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合其它

竹马总裁失忆后.他为爱下位(微虐男)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竹马总裁失忆后.他为爱下位(微虐男): 第104章江睿出现追求者(高h)jileh ai.c o

    翌日,苏羽棠从江睿怀里转醒,她怎么又没穿衣服,他的手还一直抓着她的胸不放。
    而她……,苏羽棠蹙眉,江睿的鸡巴怎么会在她双腿之间,然后她一只手还抓着他鸡巴的头部,既硬又软的触感。
    她手松掉鸡巴,扭身脱离江睿的怀抱,江睿又将她勾了回来,勾她的手摸上胸揉捏起来。
    “干嘛松手?”他满是刚睡醒的低磁音。
    “去上厕所!”她被捏的有些恼怒。
    江睿听激动了,脑袋凑到她肩颈处,“要不顺便让我肏肏。”他想把她肏尿。
    “去你的!”她听懂了他的真实目的,反手去推他的脑袋。
    江睿笑笑在她屁股上轻拍了一下,同时抓胸的手扯了下她奶头后放开她,“去吧。”
    苏羽棠咬牙起身,想着上完厕所再来跟他算账。
    坐起身才记起来江睿带她住的是新房子,她穿上白色真丝吊带睡衣,进浴室上厕所并洗漱一番。
    走出浴室站在卧室镂空的台案前,往下望去,她趴在台案上,欣赏着房子的各处,每一处她都好喜欢啊,江睿的品味完全符合她的审美。更多免费好文尽在:powenxue7.com
    这里是一间超大厂房改造的住房,三层楼高,改成了一室一厅,卧室在顶层,就像在天上一样,从卧室窗户俯瞰下去简直就是天空之城。
    房子里游戏厅影音室健身娱乐应有尽有,每个角落都能清晰地看见房子的各处。
    江睿说他是从梅姨那知道她不喜欢住别墅的原因,就为她打造了一个两人的同居天地。
    这个地段不仅离两人的公司都近,而且安保特别好,旁边就是兵工厂,这里都不是一般人能弄到的,进来任何陌生人也得层层盘查,安全系数只高不低。
    房子各个角落都有放置大颗绿植,栀子花树最多,江睿表示她经常身上一股栀子花香,看她这么喜欢就给她种满整个屋子。
    她深吸一口,空气里确实没有甲醛的味道,看来每天都有让人来除一次甲醛这点他没说错。
    从浴室洗漱出来的江睿躬身后搂上她,在她耳边低语,“这么喜欢?”
    苏羽棠诚实点头,她伸手一指,“那是柠檬树吗?”
    江睿抬眼随意一瞥,“应该是吧。”
    “挺符合你的。”苏羽棠想起他吃李炎木醋的一些事情。
    “说我柠檬精?”他张口咬上她的肩膀,“当初是谁让老子变成柠檬精的?”
    她微微皱眉,“我就随口一说。”
    “不行!心受伤了。”他耍起赖皮,“要宝宝亲亲。”他撒起娇来。
    苏羽棠盈盈一笑,“江睿你好骚啊。”
    江睿捏住她的小脸掰向他,和她眼神拉丝,“我只对宝宝发骚。”
    下秒江睿直接低头亲上她的唇瓣,吸咬着她的唇瓣和小舌,两人嘴里的白茶香逐渐成了催情香,亲着亲着,她们又滚上了三米的大床。
    大床上,苏羽棠被江睿压在身下,他的头埋在她胸口,不停地吃她奶子。
    江睿侧抓上两只奶子,将一只奶尖含入口中吸咬,舌尖绕着奶头舔弄,势要把她的奶头能吸多大吸多大。
    吐出变大变嫣红的奶头,再吸咬另一只,吸的苏羽棠喘息声加剧,双手在江睿发丝里滑抓,身体在发热,穴道在发酸。
    江睿已将她两只奶头靠在一起吸咬不断,彻底吃爽后,他抬头看向她。
    “宝宝,我想肏你。”
    她对上江睿黑亮的眼眸,“那你快一点,不要耽误我上班。”她感觉像是被激素给控制了。
    “那要看宝宝的配合度。”
    江睿起身拿过锁精环递给坐起身的苏羽棠。
