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其它

离离江边草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离离江边草: 28喜欢?可以送你

    阿离和韦太太上厕所回来,烧烤局也接近尾声。
    还好虚惊一场,她不是来月事,只是吃多了拉肚子……
    夏夜微凉,蝉鸣似梦。
    烧烤摊撤了,明火渐熄,四处漆黑令人窒息,忽而一盏灯亮起,灯下是她所寻之人。
    高大颀长,沉稳伫立,只他一人便撑起这迷茫的夜。
    阿离忙小跑过去。
    江叔叔已经换回衬衫西裤,袖子折起,露出半截麦色小臂。
    丰神俊朗立在露台外和韦总督聊天,大手提着她的小书包。
    她扯扯他的袖子,“江叔叔。”
    “嗯。”江荣七看到她,随手把书包丢过去让她自己拿,“韦总督,韦太太,多谢款待,我们告辞。”
    ……
    昏暗的夜,脚下草坪湿软。
    阿离跟在江叔叔旁边亦步亦趋,布鞋有点潮。
    江叔叔人高腿长,步子大,他的闲庭信步,是阿离的深夜竞走。
    阿离勉强跟上。
    江叔叔没有说话,阿离也不知道说什么。
    这样的气氛太尴尬,她这个暖场小能手必须上场了!
    “江叔叔,您这顿饭吃得如何?”阿离尝试开启话题。
    “还能如何?”江荣七余光瞧她一眼,仿佛遇到一个白痴问题。
    他两手插袋,抬脚落地间,惬意慵懒。
    阿离嘴角抽搐,加快脚步跟上去。
    江叔叔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正常人遇到这个问题,应该回一个“不错”“很好”“喜欢”之类的啊!
    你这样反问,话题不就终结了吗?
    算了,我就假设你回答了“不错”!
    “那您最喜欢哪道菜呢?”阿离耐着性子继续。
    “你最喜欢哪道?”江荣七又是一个反问。
    阿离愣了一下,剧本颠倒了吧?谁是暖场咖来着?
    也罢,为了活跃气氛,她不介意回答这个问题。
    阿离伸出手指,认真数菜名,“我呢,最喜欢葡式烤翅,烤牛排,烤茄子,还有烤菠萝,还有威士忌……”
    那边江荣七轻笑着,没有接茬儿。
    “……哎,好像都很喜欢,很难选出一个最喜欢的。”阿离自言自语。
    沉默继续,两人在广袤的草地前行。
    走了这么久,为什么一直不到出口呢?江叔叔是不是走错路跑远了?
    阿离放弃暖场,有江叔叔这尊话题终结者,她本领再大也救不回来!
    “拉菲喝完了?”江荣七忽然问。
    “嗯?……喝完了。”阿离有点不好意思,“太好喝了,没忍住……今天的威士忌也不错。”
    江荣七点点头,打开话匣子。
    “威士忌确实好喝,我最喜欢山崎,喜欢它的层次感。果香、花香、橡木香……山崎的复杂,就像人。想认识,要慢慢品,给出足够的耐心和时间去了解。山崎的珍贵和美妙,在于品尝的过程本身,而不是最后的入腹。
    “这些酒之所以高级,名贵之处,其实都是时间。耐心在这个时代很稀缺,因为时间的代价最为昂贵,相对的,用时间换来的享受,也最极致。所以好酒要品,不能大口喝尽。当然,你还小,这些不懂也正常。”
    “哦。”阿离一知半解,“我喝的太快了。”
    “尝出什么味道了吗?”
    阿离摇头,“咽下去的时候甜甜的,有点香。”
    “这瓶43度,属于烈酒,入口是杏子、香草,回味有淡淡的烟熏和果脯香。”
    “江叔叔你好厉害,我都尝不出来。”阿离有点小气馁。
    “慢慢来,都可以学。”
    阿离点点小脑袋,心想臣妾学不会啊,她的味蕾只是普通人类,而江叔叔是超人吧!
    终于到了出口,江荣七带她取车,一辆黑车。
    阿离记得江叔叔一直都开白车的。
    “江叔叔,阿海叔叔呢?”阿离四处看。
    “他忙。”
    江荣七上了车,见阿离在外边站着,磨磨蹭蹭不肯上。
    “怎么了?上车。”
    阿离觉得这车有点眼熟,像那天学校门口黑社会的车。
    但是她记得不清,只是眼熟。
    不敢让江叔叔不耐烦,阿离只能挪着小脚走过去,上了副驾。
    但是,阿离还是警惕。
    “江叔叔,这是您的车吗?”
    “你说呢?”
    “……”
    这个人从来不好好回答问题!
    车子发动,驶向洒满星辉的大街。
    “江叔叔,类似的车在澳门很常见吗?我好像之前见过一辆……”
    江荣七一顿,余光扫向旁边一脸警惕的小人,眉心微蹙。
    百密一疏了……今天忘记和阿海换车,还是让她注意到了。
    “宾利车,买二手都很便宜。”
    “您是什么时候买的呢?”阿离刨根问底。
    “喜欢?可以送你。”
    “不是……江叔叔您误会了!”阿离小脸一红,她不是想要这车呀。
    算了,肯定是她认错了。
    江叔叔要真是黑社会,怎么会和澳门总督一起打球吃饭?早就被抓啦!
    这个话题翻过去。
    “江叔叔,我们去哪儿?”阿离过了半天才想起来问。
    “你想去哪儿?”
    “……可以去尝尝您的酒吗?”
    阿离还没忘饭桌上的承诺。
    “想跟我回酒店?”
    “可以吗?”
    “嗯,”江荣七绿眸里荡着暗光,“本来有安排的,勉强带你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