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言情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六百一十八章 黑幕
    诚然,有些观众大呼有黑幕!
    应该说,绝大多数,可能有百分之八九十的观众觉得这根本就是有台本!
    但是,除了那些无脑黑外,观众们对此接受度居然不低,虽则调侃节目组真是不当人,但还有不少观众夸一干嘉宾演技都很不错。
    “丘导演没弄出台本的时候,拍的东西一塌糊涂,根本没法子看,没想到这编起台本来,居然还颇为有趣。”
    “我看以后多整点台本吧,别人家的综艺有台本,那肯定有有台本的好处。”
    “这个嘉宾是叫杨玉英?看起来不像新人,除了《魔法房子》还有别的作品吗?我搜不到。”
    “杨玉英的演技是真好,很有些天然去雕饰的味道。”
    看过诸般反馈,丘导演终于踏踏实实地松了口气。
    顾阳也极喜欢这一期的节目,对杨玉英的‘演技’同样很佩服,他还洋洋洒洒写了一篇足有一千六百字的分析帖子。
    认为杨玉英最出彩的地方,是隐藏在暗处,藏在眼角眉梢间那生动的情态。
    “可以看得出来,杨玉英的演技有她的连贯性,从头到尾她都在扮演一个对名淡然处之,并不想在娱乐圈发展的咸鱼姑娘。
    “大家可以仔细看,她这人设从一开始就开始立了,虽然刚来时,她的镜头多一些,但那一看就只是例行公事的营业,多多少少带着些宣传的味道,就是宣传她参演的网剧《魔法房子》。”
    “初登场,敬业的小姑娘,和咱们两位熟悉的主持人逗趣过后,她就再也没有抢过镜头,时常都是微笑不语,跟在人后,不显山不露水。”
    顾阳剪辑视频的技术颇高,居然把杨玉英各个角度都剪辑在一处。
    许多观众都不知不觉被吸引了,明明不是个多么漂亮的姑娘,身材相对于娱乐圈大部分女星来讲,多少还有一丁点臃肿,但大部分人看到她,就觉得如果不夸赞她是很特别个美人,便会心虚气短起来。
    “大家可以看这一幕。”顾阳特意把节目组故意戏弄嘉宾,展示狂草版本任务题目的一幕截图,标红。
    “可以明显看得出来,这一段的主角是顾西风,他被被节目组,还有我们这些观众网友们耍得颇为开心。可是,核心人物却貌似是徐老师和林老师两位大师,他们此时就已经知道节目组的任务究竟是什么,但却不曾说出口。”
    “当然,我要说的不是徐,林两位老师,他们二老能认出狂草大家都不会意外,事实上,只要顾西风几个嘉宾再冷静些,就不难想到,林修林老师本身就是一位比较有名气的书法家,他很擅长草书,不可能认不出节目组给的题目。”
    “当然,如果这么演,整个节目冲突感就无法呈现,也就没有这般好的效果。所以导演组施展了魔法,暂时糊弄掉顾西风的智商。”
    (顾西风:呵呵。导演组:啊?)
    “我们可以看看此时在这里的杨玉英,她的目光明显和别人不同,她也在看节目组举起来的牌子,但她的表情,眼神,都有些懒散不在意,到是顾西风说出他所以为的题目时,杨玉英忽然笑了,唔,笑得还挺可爱。”
    “仔细看她的表情,我绝对不是瞎猜的,杨玉英这神态明显说明,她知道这题目的意思,只是不在意,并不争强好胜,所以不光不提,也没去完成任务,就是一直跟在顾西风他们这些嘉宾身边,该笑则笑,该表现就表现,没让人觉得她和其他嘉宾有不同,实际上就是在混时间,拍节目这件事,对她来说就是工作!”
    顾阳又剪了一堆杨玉英本来站在一边打呵欠,顾西风一回头看她,摄像机一拍过来,她就转身变得优雅得体。
    多么像工作期间摸鱼,碰到上司检查的我们本尊!
    好大一群网友都深有同感,这感觉当真是亲切得不得了,他们几乎每天都在经历。
    视频最后,定格的画面就是杨玉英看到最终神秘大奖是——十万元!
