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言情 > 绝品透视狂仙 > 第1023章 就当做好事
    而在地球。
    叶晨相继帮助十几个卡在筑基多年的修士结丹。
    这次他从学院城带回了大量资源,足够帮他们凝结地阶以上的金丹。
    当然,为了保证忠诚可靠,在结丹前,每个人都要必须签下魂契。
    除此之外,他还留下了几套金丹期的顶级战阵。
    如此,就算再遇到华金峰等人,也未尝没有一战之力。
    又各自指点了海棠、宋盼盼、姬天香、蓝雪等人,留下了很多灵石、丹药、功法等等,嘱咐她们努力精进。
    没有太多时间留给他在温柔乡里温存。
    在这一个月,他还必须去一趟太虚秘境。
    虽然太虚秘境在天神族的浩劫后已经元气大伤,但这个位面真正的强者还是在那里。
    他必须见一面。
    只是,当叶晨再次来到秘境入口时,却是万万没想到,入口竟然消失了。
    ……同一时间,在太虚秘境守阳山脉的金亭峰顶,却是乌云压城,每一缕空气都弥漫着血腥气。
    仿佛噩梦重现,这片人间仙境,时隔不久,再次躺满了尸体。
    鲜血流淌在地缝间汇成了小溪。
    自凤天宫大长老徐道远以下,凤天宫仅剩的两百多名弟子,全都被残忍的废掉了双腿,血肉模糊的瘫坐在地,眼中只剩灰沉的死寂。
    唯一还站着的,只有宫主水云洁,此时,她一身天青色的流仙裙上染满了鲜血,长年不离手的玉箫上也出现了好几个裂口,几近破碎,就像折落炼狱的仙子,只是,她挡在一众长老、弟子身前,神色决绝,娇躯竟是没有一丝颤抖。
    而在他们身前,站着三人。
    没错,仅仅三人!两男一女。
    两名男子都带着面具,身高都超过两米,明显要比正常男子的体格大了一圈,两人都身穿着血色重甲,手中各握一柄厚背砍刀,刀身仿佛刚从血池中捞出来的一般。
    不过,三人中显然以剩下那名女子为首,女子生着一张瓜子脸,顾盼之间,颇有魅态,只是一双眸中好似蛇一般的阴冷,让整个人的气质都降分不少。
    “水宫主,背后这几百人的生死,都只在你一念之间哦。”
    红衣女子笑着拿出了一个半透明的瓶子,瓶子里是一颗红色的丹药,红的刺眼!诡异的是,那丹药竟像是某种活物,跳动着,不住的撞击瓶壁。
    “呵呵,这是噬心丹,姐姐只要吃了它,我们就是自己人了。”
    四下里,所有人望着那点红色,无一例外,眼瞳都在疯狂的收缩,身上仿佛被无数条毒蛇爬过一样。
    噬心丹啊!血衣教用来控制教徒的毒。
    顾名思义,服下噬心丹,普通人会被生生的腐蚀心脏,必死无疑。
    至于修士......因为生命力远超凡人,到是不至于暴毙。
    一般炼气期修士能撑过一天,筑基期能撑过三天,金丹期能撑过半个月到一个月......可活着还不如死了。
    活着的每一分钟,都要忍受灼心之痛,比凌迟更痛苦。
    为了解脱,再刚毅的硬汉,再清高的仙子,都会放下尊严,低头做一条听话的狗。
    徐道远死死的攥着拳头,满嘴牙都几乎崩断。
    凤天宫主人,秘境之主,原本是这个位面最尊贵的身份。
    可是,如今却只能任凭羞辱。
    亡国之君,除了生不如死,还要忍受千古污名。
    只是,很多时候,大势如此。
    人力难为,又怎能归罪个人。
    在徐道远看来水云洁和他们都是时运不济,人力难以回天。
    同一秒。
    水云洁沉默着,在水无忧飞升之后,她就接替她做了凤天宫主。
    最初,一切都很好。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虚秘境也在经历了天神族的浩劫后慢慢恢复。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变故发生在三个月前。
    三个月前,在秘境西部忽然崛起了一股势力,自称血衣神教。
    教中,无论男女都身着红色的衣甲。
    刚开始她没有太在意。
    直到,血衣神教势如破竹的灭了几十个大小宗门。
    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对这股不同寻常崛起的神秘势力,她远远的低估了!但,就算她提前察觉到危险也没有用。
    因为根本不可阻挡。
    简直就像是人类遭遇了未来星际文明,再怎么挣扎都是被碾压。
    这次血灾,甚至比上次天神族的浩劫更恐怖!上次出现的三个天神族中至少没有元婴。
    但这次血衣神教中,却是出现了好几个元婴期。
    低级位面出现元婴期根本有悖常理。
    但却是现实。
    亿万年来的位面法则被打破了。
    就像眼前这个自称卢芸的女子,就是一个真正的元婴期。
    她都没有动手,仅仅散发一缕气机。
    就让凤天宫上下丧失了大半的战力。
    而她也仅仅是血衣神教的一名护法。
    那么她们的教主呢?
    她根本不敢想。
    ……“怎么样,考虑清楚了么?”
    同一秒,卢芸眨了眨眼,“如果想不明白就让你的门人替你做选择。”
    继而,她笑着望向徐道远等人:“妾身知道诸位都不畏死。
    不过……听闻守阳山脉有一长乐谷,位置隐秘,当中住的都是诸位的家眷。
    今天水宫主只要服下噬心丹,那我保证,不管诸位死活,都祸不及家人。
    不过,若水宫主刚烈,选择玉石俱焚。
    呵呵,那妾身也可以保证,明日太阳升起时,谷中将无一个活人,妾身就当做好事,送诸位一家在地下团聚了。”
    卢芸眼中闪过戏虐。
    若按她的意思就该直接屠了凤天宫上上下下。
    好不容易从那个鬼地方出来,正应该好好发泄。
    只是,教主点名想要这条狗。
    那没办法,她只能费些心神,帮忙训话训话了。
    卢芸虽然眼高于顶,但对于那个年轻小姑娘的命令,却是不敢阴奉阳违的。
    那个小姑娘,虽然小,却是已经掌握了她们的生死,且,心绝对够狠。
    卢芸是亲眼见过她怎样用一百种方法折磨灵魂的。
    这样一个小姑娘,假以时日,必然是诸天万界的噩梦。
    若非如此,她们也不会心甘情愿跟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