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其它

幼妻绝叫(黄暴,高H,强制)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幼妻绝叫(黄暴,高H,强制): 在性爱俱乐部学习怎么操傻子才能让她舒服,

    性爱俱乐部,淫靡的紫色氛围灯在舞台正中央晃个不停。
    透明的玻璃笼子里,三男一女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性爱表演,女人全身上下的洞都被鸡巴塞的满满当当。
    三根大鸡巴“噗嗤”一声全部剥离逼穴,下一秒小逼,屁眼和嘴巴开始咕嘟咕嘟往外冒着脓精。
    这只是开场表演,没什么意思。
    几个看场子的小弟把扑克牌扔到一边,百无聊赖点开了投影仪。
    “最近这日本人不行啊,都没什么好片儿看。”
    一个寸头男扔了根烟给他:“哎,你最喜欢那个小桃呢,退役啦?”
    立马有人跟着说笑:“那个骚逼该不会结婚去了吧?”
    “人妻最好操了,噗嗤噗嗤一插就冒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几个年轻男人猥琐地笑成一团,有人顺势四仰八叉躺在沙发上休息。
    “滚滚滚”,被取笑的男人摸过沙发上的手机:“瞅瞅白哥这里头有啥好看的不。”
    这个手机并不是白珩私下里用的,只是单纯用来搞黄,所以也大方地给他们随便玩。
    小弟们闻声立刻围了上来,白哥喜欢玩SM,他最涩逼了。
    他手机里头有各种各样重口味还无码的最新黄片,再不济也有白哥自己玩女人的操逼视频。
    小弟们有幸看过几次白哥的实战视频,都觉得他比AV男优鸡巴更大更粗更持久,没有哪个女人们不被干的嗷嗷直叫。
    男人们兴致勃勃打开手机,屏幕恰好停留在一个视频播放界面。
    一个穿着粉蓝色小熊连衣裙的白丝少女怀里抱着玩偶,厚厚的刘海,大大的眼睛,可爱极了,正对着镜头不知道在展示些什么。
    “白哥这是……追剧呢?”
    众小弟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奇怪,白哥怎么看起来小女孩儿的东西了。
    “追你妈逼剧呢,咱白哥一向只看黄片。”
    “那白哥看这些干什么?”
    前面的男人不屑冷哼,手指快速拖动着进度条,大家又继续聚精会神。
    果然,视频里刚才还可可爱爱的小女孩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光了自己的裙子,通体雪白,露出骚骚的小粉奶子。
    “呦,奶子不小啊。”
    猥琐的男人们激动地再次拖动进度条,视频的小姑娘一边揉着奶子一边用迷离的眼神看着镜头,小粉唇嗯嗯啊啊叫个不停,淫荡至极。
    她又把手指捅进嫩红的小肉穴,下面的小洞不知道是不是被她自己用震动棒捅大了,两根手指顺利捅了进去,飞快地捣出“咕叽咕叽”的淫水声。
    五指展开,上面全是透明光滑的淫液。
    自己能把自己给玩喷,没想到这种小东西也那么骚啊……
    不过白哥什么时候喜欢看这种无聊的玩意了……这种小骚逼有啥好操的……
    沉默几秒,视频关闭,气氛一瞬间尴尬起来。
    大家不由自主看向了身后紧闭的玻璃门,白哥此刻正在里面操逼呢。
    “嗯……看个别的吧。”
    “对对,再看看别的。”
    男人手指飞快往下滑动,手机页面上一些更让人迷惑的搜索记录接二连三跳了出来。
    “怎么操逼能让女人最爽”
    “怎么服务女人”
    “个子小而且瘦的逼能插进去吗”
    “大鸡巴怎么插小逼最爽”
    “傻子有没有高潮”
    一众小弟顿时瞠目结舌,瞪大了眼睛。
    白哥这是怎么了,好好地为什么要搜怎么操逼……还问怎么服务女人……
    白哥可从来没服务过什么女人,操逼只为自己爽,难道说……白哥最近萎了……
    正窃窃私语说话间,身后的玻璃门突然开了。
    刚结束一场战斗的男人痞里痞气地走了出来,脸上挂着一副餍足的表情。
    一个穿着短裙的女人扭捏地跟在后面,两条腿都在打颤。
    “白……白哥……”
    小弟们赶紧关掉手机,一副大气不敢出的样子。
    “嗯。”
    男人吊儿郎当瘫坐在黑皮沙发里,嘴里叼了根烟。
    烟雾晕染了他的脸庞,指尖点点火光轻颤。
    漫不经心地顺着目光看去,平时这手机也经常给小弟们玩,他从不放在心上。
    “白……白哥……”
    小弟们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白珩突然想到什么。
    精致的五官痞气十足,他气急败坏一把夺过手机:“操你们妈,想死了?”
    “白哥白哥……我们不是故意要看的……”
    小弟们立马慌乱地解释着,有时候发现老大的秘密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男人手指灵活地在几个界面来回切换着:“都看到了?”
    强压下心中的尴尬与窘迫,白珩面上依旧是无所谓的浪荡样子:“看到又能怎么样。”
    “白哥我们真不是故意的,还以为拿错了……”
    痞帅的脸让人移不开视线,男人随意地把手机往桌上一扔:“我要答案。”
    好看的眼里虽然含着几分隐约笑意,却又显得深不可测,透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危险。
    这群狗东西还指不定拿着手机在背后怎么蛐蛐自己呢,一个个面上倒装得一脸无辜。
    小弟们各个面面相觑,他们自然也知道白珩说的什么意思。
    一个男人畏畏缩缩站了出来:“白……白哥,小女孩儿的逼应该是能插进去的,那玩意有弹性。”
    另一个也大着胆子:“照理来说女人是不用服务的,大鸡巴只要插的又快又猛,骚逼就会舒服的喷水。”
    身后一众小弟立刻点头附和,没有哪个女人值得白哥去伺候。
    离他最近的男人试探性地开口:“白哥,您说的小傻子是周老二他小媳妇吧?”
    白珩挑了挑眉,没有说话,眉宇间掺了些微沉气息。
    男人只当自己猜中了几分,见他不恼,继续说道:“白哥您就放心好了,那傻子是被淫魔周老二调教过的,齐疯子上回不也说了么,她啥姿势都会,到时候您只管爽了就成。”
    “是啊是啊,傻子又什么都不懂就更不用服务了,难不成还给她舔逼啊?”
    小弟们淫荡地嘿嘿笑着,只有白珩沉默不语。
    手指夹着半截烟,零星的火光在黑暗中并不起眼。
    深吸一口气,眼圈被缓缓吐出,手臂上隐约凸起的青筋透着些撩人的欲。
    舔逼……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