    那双眼睛就在那一刻,熠熠生辉,明亮得好似大年夜回到家,坐在母亲身边看着母亲端上桌的一盘红烧肉。
    “和我即将升职,拿奖金,拿大奖的时候一模一样。”
    “这不就是拿到珍惜版本手办的我?”
    那一瞬间,其实在综艺节目里并不很明显,杨玉英比较要脸面,只是她以前很少有缺钱的时候,就是缺钱,也总能以最快的速度实现财务自由。
    可在现如今这样的世界,钱这东西,真是挺不好赚的。
    杨玉英是真心有点势在必得的心思,这剪辑水平也足够,在屏幕上看来,自然是极富感染力。
    顾阳写评论写得很是真情实感,写到最后一幕,简直把导演,节目组工作人员,嘉宾,还有最后出场的常真人和他师叔两位特约嘉宾的演技给夸出花来。
    网上做出这类分析的可不只是顾阳一个。
    丘导演如今在电视台,他那些同事们,朋友们,都笑眯眯地恭喜他——“老丘,这回台本写得不错,下次继续努力!”
    ‘那山海’这节目,并不能算是火爆天际,但确实是在网上引起一阵热潮。
    其中几个经典片段,比如说顾西风被小金钱龟嫌弃,还有杨玉英一把硬币引出龟鱼争相抢夺的大场面,都倍受欢迎,被剪辑成各种视频,又和其他节目,电影,电视剧片段剪辑在一起,简直被一众网友给玩出花来。
    不少人没看过‘那山海’,却在朋友圈,或者各类意想不到的地方看到过这样的小视频。
    丘导演和节目组的人看到这样的结果,都不禁有些意外。
    好像网友们竟大都不觉得,节目组操作黑幕,故意让杨玉英无脑赢这件事很过分。
    虽然根本没有黑幕,可网友不知道啊!
    “导演,你看看这几个公众号!”
    助理匆匆而至,拿着手机伸到丘导演眼前。
    丘导演扫了几眼,却是长长地吐出口气,神色轻松起来:“可算来了!”
    助理:??
    有几个公众号大v,发消息批判‘那山海’是综艺界毒瘤,这等黑幕纯粹是把观众当白痴耍。
    节目组的人看到这样的消息有爆发的趋势,登时心下一惊,连夜琢磨怎么公关,怎么控评。丘导演却是乐呵呵的,完全不当回事。
    “是挺倒霉的。”
    丘导演笑呵呵地道。
    最后一只靴子落了地,哎呀喂,那心里这个踏实。
    一众工作人员私底下议论,都猜他们家导演那是压力太大,愣是被逼疯了。
    丘导演是真不在意,一档冷得宛如寒冬腊月湖面冰的节目,只要它红了,哪怕是黑红,又有什么不好?
    反正如今电视台是又重视起来,为此还给他添加人手,追加投资,毕竟本来就是属于自家电视台的老节目,终究是有感情,只要不是彻底冷得提不起,谁又舍得轻易放弃?
    丘导演不在意被人说自己乱弄黑幕,杨玉英也不太在意,她在网络上被一众网友取了个‘黑幕姐’的绰号。
    毕竟杨玉英修养灵诀,和这个位面一些需要信仰的修炼方法完全不同,哪怕被人指着鼻子骂,也不能让她掉点皮毛。
    正主们对黑子们的言语只当没听见,可当时杨玉英他们在城隍庙排节目时,现场的观众可不老少。
    没几日,就有观众上传了一段五分钟的短视频。
    倾盆大雨,瓢泼而下,半人高的书箱滚落,杨玉英转身,出手,轻轻松松擒住绳子,反手一震,整个书箱震高了一尺,落入她掌中。
    女子神态恬淡,步伐轻灵,那么重的书箱好似轻若无物,甚至像是没贴在她的掌心里,就那般轻松地入了城隍庙大殿殿门。
    杨玉英护送的书箱完好无损,书籍皆是干燥整洁,剩下的书箱一打开,却是心痛的惊呼声一片。
    眼看着古籍被毁,丘导演和徐国桓徐老师黯然神伤,杨玉英信手仿出符咒,贴上书箱,转瞬间水汽散去,古籍恢复如初。
    整个短视频明显是拿手机拍摄,拍的人技术并不好,有些模糊晃动,但是手机拍出来的视频连贯而完整,一个长镜头到底,没有半点处理过的痕迹,至少自认为经验丰富,是技术大拿的那些网友没看出虚假。
