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言情 > 大国名厨 > 第238章 烂透的婚姻,非一日之寒!

第238章 烂透的婚姻,非一日之寒!

    乔智晚上七点半返回别墅。
    一如既往,还是家里那个最先回来的人。
    陶南芳最近又开始频繁加班,而陶茹雪的工作时间一般都在晚上。
    推开陶茹雪的房间,乔智将一个外观精致的小盒子放在梳妆台上。
    他在网上搜索很久,据说这款口红的评价不错,不少明星都爱使用。
    当初掰断的一支支口红,如今在慢慢偿还。
    返回自己的房间,手机闪烁,出现陌生的号码,乔智接通之后传来女人的声音。
    “乔老板,我是朱媛,现在方便出来吗?我想跟你聊聊。”
    “时间不早了,要不白天你到食堂找我吧!”
    “……”
    朱媛一阵无语。
    现在八点都未到,竟然说时间不早。
    这家伙是不是将事情想复杂了?
    其实因为,乔智是个直男。
    “我想跟你聊聊那栋老楼的事情。”朱媛道,“我原本打算跟胡总聊,但他现在不在琼金。他说,你可以全权代表他处理此事。”
    乔智想了想,“那咱们找个地方坐下谈吧。”
    “我等下将地址发给你。”朱媛说完此话,挂断了手机。
    乔智摸了摸鼻子。
    好像自作多情了。
    与朱媛在咖啡厅见面,朱媛喊来服务员,帮乔智点了一杯拿铁咖啡。
    “我和这家咖啡厅的主人是朋友,他们家的拿铁是招牌,如果你不喜欢,再重新点一杯。”朱媛解释道。
    “我对咖啡的品种并不挑剔,但从你帮我做选择,可以看出你是个很强势的人。”乔智笑着说道。
    朱媛微微一震,黯然神伤。
    “你判断得没错,正是这个原因,我和汪清才会渐行渐远。他太固执了,而我又很强势。”
    乔智淡淡道:“因为你强势,所以他才会故意表现得特别固执。你总在拿主意,忽视他的意见,他才会刻意做出一些冒风险的事情。”
    释然一笑,朱媛复杂道:“你的解读没错。或许,我和他原本就不适合在一起,分开也是合情合理的。对了,两天前我们在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他的股份已经转让给一位新股东。”
    “所以你内心充满歉意,想要补偿汪家,准确来说,是补偿两位老人?”乔智问道。
    朱媛点了点头,“我很对不起那两位老人,他们对我很好,每次我和汪清吵得不可开交,他们都站在我的立场和角度。”
    乔智道:“这也是为何你找代孕的原由?”
    朱媛失落地笑了笑,“其实我早就检查过自己的身体,没有办法生育。至于汪清,他的检查报告,我也看过,他的蝌蚪存活率很低,仅有正常人的万分之一。”
    乔智奇怪道:“那当初居璨怀孕,你和汪清为何没有质疑?”
    朱媛摇头苦笑,“汪清并不清楚自己的问题,而我虽然有点意外,但毕竟还是有出现奇迹的可能。”
    乔智愕然道:“那你让汪清找女大学生代孕,岂不是早就知道是徒劳无功?”
    朱媛颔首,“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怕?没错,我从那个时候开始,便酝酿着离婚了。”
    乔智眉头微微皱起,“原本以为你是最大的受害者,其实并非如此。”
    朱媛道:“最大的受害者是两位老人,所以我想补偿他们。请你将那栋楼出售给我,我愿意支付1.5倍的价格。”
    乔智沉默拒绝,“即使你现在送给他们一栋楼,他们也不会原谅你。如果想要补偿,还是从其他途径吧。”
    朱媛面色变得有些难看,“我能想到其他方法,也不会请求你。”
    乔智很认真地说道:“你现在的心态不对,不像是补偿或者认错,而更像是同情和施舍。”
    朱媛微微一怔,自嘲道:“你说的没错,是我太自私了。”
    乔智轻声道:“你也没必要将事情的责任全部揽在自己身上。你和汪清的婚姻失败,彼此都存在责任。汪清选择背叛你,那也是因为你们间早有裂缝。”
    朱媛复杂地盯着乔智打量,“你不应该当厨师,而应该去当心理咨询师。”
    乔智谦虚一笑,“过奖了。希望你不要背负过去,勇敢地面对未来。”
    朱媛朝乔智微微颔首,“跟你聊了会,心里舒服很多。谢谢你的开导。”
    乔智笑道:“你能跟我倾诉这些,也是将我当成朋友。我的话可能有些不动听,但绝对是肺腑之言。”
    朱媛笑了笑,“以后我会常去光顾你的食堂。”
    乔智与朱媛又聊了片刻。
    朱媛讲起大学时代与汪清、吕刚三人的故事,颇有那些校园纯情故事的味道。
    汪清在学生时代,因为性格外向,所以在学校叱咤风云,是学生会主席。
