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沈翘夜莫深) > 第1423章 滚去打地铺去

第1423章 滚去打地铺去

    “赶紧睡觉吧,睡不着就酝酿一下睡意,一直聊天只会让你越来越兴奋,会失眠的。”
    罗慧美这么一说,小颜忽然也觉得有些道理,以前和沐紫两人睡在一起的时候要是聊天的话,能聊一晚上,然后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两人就顶着个大黑眼圈。
    如果不聊天的话,虽然一开始是很无聊,但是躺着躺着睡意要是来了,就能马上睡着了。
    “好吧,为了明天不丑,那我还是赶紧睡觉吧。”
    “嗯,赶紧睡吧。”
    看着小颜终于闭上眼睛,罗慧美在心里松了一口气,明天早起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这死丫头要是真一晚上不睡,缠着自己说一天晚上的话,那明天估计是要真的顶着两个大眼圈去当新娘子了。
    此时另一边    江小白今天晚上也有点失眠了。
    因为明天就是萧肃喜欢的人的婚礼了,她当初说要去,可是今天又有点后悔了,干嘛要带这个狗男人去参加婚礼啊。
    新娘子可是世界上最美的生物,明天婚礼的时候那个女生肯定是打扮得很漂亮啊,到时候让萧肃去的话,他不得把眼睛都胶在那个女生身上离不开了吗?
    我擦,江小白真是越想越气,心里窝火得很,翻了个身,假装自己是在做梦,啪的一声踢在了萧肃的膝盖上。
    萧肃睡梦中被这么猛地一踢,直接给痛醒了,睁开眼睛却发现江小白闭着眼睛睡得很熟的样子,便以为她是睡觉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他的。
    他有些无奈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闭上眼睛睡觉。
    狗男人,居然没反应?
    甚至还想睡觉?
    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过你?
    江小白呵呵地在心里冷笑了两句,又是一脚飞出去。
    萧肃差点要睡着的时候又被飞了一脚,还是同一个地方,他直接痛得睁开眼睛,结果发现江小白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
    萧肃看了她一眼,甚至在心里有些怀疑她是故意的了,可是这个点她应该睡着了才对。
    于是萧肃很快就摒弃了她是故意的这个念头,在心里希望小白不要再踢他了,要是一晚上都这样他哪里吃得消?
    他很快重新闭上眼睛,睡觉。
    过了一会儿没动静,江小白睁开眼睛看他,发现这厮居然又闭上眼睛睡了。
    哼,他倒是睡得安稳,他不知道明天就是他心爱的女人的婚礼了吗?
    居然还睡得这么熟,到底有没有心?
    江小白气得哼哼,刚才只踢了两脚的她现在还是不太死心,因为踢完萧肃又立马睡着了,她就是想让他难受不让他睡的啊,现在他睡着了算怎么回事?
    于是她抬起脚,打算再踢萧肃一下,然后接着装睡。
    可是这一次没有这么顺利了,江小白把脚抬起来准备朝萧肃踢过去的时候,脚突然被握住了。
    江小白愕然,抬眸就对上萧肃的眼睛,他的眼神锐利,极为清醒,好似刚才的入睡只是假象一般。
    “连踢两次还不解气,还得来第三次?”
    听言,江小白算是什么都明白了,她磨了磨牙:“既在你早知道,那你还装什么睡啊?”
    “不装睡怎么识破你?”
    萧肃松开钳制着她的手,语气有些无奈,“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在闹什么?”
    听听,这话说起来好像是自己在无理取闹一样,江小白在心里冷笑了两声,然后索性顺着杆往上爬。
    “谁说我是在闹了?
    我不是故意的,就是刚刚在梦里的时候,梦见我在踢一只猪。
    萧肃,你不会连我踢只猪,你也要管我吧?”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在骂人?”
    萧肃眯起眼睛盯着和他面对面的江小白,她实在太鸡贼了,大半夜不睡觉能想到踢他,现在又否认得这么快,还说什么在梦里踢一只猪,这不是在骂自己吗?
    唉,这丫头果然是时时刻刻要欺他一头才舒服。
    “骂人?”
    江小白嗤笑了一声,眨眨眼睛看着他一字一句地道:“你听错了吧?
    我哪有在骂人,我在骂猪啊。”
    萧肃:“……”    他深吸了一口气,想了想决定还是不要跟她计较了,于是抿了抿薄唇,重新闭起眼睛。
    “骂完了就睡吧。”
    我去这个大猪蹄子,他又要睡觉了?
    自己在骂他他就这么不痛不痒的?
    江小白气哼哼地伸手去推他,“不许睡,睡什么睡?”
    听言,萧肃重新睁开眼睛,眼神无奈地看着她。
    “今天晚上到底怎么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
    明天是什么日子?
    萧肃眼神有过瞬间的迷茫过后,听见江小白在那里低吼:“你这个无情无义的狗男人,明天就是你放在心尖尖上女人的婚礼了,你居然还能睡得这么死,你到底有没有心啊?”
    江小白一边说他一边伸手去戳他的心口。
    萧肃被他戳得一愣,亦可能是听到明天是小颜的婚礼时才愣住,本来他最近是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的,人总是会被另一件事情而夺去自己的关注,对于萧肃来讲也是这样。
    他知道自己和小颜没可能,所以退于场外之后,就很少再去惦记她了。
    最近公司的事情也很多,再加上每天还要应付江小白,他是真的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想其他事情了。
    “你怎么不说话?
    是不是我说只我的伤心事了?”
    江小白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身为萧肃的女朋友,她自然是看不得萧肃为除了自己的女人黯然神伤的,一点负面的情绪都不可以有,可明明知道自己接受不了,却还要故意提醒他。
    她这是在做什么呢?
    “好你个萧肃,你果然被我说中了伤心事,现在是不是特别难过?
    我告诉你,这个房间虽然是你的,但我现在是你的女朋友,我决定不允许你跟我躺在一起的时候脑海里想的是别的女人!”
    “所以,你现在立马收拾东西,给我滚到外面去打地铺吧。”
    几分钟后,萧肃被推出了房间,手里还拿着江小白给他准备好的被子和枕头,整个人懵逼地站在原地。
    他做错什么了要受这种罪?
    明明睡得好好的,半夜被踢醒,然后又被赶出来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