    她蹙眉,江睿摸上她的小脸,“给老公戴上,肚子肏不疼。宝宝好好配合,老公能更快射。”他将她的顾虑打破。
    苏羽棠拉下他情侣款的白色真丝短裤,他又粗又长的粉鸡巴跳入她眼内,龟头上冒着水光,他的耻毛也完全长了出来,又浓又密。
    大白天瞧着这么具有攻击性的大东西真是让她难以适应,尤其她坐着,江睿站着,他极高的身量上分明的肌肉都给她带来了不少的压迫感。
    她将锁精环戴进鸡巴,眼睁睁见江睿调节着松紧度,她才知道这个还可以调节,那昨天在车库……,
    “你调松点。”她硬气道。
    “嗯。”江睿拉脱掉短裤,矫健的身躯全裸,抓着她的腰将她扶起,他转身坐在床沿,让她背对着他,将她睡衣从胯骨下拉,把她扒光,睡裙掉落在地上形成一个圈。
    接着轻拍在她翘臀上,“宝宝自己把小逼扒开,把鸡巴吃进去。”
    她抿抿唇,照做起来,江睿双手后撑,狭目直勾勾盯着苏羽棠将粉嫩的肉瓣掰开,露出里面的红肉,挪动身子往后坐。
    江睿见她扭着屁股在试探鸡巴的位置,模样诱人,他勾唇伸出一只手扶住自己的鸡巴,往她逼口靠近。
    苏羽棠感触到鸡巴,慢慢往下坐,紧箍感让江睿喟叹一声,她咬上了唇,穴道水分不够多,对于粗强的异物进入有滞碍感。
    她调整呼吸,放松自己的身体,学着江睿边进边抽插。
    “宝宝好聪明。”江睿满意地夸赞道她的主动,太喜欢她的聪明劲了,什么事情一学就会。
    当鸡巴除锁精环之处都被她吃进穴道里,并撑在江睿的大腿上插动着。
    “咕叽~~咕叽,”的水声很有刺激性。
    “宝宝动快点。”江睿低喘说道。
    “这是我最快的速度了,~哈。”
    “宝宝缺乏锻炼,以后我们每天早上都做一次有氧运动。”他说的痞气,
    刚好他每天早上都得空腹运动,把有氧运动换成肏逼他更开心。
    苏羽棠心里翻白眼,她每周都要去上两次普拉提,一次都要一个半小时,说她缺乏锻炼?他就是想每天早上肏她罢了。
    “不要!我要睡觉。”
    江睿一手抓上她的腰,头凑到她耳迹,“做完工作更起劲。”另一只摸上了奶子扯起奶头来。
    大掌给她助力肏弄着,她刺激的不断哼唧,脑袋酥麻。
    江睿舒爽地享受片刻她的肏弄,随后勾上她的腿弯,将她抱起,站起身来。
    苏羽棠低呼一声,双手下意识反勾上他的脖颈,“你干嘛?吓我一跳。”
    穴道惯性收缩,江睿鸡巴美死了,他轻笑一声,“别怕,老公可舍不得把宝宝摔了。”
    他边走边顶动劲腰肏她,下到二层,来到厨房吧台,把她趴放在吧台的大理石台面上,插着鸡巴的臀部在吧台外。
    再将吧台上的手磨咖啡机和装着咖啡豆瓶子放在她面前的台面上。
    “老公想喝宝宝亲手磨的咖啡。”他在她耳边低语道。
    凉凉的台面让她有些醒神,“可我们不是在做事吗?~怎么磨啊?”她声音已变的娇软。
    江睿摸上她的奶子,亲在她的后颈上,同时不间断地肏她,台面专门是根据他鸡巴的高度定制的,他肏的特别省力。
    “你可以的,宝宝,”他另一手将她的小手摸上咖啡豆瓶子。“宝宝最棒了。”
    苏羽棠被带动的云里雾里的,压唇动手操作起来,手却不停在发抖。
    江睿见她动了起来,满意地勾唇,更加大里肏她,“啊~,”她刚拧开瓶子,他的大力顶肏,咖啡豆撒了出来,分布在台面各处还有地上。
    “你轻点,都撒了~。”她娇嗔道。
    “好!听宝宝的。”他速度慢了下来,看着她一步一步操作着,不一会,肏逼缓冲的水声和她磨咖啡的声音交织。
    江睿听的顺心极了,双手不停在她身体各处摩挲她的肌肤,亲吻也一个个落在背部的各处肌肤,留下一枚枚唇印。
    苏羽棠磨好后,江睿握着她的手一起将粉末舀进滤纸中,再握着她的手一起倒上开水。