    而朱媛则是学生会副主席,两人相互合作,举办了不少有影响力的活动,顺理成章地坠入爱河。
    吕刚是个计算机天才,他在某个计算机竞赛上,获得了全省第一名。
    汪清当时想要创业,偶然间遇到吕刚,便说服他和自己一起合作。
    吕刚通过模仿的方式,参照当时特别热门游戏,设计了一款作品。
    在汪清强大的公关能力下,以五十万美金卖给了m国一家公司,获得了第一桶金。
    汪清便邀请朱媛加入他们,负责后勤行政工作。
    三人创业初期,遇到过种种困难。
    比如新游戏无法打开市场,又无法转售给下家;
    又比如遭遇竞争对手的挖人,将技术部门的团队几乎挖走大半。
    他们都熬了过来,拿到了三轮风投,开始运作上市。
    朱媛自嘲道:“汪清接受一个自媒体采访,他说我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人,没想到我会苦心孤诣地将他从管理层逼走。现在很多人将我看成了野心家,我不在乎他们的看法。我会坚持自己的选择,努力将公司打造成国内最大的游戏制作公司。”
    乔智道:“夫妻店难免吵架。”
    朱媛眼中满是无奈,“我们说好了卧室不谈工作,结果在厨房谈得激烈时,又得回卧室睡觉,我倒头就睡,他半夜三更还在翻来覆去。有时我一翻身,他以为我醒了,又和我谈。”
    乔智眼中流露出复杂之色,“所谓的婚姻就是,有时候很爱他,有时候想一枪崩了他,大多时候是在买枪的路上遇到了他爱吃的菜,买了菜却忘记了买枪,回家过几天想想还得买枪……”
    朱媛微微一怔,“你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踏入婚姻的人,有几个腹中没有难以启齿的故事?”乔智眼神深邃,“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得而为之的苦衷。你也没必要给自己施加太大压力。你能想到汪家两位老人,说明你内心有温暖。我建议你还是帮一把汪清,对老人而言,儿子是他们唯一在乎的东西了。”
    朱媛沉默,眼神闪烁,似乎有决定。
    乔智尽量化解朱媛和汪清的矛盾。
    两人虽然现在闹得不可开交,但至少曾经相爱过。
    乔智也给朱媛讲述了自己的一些情况,包括在陶家现在的处境,与沐晓绯闻的来由。
    乔智没想到会和朱媛如此自然地坦陈心迹。
    朱媛对汪清付出不少,只是汪清很多时候不珍惜。
    加上两人一直没有孩子,感情才会慢慢变淡。
    “我觉得你的身体状况,可以找个中医调理一下。”乔智想了想,将陈鹏杰的联系方式给了朱媛。
    朱媛微微一怔,面色一红。
    “以前需要的时候,也找过一些医生,现在不需要了。何况我的年龄不小,这辈子已经做好无子无女、没人送终、孤独终老的打算。”
    乔智耐心地劝说,“还是去看一下吧,新的爱情指不定像是龙卷风,一旦来了,无法抵抗。何况你的病,不仅仅影响到受孕,可能还有其他副作用。找个德高望重的老医生治疗调理,总不会有错。”
    朱媛的生理期一直很紊乱。
    她也想过一些方法,但始终调整不过来。
    随后也就没当一回事。
    朱媛记录下陈鹏杰的号码,“我现在单身了,反而有时间考虑自己的问题。以前若是头疼脑热,都是咬咬牙坚持,除了工作之外,还要照顾家庭。”
    “先自爱,才有资格好好爱别人。”乔智鼓励道。
    “时间不早,已经十一点了。”朱媛没想到跟乔智聊了这么久。
    乔智笑着说道:“那咱们下次有空再聊吧。”
    跟朱媛的这番对话,不仅是帮助朱媛,纾解情绪,对乔智触动也挺大。
    他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关键。
    自己跟陶茹雪是否赶紧得要一个孩子?
    汪清和朱媛的感情纠葛,看似复杂。
    但如果两人有孩子,或许就不会有太多的变化。
    两人因事业捆缚在一起,又因事业而分离,让人不胜唏嘘。
    朱媛表面上看似对这段感情想通了,其实骨子里是最放不下的。
    女人对待婚姻,远比男人对待婚姻要更加慎重。
    当女人决定离婚,绝对是对婚姻失望到了极限。
    朱媛出了咖啡店,坐在车内,趴在方向盘上痛哭许久。
    抬起头时,眼中满是坚韧之色。
    婚姻最复杂的地方,就在于它是感情和利益的共同体。
    没有利益,感情还在,分不开。
    没了感情,利益还在,也分不开。
    烂透的婚姻,非一日之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