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讨厌高校的知识分子》(NP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讨厌高校的知识分子》(NPH): 碰面

    二人缠绵了一夜,给林听洗完澡后,米恣终于收拾完了一切。
    林听躺在床上,在衣服里翻动,找出一包烟。这个烟不是很贵,完全配不上米恣的身份,况且这还是一款女士香烟。
    “什么时候开始抽的?”林听裹着浴巾,甩了甩湿答答的头发。
    她不会忘了吧,米恣心里一紧,当年是谁把烟塞在自己嘴里的,谁是罪魁祸首,林听不会全忘了吧。
    “你还记得我们之前在天台上……”米恣提示道。
    天台?林听隐约有印象。高中的天台对她来说是个伤心地,在这个天台上,林听最好的朋友告诉自己,她得了白血病。
    这是个很俗套的故事,但是对于林听来说,无比真实。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焦娇,林听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有着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庭。从小缺乏父母关爱的林听从焦娇这里学习到了正常人的交流方式,安全型人格对待亲密关系的态度。
    焦娇,曾经一直是林听学习人类社会的渠道。
    不知道林听在天台上哭了多少鼻子,焦娇也最终退学,常年住院。好在焦娇家庭情况非常好,已经十多年过去了,除了要常在医院治疗外,她至少还活在这个世上。
    这周末,林听定期去看焦娇的日子到了。想到这里,林听将自己的衣服拾掇出来,准备穿上。
    本来擦干头发准备睡下的米恣见此情形,一把攥住林听的手。
    “这么晚了你去哪?”
    男人怒气冲冲的样子吓了林听一跳,她一脸疑惑地拍开米恣的手:“回学校啊。我在外面又没地方住。要不你送我一下?”
    好生气,刚刚那么长时间的缠绵甚至都不能挽留她在他身边卧榻一夜吗?
    “你就这么无情?”米恣气得甚至有些想笑,注重形象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有多么扭曲,“睡完你就跑?你当谁睡谁啊?”
    林听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次和米恣上床,也算是个情到浓处的自然行为,当个一夜情就行了,怎么这还急上了。
    “那,就当你睡了我呗。”林听已经穿好了衣服,不想争这口舌之快,“你送不送我啊,不送我打车了。”
    米恣扑来,抱住林听的腰,拦着不让走,嘴上却完全不饶人:“你别太随便了,林听。别让我看不起你。”
    随便?林听一巴掌打在米恣的脑袋上,用膝盖顶开米恣:“我耐心有限哈,你爱送不送,我没心情在这跟你吵嘴。”
    说实话,作为一个学美术史的,面对一个学法的,林听非常有自知之明,不可能在打嘴仗上比过米恣。
    说完,林听打开门走了,米恣口是心非地追了上去,门打开的一瞬间,米恣拉住了林听的手。
    “我送你。”米恣移开了眼睛,不敢直视林听。
    林听抽回自己的手,沉默地盯着米恣,半天才说道:“快点。”
    飞快地收拾好,凌晨1点,米恣收拾好了,林听转身就走,米恣扯住了林听的手腕,想说些什么。
    这时候,走廊的尽头走来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尤里拿着一瓶酒,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看着眼前熟悉的女人,他疑惑地歪了歪头,眼睛在两人身上流连,问道:“需要帮忙吗?”
    这显然是问林听。此时扯着林听手腕的米恣一股占有欲怒冲,他本想将林听一把搂进怀里,显示二人的亲昵,不料却被林听躲开。
    气不打一处来,米恣笑了一声,走进尤里。他185的个子不矮,可是面对将近2米的尤里,还是有些差距,可那笔挺的身姿,气势上没有被压倒。
    “不需要一个外人来插足吧。”这话说的,倒显得尤里不解风情了。
    尤里也不理眼前这个看起来像炸毛边牧的少白头男人,他看着林听挑挑眉,显然是将自己摆在林听朋友的位置在关心。
    “他,法学院的老师米恣,今天晚上送我回学校。”林听扯起一个笑脸,还是不想在其他人面前暴露隐私。
    是成年人都知道,大晚上孤男寡女从酒店同一间房出来,意味着什么,尤里并没有询问:“好,路上注意安全。”说罢,拿着酒晃晃悠悠地又走开了。
    米恣气得咬牙切齿,眼前这个男人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看起来只有米恣把对方当作情敌。他紧紧拉着林听的手腕,皱着眉头:“我送你。”
    手劲很大,林听挣扎了一下,却换来了米恣的搂抱。突然落入男人的怀中,温暖的胸膛慰藉这夜的寒凉。
    “求求你,别让我再难受了。我好不容易……”
    后面的话林听没听到,虽然没有啜泣声,但林听能感觉到米恣酸得快要哭鼻子了。
    真的很奇怪,这样一个男人。
    抬了手,犹豫了一会,轻轻拍了拍米恣的肩膀,林听温柔道:“走吧。送我回去。”
    果不其然,学院突然安排林听去接待,让刚回校的谭波又不高兴了。大早上,一通电话打来,谭波阴阳怪气了一通,林听憋了一肚子气,怒冲冲地跑到谭波办公室等着。
    等了一上午,谭波竟然还没来,竟然放了林听的鸽子。林听气得不打一处来,打电话过去,好声好气地问谭波在哪里,发生什么事儿了。
    原来是谭波刚联系到了哥大的美术馆,要去看他们的陶瓶,回来把他这个项目论文写出来,现在正在跟哥大方面交流。
    说到这,林听顿时不高兴了。她是哥大毕业的,那边做东亚美术的人都是她认识的学长学姐,为什么不提前跟林听说一声?老陈虽然已经走了,但是在哥大她的人脉也非常多。
    没想到,如今林听竟然被博后老板反当做跳板。不仅如此,还要帮谭波写申请基金的本子。一个快退休的老教授,跟年轻人争,未免也太不道德了。
    挂了谭波的电话,林听立马联系了哥大那边自己的导师——吴大成。吴大成才刚过四十,已经做到了教授的位置,成果颇丰,是年轻有为的美籍华裔教授。
    谭波作为老陈的开山弟子,自然跟哥大那边的关系不远,可是近十几年的吊儿郎当,让他许久不与他们做学术上的交流了。
    最近,他打着老陈和林听的名头开始跟哥大那边接触,那边的老师也很好,对于谭波的一些要求也尽量满足。
    吴大成听了林听的描述,他也沉默了一会,之后发来了一条消息,意思是在谭波手下还有一段时间能出站,不如就送他这个人情。
    林听无比感谢这个既是师兄又是老师的吴大成,老陈死后,他给了林听很多支持,也推荐林听在哥大留任。可是,国内还有一堆林听未处理的烂摊子,最后她还是毅然决然地回国了。
    本以为谭波能如同之前联系的时候那么好心,没想等林听踏入A大的地盘,一切都变了。她甚至当时还拿了一篇文章送给了谭波发了C刊,就这样谭波还是不满足。
    这一切不过是学院内斗的结果,新的领导班子要严查学术风气,那些掉队的老教授自然就是靶中之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