    他动的更慢了,怕水撒了烫到她,冲好咖啡,江睿端起放在唇边轻吹几下,抿进口腔内,“宝宝磨的咖啡就是好喝。”
    苏羽棠舔舔唇,“我也想喝。”她也渴了,早上起床还没顾得上喝水呢。
    江睿吹几口咖啡,抿了一大口,温度适宜后,捏上她的下颌将她的脸转向他,渡进她口里。
    就这样江睿边肏她,边喝咖啡,两人喝掉了两杯咖啡,苏羽棠有了精神,她催促起江睿。
    “哥哥,快一点~,”双手撑上台面主动将屁股翘的更高。
    江睿喜欢死她的主动了,“好,满足宝宝的要求。”
    一只大掌抓上她的前颈,另一只抓着她的臀瓣,劲腰大力去肏她,盯着鸡巴带出水沫和红肉再肏进逼穴里。
    大白天里清晰完整地看见肏她小逼的画面,她的小逼完整包裹他的鸡巴,撑出一个她身体极限最大的圆。
    这种画面着实看的江睿太爽了,腰臀又麻又酥,劲腰动的更狠,肏的苏羽棠高吟声不间断。
    他很想让她也看见鸡巴在逼穴进出的画面,再度勾上她的腿弯,抬起她已经酥软的娇躯,走向沙发。
    苏羽棠本在高潮的边缘徘徊,被他抬起,突然的失重感,并被他大力顶肏。
    “哈~啊~,”她高潮来的又快又猛,她在江睿怀里大力抖颤着身体,穴道挤压的江睿都要软了腿。
    他腮帮紧咬,站定在原地,双腿的肌肉紧绷,上半身的肌肉鼓动。
    挤压感逐渐减轻,江睿在她耳畔厮磨耳语,“宝宝的小逼真能吸,差点把老公腿吸软了。”
    苏羽棠在高潮余韵中不停嗯叽,江睿快速迈向沙发,抽出鸡巴,麻利将她翻转到正面,让她靠上沙发。
    双手将她的细腿弯折分开,他长腿大张,完全弯曲,把鸡巴再次插进逼穴。
    “嗯~,”苏羽棠被插的一个躬身,缓缓地醒了神,打眼见江睿的鸡巴就在眼下不停地插着她的逼穴。
    视觉冲击让她穴道不自觉缩动,江睿明了,“宝宝看见没有,我们多契合,宝宝的小逼就是为老公的鸡巴而生的。”
    苏羽棠明晃晃睨着他动的越来越快,抬眼却和他视线交汇上,见他白皙的俊脸上微微泛红,鼻梁和额头沁出不少汗珠,他饱满的红唇微张喘息着。
    关键她看江睿黑亮的眼珠上映照着自己娇羞的模样,看的她心跳紧张的紊乱,咬上了唇瓣。
    回想半年多前她不曾想过她们有一天能亲密到这个地步,她不自觉勾笑。
    “笑什么?宝宝。”江睿盯着她面上的变化,喜欢看她被他肏红了脸,把本来乖巧的面容肏成只属于他的欲感来。
    苏羽棠摇头,她并不想说,江睿调整鸡巴的位置,在她敏感软肉处重插,把小腹顶起一个高包。
    他一只手撑在她腰侧,另一只大掌拍上她的奶子,打的她奶子一颤一颤的,“宝宝,告诉老公。”
    穴道里的刺激和胸上的刺激让她无法承受,“额~,我只是在想没想到,就短短半年,我们就这么亲密了,哈~你慢点。”
    江睿挂笑,“宝宝的没想到是我多年的就想要。”他的声音轻而喘。
    他的神色太过认真,苏羽棠心底蔓延出几分尴尬,她合上眼眸,不再接话。
    江睿将她往外沙发边沿挪动几公分后,双膝跪在了地毯上,再把她勾抱起身,她的双腿下放,双脚踩在了江睿身两侧的地毯上。
    他劲腰顶她的同时一只大掌捧上她的小脸,将她脸抬高,和她对视,“真想十六岁的时候就能把宝宝给肏了。”
    他笑着说出令人恶寒的话,苏羽棠蹙眉,“那也得看我让不让肏!”她不满道。
    江睿坏笑一声,“宝宝,你太小看男人把女人拐上床的本事了。”
    苏羽棠眉头蹙的更紧,加上穴道的占有,身体微微有些发冷。
    “所以,宝宝该庆幸我是一个有底线的男人,不然,你的肚子早就揣上我的种了。”他变相夸着自己。
    她心中更加不满了,他说的是对的,但这是无理的,她想和他争论,她可不是任他摆弄的女人。
    可现在他还在她身体里,她们的体型差此时的状况是无法改变太多的,可能境遇还会变得更差,那和他争论能带来什么呢?
