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言情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 第九百五十七章 她就在这儿?

第九百五十七章 她就在这儿?

    屋子里,
    两簇烛火勉强映着些昏黄的火光。
    铁盆里,火花忽明忽暗,侵蚀着稻草人已经有些崩开散乱的稻草,还没燃尽的黄纸钱,弥漫着丝丝缕缕的烟气。
    妇人跪在地上,听着廉歌的话,浑身先是一顿,紧跟着颤抖着愈加厉害,
    “……求求大师,放过我女儿一次吧……都是我做得,都是我做得……”
    眼眶愈红,想埋下头,却磕不下去,妇人只是跪在地上,费力着往前佝着腰,一声声苦苦哀求着,
    “……求求大师,放过我女儿吧,都是我做得,人都是我杀的……”
    “……求求大师,求求大师……”
    妇人颤抖着身子,红着眼眶里泪水渐多。
    听着这妇人的哀求声,廉歌再看了眼这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着的妇人,
    伸手一虚扶,将再妇人直接虚扶了起来,
    “……大师,大师……”
    止不住地站起身,妇人再跪不下去,愈加慌忙着,颤抖着身子,红着眼眶,哀求着,
    “……大师,求求您……都是我做得,都是我的错……人都是我杀的……千刀万剐,下油锅,下地狱我都愿意……”
    “……求大师,求大师放过我女儿一次吧……饶了她吧……”
    妇人佝着腰,朝着廉歌,眼底痛苦着,哀求着,近乎哭喊着,慌张着,痛苦着,一声声哀求着。
    看了眼被虚扶起身,费力想往前佝腰的妇人,廉歌没说话,
    转过视线,看了眼那铁盆里,扭曲变形了的稻草人依旧被火花侵蚀着,弥漫着些烟气。
    “……大师,大师……求求大师,放过我女儿一次,饶了她一命吧……”
    看着廉歌朝着那铁盆里,稻草人上投去视线,
    那妇人也跟着转过了目光,望到了那稻草人,转回头,愈加红着眼眶,慌忙着,痛苦着,哭喊着,朝着廉歌哀求着。
    “你女儿虽恶,有些癫狂,扭曲,但有句话倒是说对了。”
    再看了眼那趴倒在地上的中年女人,中年女人正抬着头,望着那神龛上,似乎是望着那立着黑白照片上的男人。
    再转过视线,廉歌看向那苦苦哀求着的妇人,平静着出声说了句,
    “要不是你,你女儿也成不了现在这样。”
    听着廉歌的话,妇人浑身再先是顿了下,
    紧跟着,没应声,只是眼眶愈红,朝着廉歌费力着想佝下身,身子愈加颤抖着,不停哀求着。
    “……求求大师,求求大师……”
    “不是你周身怨气戾气影响,她不一定能走到这一步。”
    廉歌看着这妇人,语气平静着,再出声说道,
    “这阴气鬼气,怨气戾气,恐怕也起了不小作用。”
    “……求求大师,求求大师……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妇人愈加想朝着廉歌佝下身,只是费着力,身子却佝不下去,
    只是站着,妇人朝着廉歌,一声声不停苦苦哀求着,浑身颤抖着,愈加渐红的眼眶里,泪水积蓄着,渐涌出,
    “……求求大师,饶她一命吧,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泪水从眼眶里涌出,往下落着,妇人费力着想佝下腰,痛苦着,一声声哀求着。
    “不是你动手帮她杀人,她也做不下这么多孽。”
    再转过视线,廉歌再看了眼那铁盆里,被火花渐侵蚀着的稻草人,
    语气平静着,再出声说着。
    “……大师,求求大师,求求您。这些事情都是我做下的,我愿挨刀挨剐……求大师扰过我女儿一命吧……”
    眼泪愈加涌出,妇人费力着想佝着腰,眼眶红着,眼底愈加痛苦着,
    颤抖着身子,只是一声声不停着哀求着,
    “……大师,求求您,求求您……人都是我杀的……我女儿她只是……她只是……都是我做得孽,都是我做得孽……”
    “……大师,求求您……都是我做得孽,怎么罚我都行,拿我抵命都行,求大师放过我女儿吧……求求大师……”
    不停着,妇人不断想佝下些腰,低下些头,苦苦哀求着。
    眼底痛苦着,泪水止不住往下落着。
    旁边,那正抬着头,朝着神龛上望着的中年女人,
    似乎听到了廉歌先前对妇人的话,缓缓转过了头,循着廉歌的视线,
    朝着那妇人的位置望着,
    望着那妇人的位置,中年女人脸上露出些笑容,笑着,
    “……她就在这儿?”
    笑着,中年女人出声说着,眼底再渐流露出些怨毒。
    “……求求大师,我女儿她最开始只是受不了那些人折磨,才这样的,那时候,她还那么小……都怪我,都是我动的手,都是我做得孽……要千刀万剐,要下油锅,下地狱,都是我该受得……求大师放过她,饶了我女儿一命吧。”
    妇人似乎听到了中年女人的话,却没转过身,只是朝着廉歌,愈加苦苦哀求着。
    “你女儿可怜?”
    廉歌转过视线,再看了眼那被拉开的抽屉里,那抽屉还挤满着些已经扎好,贴着些写着姓名黄纸条的稻草人,
    转过目光,廉歌再出声说了句。
    “……求求大师,求求大师……”
    妇人听着廉歌的话,只是颤抖着身子,费力着想佝下腰,泪水不停从红着的眼眶里滚落,
    眼底痛苦着,一声声不停哀求着。
    再看了眼这妇人,再看了眼旁边那中年女人,廉歌再挪开了脚,
    “阴气入体,鬼气怨气缠身,你女儿也活不了多久。”
    出声再说了句,廉歌转过了身,朝着这有些昏黑的屋子外走去。
    身后,那妇人止住了哀求声,只是浑身颤抖着愈加厉害,眼底痛苦着,红着眼眶,泪水止不住往下滚落,再溢散成了阴气。
    旁边,那还被压倒在地上的中年女人,似乎听着廉歌的话,望着那妇人在的位置,脸上笑容愈多,显得有些癫狂。
    ……
    这屋门再重新敞开,廉歌走出了这间屋子,
    从先前那同样昏黑的客厅穿过,往着这屋外走去,
    往兜里一摸,手里多了个地府通讯器,往里灌输了道法力。
    走到那客厅门前,客厅门对外敞开,
    廉歌走出了这屋子,身后那客厅门再关了上。
    楼道里,几盏楼道灯勉强挥洒着些昏黄的灯火,映着。
    这楼道里,比那昏黑的屋子里显得明亮许多。
    将手里的地府通讯器收了起来,廉歌在这楼道里微微顿了顿,
    站着,看着这四下的景象,听着耳边些声响。
    肩上,小白鼠也只是立着前肢,转动着脑袋,没有出声。
    这时候,身后,那紧闭着门的屋子里,
    再多了几道阴气鬼气的气息,
    是几位鬼差。
    阴气鬼气骤然再爆发了阵,只是紧跟着便再平息了下来。
    身后,紧闭着房门的屋里,
    那有些逼仄的昏黑屋内,
    四个鬼差分别擒住两道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