宅子里。
    还着大总管安排了可靠的人负责小舞姬的日常起居。他一个皇帝总是来自己皇妹的府上睡女人,这传出去也确实颇不像话。
    如今的他已经不需要顾忌什么人,小舞姬被他安排在外面,也是叫小舞姬能自己早些想开跟他进宫。他如今正得趣,也乐意陪她由得她。
    第二日,宫中珍贵的绫罗绸缎便悄悄被人送到了外面的这处精致的小宅子里。
    不在临安长公主府上居住,乔阮也无所谓,寄人篱下哪有自己一个人住,能当家作主的好。她也想在父亲回来的最后几个月里,能一步步加深自己的地位,至少希望皇帝姑父他到时候不要因为自己欺骗他的缘故而生自己的气。
    ※※※※※※
    对有权有势的高位妃嫔来说,总是不缺乏消息来源的渠道,也有很多小太监因为钱做起了一个消息几方买主的生意。
    譬如,昨个儿晚上,圣人在皇后宫里用膳的时候,因与皇后一言不合,二人竟然吵了起来,皇后自诩高门贵女,十分讲究规矩。在圣人面前为体现自己的贤良淑德竟然是寸步不让,最后弄得夫妻二人不欢而散。第二天早上,这消息便传的满宫都是,几个高位妃嫔来给皇后请安的时候便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讽刺皇后不得圣心。
    其中跳脚跳的尤其欢快的是贤妃赵氏。
    赵氏其人,在后宫里,是出了名的白莲花,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她是先皇后赵氏一母同胞的亲妹妹,比先皇后小四岁,先皇后又与圣人同岁。
    “昨个儿本来是初一,臣妾前天晚上突然做了一个梦,不知怎的梦见了姐姐生前擅长的银耳百合莲子粥。臣妾醒过来,越来越思念姐姐,便亲手做了这一碗银耳百合莲子粥。正在御花园后面的亭子里坐着思念姐姐,碰见圣人从太极宫的方向走过来,想起姐姐曾经说起圣人最喜欢的便是她做的那一碗银耳百合莲子粥,本宫便将这一碗小粥呈给了圣人。”贤妃这里提到的姐姐指的是皇帝原配,她一母同胞却早逝的亲姐姐。宫中盛传皇帝昨日拂袖而去的时候,对皇后准备的菜肴是一筷子也没动。
    贤妃特意说出来,就是故意从两个方面来膈应皇后,特意点出来昨日圣人与皇后的不欢而散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圣人喝了先皇后爱喝的银耳百合莲子粥,想起了先皇后。暗指皇后在圣人心里的地位不如先皇后,不如一个先头一个没正经做过皇后的死人。
    乔皇后耷拉着眼睛,她年纪才叁十四岁,比惠妃还小两岁,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或许是因为她生育了两个孩子,也或许是因为她思虑过多,亦或者二者皆有之,导致她才叁十来岁的年纪,眼角就有往下耷拉的弧度,鼻子两侧也有较深的法令纹,身穿深色的宫服,看上去端庄又严肃。
    贤妃瞥了一眼皇后的模样,心里想起自己那个早逝的姐姐,虽然她也暗自庆幸那个从小就不亲近的姐姐死的早,她才有机会进宫,成为圣人的女人,还能生下他的孩子。
    但她也从来不懈于利用那个死去的姐姐,用来打击恶心现在的皇后。若非自己家世不足,乔静姝又凭什么能成为皇后!
    贤妃故意给皇后找难堪,自然有人附和,乔皇后一派的人自然也会有人出面反驳解围。
    一番纠扯过后,以惠妃的一句话为这场闹剧做了终结:“先皇后之风姿端庄确实让人怀念,不过你们赵氏除先皇后之外人的家风也确实令人不敢恭维。”
    惠妃第一讨厌的是乔皇后,讨厌她夺了自己的位置,还整天假惺惺的装贤惠,给圣人送女人。但她第一厌恶的却是贤妃,这个整天打着怀念自己姐姐名义而行勾引龌龊之事的贤妃。
    此人在她们这些妃嫔面前又张扬又做作,后来被敲打了稍微收敛了一点,只是时日不久,她又固态萌发,但在圣人面前又装的一副贤惠体贴的模样,每次都恶心的她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
    叁十多岁的女人,孩子都十几岁了,还整天装着一副小姑娘的模样也不知道给谁看。
    贤妃进宫之事不干净,她起先是借着照顾先皇后生下孩子的名义进宫来的,当时圣人也没有意图要在赵氏一门中再娶一女,后面贤妃趁此机会处处找机会偶遇圣上,又有她爹娘帮忙向圣上祈求,请求让这个女儿进来照顾大女儿留下的孩子。慢慢她就被封了位份,爬上了圣人的床,借着怀念姐姐和照顾侄女儿的名义,还生下了五皇子亓豫风。
    惠妃虽然恶心她,却也并不将她放在眼里,此女手段恶心并不高明,家世地位也远不能与她相比,她进宫来的目的就是照顾先皇后生下的女儿,可惜这个“自作聪明的女人”将好好的一个嫡公主养的蠢笨如猪。
    “你……”贤妃被惠妃气的一屁股坐下,她自己也深知她进宫的手段多为人诟病,圣人也没外面传扬那样对自己姐姐情根深种。
    她的姐姐与乔皇后端庄的如出一辙,皇帝对皇后不喜,又怎么会喜欢与乔皇后如出一辙的自己姐姐?
    “今日就到这里吧!”皇后昨天跟皇帝说起上次他去临安长公主府的事情,她劝诫他少做为人诟病的事情,她当时心里虽然不甘,但这么多年她也习惯了,准备一名适宜生育的养女只等膳后便献给皇帝。
    皇帝听她一说,骂她“朕的好皇后果真是贤惠的过了头!”随后便拂袖而去。
    “娘娘,小顺子说他发现奎总管昨夜根本不在宫中!”乔皇后身边的大宫女兰芝匆匆从外面跑进来,附在头戴凤簪的宫装女人耳边说。
    “不在宫中?”乔皇后皱眉,额头上熟练的印出一道深深的纹路。
    “小顺子他昨夜偶然发现后,今天便留了神儿,发现从太极宫里悄悄往外头抬了几箱东西,还听到了珠玉撞击敲打的声音!”
    乔皇后想了一会儿,没想起来,隗忠贤是皇帝身边的人,皇帝干什么,他一般都跟在屁股后头伺候。
    出去做什么?
    兰芝走上前,又说:“会不会是临安长公主府上那个小舞姬,那次圣人也赏赐的不少呢!”
    乔皇后敛眉沉思,圣人好养生后虽然少进后宫,但一两个月怎么也得翻一两次牌子,上个月圣人一次没来,但十五就传出来他在临安长公主府上幸了一个舞姬,昨天初一好不容易来了,连板凳都还没坐热,就又离开,还带着隗忠贤悄悄出了宫。
    莫不是真在外头养了个小女人?乔皇后她根本没把那小舞姬放在眼里,所以一开始她也没往这方面想。
    ps:其实这章写的很不满意,因为瓜实在不知道还怎么写宫斗,以后或许会弱化这一部分,或许还会卡文…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