    她回想起昨天的争吵,并没有得到有效结果,又回想起情趣用品主理人查雪对她说过的话。
    她想了想,回搂上他的脖颈,柔柔地对他说道,“那睿哥哥可要一直这么有底线,可不要让我轻看了你哦。”
    江睿自信一笑,“放心,不会有那一天的!”
    说完他双膝跪着加力大力肏弄开来,她被肏弄的再次软了身子,无力地向沙发椅背靠去。
    嗯啊声,肏逼的水声,他的低喘声在房子荡漾着。
    良久后,江睿俯头含着她的奶子,鸡巴深插进穴道,对着宫颈口飙射出精液。
    击的苏羽棠微微抖颤了一下,让江睿爽的眯眼。
    江睿的高潮余韵结束后,勾抱上她,站起身往浴室走去。
    苏羽棠靠在他湿滑的胸口低喃,“好累啊~。”
    江睿单臂抱上她,另一只大掌给她揉起腰来,“那今天在家休息?”
    “不行,我要去上班。”她奋力抬起头,一副非去不可的样子。
    虽然她不需要挣全勤奖,但她下半年因他未出勤的天数急剧增多,她可不想让股东们认为她是个没有责任心的领头人。
    江睿淡笑下睨上她这有趣样,“这么拼?”
    “当然,我的目标可是资产要超过你。”
    江睿笑容扩散,“那宝贝得好好努力了。”
    苏羽棠眯眼,“怎么?瞧不起我?”
    “没,哪敢瞧不起宝宝,宝宝要是比我有钱了,我更开心,我就直接不管公司了,每天就在家等宝宝养我好了~。”他说的轻佻。
    苏羽棠瘪嘴,信她才怪,江睿装失忆骗她那段时间他都不忘提前找个能人把公司安排好,他更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工作狂。
    江睿抱着苏羽棠进浴室冲洗完,两人收拾周正,时间还尚早。
    江睿先走出门将车内空调打开,她上车后温度刚好很暖和。
    江睿送她去苏氏的路上,季阿姨打来电话,他接通车载电话,和季阿姨有一搭没一搭聊的随意而热络。
    她在旁边也接话了几句问好,她更听出季阿姨不知道她和江睿之间闹过矛盾,季阿姨反而责怪江睿和她谈了却不上心,出国的几个月却没好好关心她。
    江睿模样散漫,语调却正经在承认错误,说以后会改正,会好好关心未来老婆的。
    接着季阿姨夸赞起苏羽棠是个多好多好的女孩子,让他好好珍惜,江睿连声嗯嗯起来。
    在旁边的苏羽棠听的满脸尴尬,江睿就含笑侧看着她,她眼神示意让他好好开车,他眼神回她开的自动车。
    后面季阿姨就和江睿聊别的了,听着母子俩自然的沟通,让她对查雪的话越来越认同了。
    *
    遥想两个月前查雪来到她公司给她取牙模,她们无意闲聊起来。
    查雪比她大个十岁左右,确实见多识广,有不少的人生阅历。那次跟她聊完后苏羽棠萌生了得多和有阅历.有智慧.年长的女性聊聊天,人生肯定会少走很多弯路。
    虽说人生没有捷径,可有些不必吃的教训是可以不消耗人的能动性的。
    查雪说尊重母亲,认可母亲价值且有同理心的男人,才能够给予伴侣足够的安全感。在婚姻生活中,他们会尊重伴侣的付出,共同承担家庭的责任。
    苏羽棠不置可否,她当时的心态没想那么长远,就当趣事听着。
    她还说其实女性所谓的情绪价值不过是想要支配男性的权利,女性缺失的权利却被一个个伪装者当成了用来对付女性的手段。
    伪装者们天生被赋予了权利,当女性因这些伪装者给到的所谓的情绪价值,让伪装者反而有了支配女性的权利,但他们是不会珍惜的,因为他们天生掌握了操控权利的手段,换一个女性照样有权利,支配女性的权利对他们来说不是稀有物。
    伪装者们缺的反而是情绪价值,多数的伪装者一旦有人给到顺应人性的情绪价值,反而激发了他们想做人的潜能,而非动物。
    所以女性该将天生拥有的同理心,忍耐力,反向提供给伪装者们情绪价值,将他们的权利,资源掌握在手中,而结果肯定比将支配权给到他们要好的多。
    苏羽棠听的蹙眉,她的想法反而是,给男人提供情绪价值也要看那男人是否值得她这样费心力,不然还不如经营自己。
    查雪认同她,因为在她这个地位,无论有没有好结果的两性关系对她都影响不大,反正男人多的是,她可以慢慢筛选,只要她不怕失败,能及时止损,她的退路依旧可以让她风光无限。
    查雪从沙发上站起身,往外走去,走到门口,转过身看向她,眼神清明,淡淡说了几句,“也许你用的上,对男性顺应所谓的人性规则去爱,大部分男性,已被挟制的无法突破动物属性,假装在做人。而女性则不同,不然生命的创造权怎么是在女性手中?要是在男性手中,人类说不定早就灭绝了。”
    苏羽棠听的眼神发亮,她真切感受到女性智慧的伟大,她像是在查雪眼里看见了生命的起源,应是浩瀚星辰的。
    *
    “宝宝。”江睿的轻呼声让苏羽棠回神。
    她抬起头看向江睿,“怎么了?”
