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姑父10

      皇帝姑父10
    餍足的男人搂着怀中赤裸的少女,少女累的不行,但到底还是比初次时候要强得多,初次结束的时候累得睡着了,睡意蒙蒙,连皇帝什么时候离开了都不知道。
    这次身体虽然依旧困乏,累得不行,至少二人此刻缠绵相拥在同一床锦被里,与他温存。少女身子虽疲惫,却还能打起精神,小脸贴在男人赤裸的胸膛上,身子呈现十分依赖的姿势,缠着他,安心靠在他身上,任他手中把玩自己一缕乌青柔顺的发丝。
    “圣人?”少女阖眼将莹白的脸颊贴在男人一侧胸乳上,小手环抱着男人劲瘦的腰。
    宫里在风气在皇帝前后两任妻子坚持不懈的执着下,规矩森严,没有位份的妃嫔不得与皇帝共寝。在宫里,像乔阮掩饰身份下的舞姬,根本得不到与皇帝缠绵后,还能抱在一起回味余韵的机会。
    若非这个机会,她甚至也不知道自己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下手。皇帝不很死板,却也不是随意临幸妻子侄女儿的男人。
    “嗯,何事?”男人也微着阖眼,手里揽住少女纤腰。即使两人今夜已经云雨过叁次,次次将那浓精射进少女小肚子里,那团半软的硬物还是半堵在少女穴口,舍不得拔出来。
    今天夜里他可对着这个小舞姬射了不少东西。
    宫里很久没有新生儿,他也不在意自己的血脉是否由一个身份卑贱的女子诞出,将自己的精水射进少女的小肚子里,亓衡不否认一方面完完整整的在她体内射精确实让人爽的头皮发麻,另一方面亓衡确实对这个年纪小了他二十岁的少女有很重的怜惜之情。
    她年纪实在太小,他如今又正喜欢她,得了趣,她日后定然是要进宫的,若是在宫里,她以后没个孩子傍身可不行。
    “无事,奴只是太开心了,想要多叫叫圣人,只要奴能见到圣人,奴就开心。”少女的声音充斥一股甜腻的满足,不过她这种直白的表明自己心意的行为也很叫男人受用。
    亓衡气势不凡,虽多年养身静气,气质比起年少夺位时的锋芒毕露已温和许多,以往诸位皇子争位激烈的时候,温和也是亓衡的一种伪装。迎面抬步走来时给人的感觉也是君子如风,温润如玉,但他面容偏冷峻,冷下脸来时也十分威严,帝王十分的威势在他身上能展现出十二分来。
    宫中女子多为大家贵女,性格偏含蓄内敛,并不如少女般对男人直白轻浮的表明自己心意,道明自己的钟意喜欢。
    或许也是因为少女实在讨人喜欢,会抓人心理,吃饱餍足的男人很是受用美貌少女依恋甜腻的语调,这样的话也正是由她说出来才不叫男人反感厌恶。
    “此次可要随朕入宫?”男人捏起手里的青丝尾轻轻挠了挠少女尖尖却又不失莹润肉感的下巴,挠的她又痒又酥,翻着身子将整张脸都往男人颈窝处埋,亓衡也乐得搂着她任她在自己身上翻涌,任她作弄。
    少女躲了一会儿,又抬起脸,无畏地凝视男人眼睛,咬了咬唇,不确定地问:“若是奴不随您入宫,您以后是不是不来看奴了?”
    少女语调含着数不尽的委屈,她一想到初次后,帝王十多天不来看她,连个信儿也不送过来,顿时心觉酸涩,鼻中拥堵,盈盈水光充斥眸中,委屈巴巴看着男人。
    “哼。”男人先是觉好笑,不由闷笑一声,随后因批阅公文,揽尽历史而粗粝的右手指腹抚上少女娇嫩的脸颊,温柔在她眼睛周围吹了一口气,似是在哄她。
    可怜少女沉浸在自己悲伤思绪中,没能瞧出来男人哄她的用意,自顾自继续委屈道:“若是圣人真不要奴了,那奴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热泪簌簌滚落脸颊。
    男人饶有兴致看着小舞姬一会儿喜一会儿悲的在自己面前变来变去,不过见她哭的实在可怜可爱,他压着她做的时候,她便在他身下咿咿呀呀哭了一回,担心她明天醒过来眼睛可能肿得睁不开,叹着气用指腹抹去少女眼周的泪水。
    “怎么这么爱哭,你这骚浪的小身子离了朕怎么办,难不成你还敢去找别的男人?”起先少女基于事实误会了男人的意思,此刻被男人揪着反转,无奈的语气下他将问题全抛给了才勉强止住泪水的少女。
    她都成了他的人,正是他得趣的时候,她又这么骚浪,若是他不满足她,以后岂不是既让自己戴了绿帽子,又便宜了别的男人。
    帝王怎么会容忍自己喜欢且得到过的女人与别的男人在一起?
    看少女眼眶红肿,心底的怜意还是占了上风,猛烈如黑夜拥裹缠绵窒息的吻迅速包裹了少女的唇,夺走了她的呼吸。
    直到稍有进步的少女再一次被男人亲的眼尾发红,眸中水意朦胧,小口吐出重气,才缓缓松开她,附在她耳边,告诉她:“朕不会不要你,若是害怕进宫,朕可等你缓缓。”
    亓衡说到这里,话语便止住,点到为止。作为一名身居高位的帝王,即使是对自己喜欢的小宠物,小女人,他已经低下了足够的骄傲,也给了她足够的台阶。
    乔阮内心来说,她对姑父的爱迅疾而猛烈,仅仅这样的程度,显然并不能叫她病态的内心真正满足,不过能得到这样的进展,也还在她的计划之中,不算太失落。
    计划总要一步步的来,若是他一勾就能到手,如那些男人般只见了她一面就要为她要死要活,依照她喜新厌旧的程度,说不定二人之间孩子都还没能孕育出来,她心里的爱意就已经耗尽。
    “多谢圣人怜惜。”小舞姬心愿满足,主动勾上男人的脖颈,献上自己的唇。
    男人揽紧少女纤瘦的腰肢,身子翻转,瞬间少女就被他压倒在身下。
    在身份暴露前,她都不能进宫,进了宫她就逃不出来了。况且为了引诱她,她日日苦练霓裳舞,都还未曾出去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