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玄幻

(西幻nph)海妖的新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西幻nph)海妖的新娘: 015

    她又有点想哭了,她每次一委屈就会跑到海边,觉得只要看看海心情就会好起来,她知道自己的身体素质没有别的族人那么好。
    她也是会水的,但是会水却并不意味着可以向别的族人一样无拘无束地在海里畅游,甚至猎杀那些凶猛的食肉性的动物。
    之前塔尔为了帮她找珍珠在十几分钟之内就横跨了一个海域,这是韦尔族人那优异身体素质的体现,他们甚至可以像鱼一样在海里面畅游,速度快的连大部分的鱼类都比不上他们。
    而她不论再怎么训练在水底憋气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离岸不到两百米就会累得气喘吁吁,那水库对于她来说就像那无法攀爬的高山,但是对于其他的族人来说却是费点力气就可以爬上来的。
    她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偏偏就自己那么弱,除了体力上这种先天性的东西她比不上别的族人,在理论、艺术方面她在学校的成绩都是遥遥领先,她有想过无数次,她要是和别的族人一样。
    她就会抓紧一切时间训练,她会在艾伦欺负她的时候把艾伦痛扁成狗,她会有很多很多愿意和她一起玩的朋友,不用像跟屁虫一样地跟在艾伦后面,被他们捉弄和嘲笑。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就她这样?像一个废物一样什么都需要别人让着,需要别人小心翼翼的护着,更可气的是她还真被惯成了一副受不了疼受不了痛的娇气包的样子。
    明明她也不想这样的,她也想和别的族人一样出海,去猎杀鲨鱼或者是虎鲸,想要别人提到她辛西亚的时候是充满崇拜和艳羡的,而不是用一种戏谑或者是玩味的口吻道:“哦,就是族长家的那个小娇气包啊。”
    辛西亚踩着窗户跳了出去,朝海边的方向跑去,她感觉自己又有些控制不住眼泪了,她决定从今天开始再也不随便哭了,只要跑的快一些眼泪就可以憋回去的吧。
    ——
    腥咸的海风吹拂起了她浓密的黑色卷发,她坐在海边,迎面扑来的海浪打湿了她长长的裙摆,薄薄的布料贴在她纤细白皙的小腿上。
    她仰着小脸看着天上的太阳,眼眶红红的,看起来委屈的要命。
    忍住,辛西亚,忍住,不能哭,你可以的!
    忍住!
    呜呜呜,根本忍不住。
    一想到自己以后就是艾伦那个混蛋的妻子了,这个家伙可以名正言顺地欺负自己,她的眼泪又像那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掉了下来,她想要用手擦一下,可是手上已经沾满了泥沙。
    看到无名指上面的红色戒指,她更委屈更想哭了,同时心里面又涌起了对自己如此不争气的一股羞愤感来。
    看着那个戒指她就气不打一处来,然后一把摘下手上的戒指往海水里面一扔。
    咕咚一声,一股扭曲的畅快感让辛西亚浑身都浸泡在一股愉悦里面。
    当然没有愉悦多久,她的脸色就逐渐变白了。
    因为她突然想起了那天艾伦用恶心的语气对她说的话:
    “那娇娇下次就不要把戒指搞丢了哦,不然找不到是不能休息的呢。”
    一想起艾伦又会让她爬在地上,用那可怕的东西惩戒她,把她弄的像个小狗一样到处乱爬,跪都跪不稳只能哭。
    她脸色青了青紫了紫,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个蠢事,给了艾伦惩罚自己的机会,她慌张的要命,一慌反倒让那止不住的泪水停下来了
    要下去找吗?
    上次溺水的感觉太深刻了,她有点犹豫。
    但是一想到自己回去将会面对一个可怕的艾伦她就吓得直打哆嗦,想也知道艾伦会怎么罚她,艾伦会想出一千种一万种突破辛西亚承受范围的方式弄她,她真的受够了那种可怕的感觉了。
    她尝试着往海边走了走,海浪冲刷着她白皙的脚裸,感觉痒痒的。
    她索性一鼓作气,憋着气沉进了海底,在沙地里面到处翻,但直到她感觉自己憋不住的时候都没有找到。
    这片海域太大了,她不是塔尔,不可能找到。
    对了,塔尔。
    辛西亚连忙从海水里面浮上来。
    她可以去求塔尔帮忙,塔尔一直都不会拒绝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