    “到你公司了,想什么呢?这么专注。”他抓上她的小手。
    “没什么,就是有些累了,季阿姨她们什么时候回来?”她转移话题道。
    “元旦前。”
    “哦,那我先走了。”她摸上车锁准备下车,江睿拉住她的手不让她走。
    她疑惑望向他,瞧他满脸暗示她的痞样。
    她淡淡一笑,“那你把眼睛闭上。”
    江睿听话地合上狭眸,她伸出右手,半弯曲两根指节,在他唇上轻挨了一下,下秒,她的指节就被江睿咬住,还下了重力。
    “啊~,疼死了!”她娇怒道。
    “不疼怎么让宝宝长记性?”他笑言道。
    “你才需要长记性!”
    江睿大掌覆上她的后脑,将她勾至眼前,“确实是我该长记性,不然,怎么老被宝宝忽悠呢?”说完,还重重地在她唇上亲了一口。
    亲完放开她,“走吧,老公晚上来接你。”
    “不用!晚上我要加班!”她愤愤说道,转身快速下了车。
    江睿盯着她气呼呼的背影,不自觉挂笑,觉得有她的生活真有意思。
    *
    下班后江睿还是来接她了,她也跟他走了,谁让她的车停在了他公司,江睿表示已经找人帮她开回家了。
    两人全面进入甜蜜的同居生活,白天上班,下了班腻歪在一起,一起在房子做各种爱做的事。
    一起看动漫,一起打游戏,一起玩角色扮演,一起做没做过的,重复做做过的。
    江睿觉得他会被苏羽棠吸引,多数是因为他们本质就是同类的人,喜欢挑战性和刺激感,而他是显性型,苏羽棠则因家庭原因是隐性型,所以他们才有那么多契合点,当他们足够亲密时才能洞悉彼此的想法。
    *
    这天,苏羽棠给再次江睿剃掉耻毛后,突发奇想要给江睿身上画画。
    江睿随她折腾,她拿水彩笔在江睿原本长耻毛地方画了只大象,而江睿的鸡巴就是大象的鼻子,形象逼真的让两人笑作一团。
    几小时后江睿那块就过敏了,苏羽棠随意买的水彩笔太劣质,直得把家庭医生叫到家里给他看病,折腾到大半夜才睡下。
    苏羽棠表示以后再也不在他身上乱画了,江睿安慰她没事,只要鸡巴安全健康,其他都随她。
    她听进心里去了,在想下次该在他身上做点什么?
    次日苏羽棠就不让江睿送了,两人在大门口吻别,双方坐上自己车后,都在后视镜看了对方一眼,一个往左开车走了,另一个往右开车走了。
    到了晚上,两人在微信上相约下班时间,差不多能前后脚一起到家,再一起吃私厨上门做好的饭菜,吃完需要处理工作各自忙各自的,忙完再一起放松玩耍,最后相拥睡觉。
    *
    江睿在机场接到季女士安排给他的活,是让他安排一位华裔人在国内游玩一圈的行程。
    季女士让他看着好好招待一下,她们救助的珍稀动物得借对方的动物园养护使用,让他客气点。
    但他没料到对方是位女人!
    还是一个上来就夸他长得帅,想跟他交朋友的女人。
    在国外航站出口处,江睿和貌似身高在他鼻尖的一名妆容美艳的女人,大眼瞪小眼。
    ——————————————
    1.文中的房子是在三次元刷到一套觉得很符合男主人设的房子,就写给了男主,如果感兴趣可以问写手,乐意分享,所以介绍就很简洁,因匮乏的笔力无力形容。
    2.文中所含的价值观不作为有效的真实参考性,只为让人设更饱满!谢谢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