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百合

后宫(gl,futa,np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后宫(gl,futa,nph): 第二十二章

    京城入了冬,凤衡宫里来位老太医,是太医署资历最久,医术最高,性子最耿直的陈太医,若不是太医署主事,性格圆滑的朱太医是他的徒弟,以他的性子早在先帝时期,便被拉去砍了头。
    “臣见过皇后娘娘。”陈太医躬身见礼,安文熙让人赐座,陈太医坐在下首,欲言又止。
    安文熙看出来,便是先开口道:“陈太医,是有什么事?”
    “娘娘,微臣为陛下龙体安康来。”
    “哦?”安文熙想到夏至最近因小年夜将至,不常去那太医署,心中不由明了几分,语调不由有些挑高。
    陈太医忽感觉一瞬的危险,揪着胡须尖紧张地捻几下,按着徒儿朱岐文教的说辞,向皇后转达了一番。
    “陛下近些日子,龙体抱恙,你想请本宫的大宫女夏至去太医署?”
    “是极是极,夏女官医术跳脱出一般的医书里,大胆创新。她提出的几个改进对陛下的病情多有好处。”
    太医署的医官们因着侍奉这天下最为尊贵的一家,药方偏向保守温吞,如今对于皇上的病情已是不敢多做变动,而夏至有安文熙做靠山,有几位太医背书,到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安文熙思索片刻,便是问道:“那太医署可有什么表示?”
    “啊?表示?”陈太医一愣。
    安文熙眉微一挑,低声道:“请人帮忙,半点好处不给?”
    “这……这,老臣……我……”陈太医脑子有点晕乎乎的,岐文没和他说过这事怎么办啊。
    “嗯?太医署竟是打着空手套白狼的主意?”安文熙嘴角勾着,瞧着就很危险。
    “老臣……老臣怎么会不给呢,就是老臣愚笨,不知娘娘想要,夏女官想要什么?”陈太医难得机智了一回,接住了皇后的话。
    安文熙欣慰一笑,说出要求,陈太医倒是不迂腐,很是速度的答应了。
    ——
    东宫院子的树早早就簌簌地落叶,窗对着的乔木已经快要空完了,皇上抱着宝哥儿倚在窗边,拿着一卷经书,给他读着。
    一个小太监对着门口边的喜公公小声低语。
    喜公公听完,便是敲几下门,皇上的声音传来。
    喜公公道:“陛下,皇后娘娘来了。”
    “嗯?文熙来了?怎么这会儿来,等会添双碗筷。”
    “是。”
    安文熙到了东宫里,也是快到膳点。
    皇上瞧着她面上没有焦急之态,便是道:“你来的凑巧,不急着说事,先用饭。”
    “是。”
    小太子虽然还小,但是已经不让宫人喂饭了,都是自己拿着勺子盛着吃。
    因为手还不稳,盛的米饭都不多,小口小口的,皇上在一旁看着,笑容慈爱。就是过于话多……
    “宝哥儿,喝口汤,这汤,你娘以前很喜欢喝。”
    “宝哥儿,来,吃块肉。”
    “这道菜不错,宝哥儿,来。”
    小太子一双淡得犹如水墨留白的眉微微皱着,但他的表情已然是习惯了。
    安文熙都不知道皇上原来有这么唠叨的一面,瞧见小太子的表情,不由一乐。
    小太子看着偷笑的表姐,看着碗里盛得有些满的饭菜,不由小小撅着嘴道:“表姐,你笑我!”
    安文熙收敛了表情,大口吃了一筷子的菜,“我觉得这菜好吃,高兴,你也要多吃点。”
    “来!宝哥儿,这丝瓜甜爽,多吃几块。”
    用过饭,小太子还是小孩,食饱易犯困,小脑袋挨着皇上的肩,眼皮一搭一搭,在皇上轻轻拍抚下,慢慢睡了过去。
    皇上将小太子轻轻放到床榻上,给他拈上被子,才踱步到厅里。
    “你这日怎么得空找朕?”皇上坐在上座,一旁的喜公公给两人沏茶。
    “这一来是瞧瞧宝哥儿,二也是为了晌午前的一事,陈太医来找了臣。”
    “他和你说了朕的情况。”皇上说着,微敛神色,抿了口茶水。
    “陈太医只是担心陛下,他仅是恳请臣劝您多休息些时日。”
    “朕还是能再撑一会。”皇上摩挲着手腕上的南红玛瑙手串,每颗都雕琢成精细的莲花模样,许是时常被人摩挲,珠子好似都泛着光。
    “陛下,您如今龙体抱恙,医药调理外,也得避免思虑过重,休眠不足。”
    “唉,这不过是多几日可活罢了,”皇上神情黯然,摆摆手道,“朕也是明白,但是这正在节骨眼上的事,什么事不得过朕的眼。”
    “陛下,便是为了这新政,您也得多重视身子,毕竟新政中,您是重要之重”安文熙顿了下,想到前些日子的一些事,还是道,“臣斗胆向陛下进言。”
    皇上目光深邃。
    “这女学一事,臣是见识浅薄,不能担以重任,但宫中贤妃严凝玉和臣姐淑妃安文澜皆是当代大家的弟子,严凝玉为人严谨但是却不失变通,安文澜待人亲和确素有规矩,又加之严安两家在朝堂中的分量,来把关这女学一事,应当稳妥。”
    “臣也想为陛下分忧政务朝事。”
    一旁的喜公公眉头皱得紧,他和皇上大几岁,也是看着文熙丫头长大的,心中觉得她这会的话太过大胆,如今安家势大,这一次新政一个不小心便会被人拉下马。
    但见皇上面上没有什么变化,他咋巴了一下,瞧出了点意味来。
    喜公公的担忧不是不无道理,虽说皇帝的簇拥都相处良好,但这不是因林家还能喘气,若是林家被压住了后,能在皇帝面前多占几分,谁有不想的呢?安家有些扎眼了
    皇上静默许久,便是开口道:“女学这事,待朕和夏侯他们商议后再定。而这朝事你倒是不急着来,先看着纪事,等着来年开春再上朝来。奏章一事,你便先起草一份,待朕阅过,再写上。”
    “是。”
    等安文熙走后,喜公公瞧着皇上悠闲地就着大红袍吃绿豆糕,才恍惚想起,皇上小的时候,每每计谋得逞后都是一副不动声色,神态自然的模样。
    哎呀,文熙丫头可是着道了,
    如是,安文熙便是接过了奏章批阅的活。
    而皇上封笔还得等到除夕前一日,皇后又要安排除夕宴,安文熙便是请来几位后妃到凤衡宫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