    一时间,冒出密密麻麻的弹幕来。
    “我怀疑杨玉英是城隍爷他亲闺女。”
    “实话告诉大家,本人乃是龙虎山第三十六代传人,张道陵张道长再传弟子,视频上那姑娘正是本人师妹。”
    “本人专业画符二级,捉鬼技术三级,承接各种阴间业务,欢迎各位人,神,妖,鬼界客户前来做客。”
    观众们自然不会当真,但视频拍得好看,又那般逼真,大家也乐意凑趣。
    直到各种角度的视频陆陆续续地发出来。
    当时拍视频的不是一个人,整个城隍庙的大殿,足有六百平米,当时人群却颇有些拥挤,至少有三四十个游客在内。
    如今大家出门闲逛旅游,那都是人手一台手机,随时都在拍照。
    城隍庙又是本市重点推介的网红拍照地点,那会儿甚至还有一个小主播正在直播中,只是因为暴雨的缘故,进城隍庙之前并未直播,进了城隍庙也因为人群太拥挤,没拍到正面,但是直播视频和众多拍摄视频一比较,。
    随着视频渐渐爬上热搜,虽然还是末位,但看到人越来越多,很多当时的观众都跟着凑热闹,发视频,风头到隐约开始转变。
    “我的妈呀!”
    “细思恐极……”
    ……
    今日大雨,太阳却也在。
    太阳雨下得这么大的时候,在天济城这样多雨的城市,也并不多见。
    顾阳抱着手机,坐在地铁上,看最近新上传的视频,看得欲罢不能。
    今天他的车坏了,干脆就坐公交车,不过坐公交车也有点好处,能趁着这点间隙刷刷手机。
    顾阳今年三十岁,已经过了追星的年纪,可是最近看‘那山海’,却对那位杨玉英,杨小姐兴趣大增。
    光是这一期的‘那山海’,他就看了两遍,另外还在网上搜了不少有关杨玉英的花絮视频,越看越觉得这是个被埋没的演技大咖。
    “她真该去参加《演技派》,就这水平,不敢说具备碾压级的优势吧,可至少在那些新生代里,没一个人能有她这样自然美妙的演技。”
    “不过画符这一段,台本着实有点夸张,唔,这是要走谐星的路子?”
    顾阳不自觉呢喃出声,忽然就听旁边有人嗤笑了声,他一转头,不禁一愣,他竟然不知道自己身边居然坐了个人。
    那是个古装的年轻男子,娃娃脸,眉眼含笑,看起来有些眼熟。
    娃娃脸咳了声,有些不好意思:“抱歉,我是杨玉英的粉丝,正好看见你看她的视频,所以……”
    “没什么。”
    顾阳心下意外,毕竟杨玉英一点都不出名,没想到却在地铁上碰见同道中人,到也难得。
    两个人顿时热火朝天地聊起来,顾阳顿时发现,和娃娃脸交流特别愉快,好像他是个极了解自己的亲密朋友,似乎他的各种想法,不必说出口,对方已经知道,那种感觉,说不出来的奇妙。
    “文桓,该下了。”
    正聊天,对面就传来一女声,顾阳抬头看去,大吃一惊:杨玉英?
    随即他又觉得有点不像,对面坐着的姑娘穿着一身墨绿色的风衣,身材纤细匀称,容貌漂亮而端正。
    杨玉英警告地盯着文桓看了一眼。
    文桓一扬眉,做了个口型:我没有施法。
    只是这城隍当得久了,天下的事,天下的人,就很少有看不清楚,看不明白的时候。
    杨玉英:好歹也是我粉丝,别欺负人家。
    文桓笑眯眯站起身,只是一步尚未迈出,就顿住,笑道:“看来,我们得再多坐一站。”
    话音未落,顾阳就发现车居然到了永济桥。
    可是这趟公交车是从北向南,永济桥分明在最西方,根本就不应该在公交车的行进路线上。
    显然其他乘客也发现外面有些不正常,一时间好些人站起身,面露惊诧,议论纷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