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玄幻 > 混在九叔世界的日子 > 048 炼识境
    随着史津的命令下达,元点减少了218,一股庞大到极致的法力凭空出现在丹田里,随后茅山蕴神诀自动运转起来,烟雾一般的法力因为融合了太多的外来法力而变得粘稠,那种感觉就像清汤寡水的稀粥换成了一碗全是米粒的浓粥。
    丹田在膨胀,像一个不断吹气的气球,史津感觉到了胀痛感,很不舒服。不过他没有贸然插手,任由系统掌控一切。
    片刻后,法力充满了丹田,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缝隙,连蕴神诀的运转都变得十分困难。
    “系统,你搞什么名堂,继续炼化法力会把我的丹田撑爆的,突破啊。”史津在心里狂吼,已经忍不住要动手了。
    就在这时,粘稠到极致的法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搅动,形成一把尖锐的锥子狠狠撞在丹田壁垒之上,史津的身体猛地颤了一下,隐约间听到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已经压抑了太久的法力从缺口涌出,势如破竹,瞬间冲破一个个督脉关卡,直奔泥丸而去。
    脊椎发烫,而且越来越烫,跟渗进了开水似的,让人无法忍受,但又必须忍受,因为系统在积蓄力量,打算一鼓作气冲开泥丸宫。
    泥丸宫为人体三大神宫之一,其坚韧程度远远超过丹田,法力自丹田出来,连续破关,力竭而衰,再想破开泥丸屏障会很困难,系统在半途蓄力十分明智。
    但却害苦了史津,他全身皮肤发红发烫,体内温度已经高到了人体能承受的临界点,出现了明显的不适感。
    好在系统没想要史津的命,积蓄起来的法力再次向前,“轰”,撞击的瞬间,史津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完全失去了意识。
    过了许久,意识慢慢回归,史津惊奇的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混混沌沌的地方,身体是完全虚幻的,但又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很神奇的感觉。
    “灵魂,内视?”
    一道道法力注入泥丸宫,将虚幻的灵魂包围,像是回到了生命孕育之初的母体里,浑身暖洋洋的。慢慢地,“不存在”的灵魂出现了一个透明的轮廓,慢慢凝实,相貌跟史津一模一样。
    “神魂,这就是神魂。”史津一脸激动的神情,抬起双手放在眼前看。
    凝聚出神魂,史津半只脚踏进了炼识境的门槛,接着打通任脉,法力回到丹田,运行小周天,才算正式踏足炼识境。
    系统相当靠谱,收了元点就会保证你晋升炼识境,丹田里的法力消耗殆尽,又有一股法力凭空出现,继续冲击任脉。
    同样的野蛮粗暴,任脉关卡一一破开,法力运行了一个小周天,注入丹田的不再在气态法力,而是一滴金色的液体。
    法力化液,炼识境修士的标志之一。
    “完了?”
    神识内视,望着丹田里孤零零的一滴金色液体,史津欲哭无泪,“不愧是系统,计算的真准呐,一丝法力都不会多给我。”
    史津暗暗苦笑,运转蕴神诀恢复法力,打算先把丹田填满,空荡荡的给人一种无力感。
    然而,他有些想当然了,法力充满丹田是炼识境巅峰修士才能做到的事情。
    发现到凝聚法力之液的速度变慢,史津知道自己的修炼应该告一段落了,继续修炼下去也不会在短时间内突破炼识境中期。
    “阿津快醒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史津缓缓睁开眼睛,阳光从窗户照进来,竟是有些刺眼。他闭上眼睛适应了一会重新睁开,看到九叔、文才站在自己的房间里,一脸关切地看着他。
    文才羡慕道:“阿津,恭喜你突破炼识境。”
    “谢谢。”史津露出一丝笑意,扭了扭脖子,顿时发出“嘎嘣嘎嘣”的脆响。
    九叔问道:“阿津,感觉怎么样?”
    “很奇妙,当神魂凝聚出来的时候,我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自己身体内部的每一个地方,每一寸血肉,思维变清晰变活跃了,好像一下子变聪明了……”史津沉浸在突破后的感悟中,向九叔、文才描述那种神奇的感觉,说着说着突然词穷了,一时不知该用什么词汇语句说下去了,“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那就慢慢意会吧,起来洗漱一下吃点东西,午饭在厨房的锅里热着。”
    史津愣了一下,问道:“九叔,现在是什么时辰?”
    “快到未时了。”
    “未时?”史津吃了一惊,“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吗?”
    九叔郑重道:“阿津,以后突破大境界的时候跟我说一声,或者找个清净安全的地方,你这么随随便便突破很容易出事的。”
    婞景子也说过相同的话,史津暗暗警醒,“九叔,下次一定注意,昨晚修炼的时候突然感觉修为要突破了,机会难得,所以……”
    九叔拍了拍史津的肩膀,“阿津,你很不错,突破炼识境,算是在修炼之路上迈出了一大步,尤其是你还如此年轻,将来成就不可限量,比秋生、文才强多了。”
    注意到九叔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文才赶忙说道:“师父,厨房里的米吃完了,我去集市上买米。”
    说完就跑了。
    史津从床上下来,洗漱后到厨房端出饭菜开吃,一边吃一边问道:“九叔,秋生呢?”
    “大清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今天阿威回任家镇,估计是去看热闹了。”
    “他俩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
    “不知道……”
    “九叔,我想请你帮我炼制一件法器,我的桃木剑昨天砍石头砍断了,要用到什么材料你跟我说,我去找。”
    “炼制法器比较麻烦,一要看你习惯使用哪种法器,二要看你打算炼制何等品级的法器,种类品级不同,需要的材料和炼制时间就不相同。”
    “我用剑……”
    “九叔,happy birthday。”史津话没说完,门外传来一个爽朗的声音。
    史津偏头一看,顿时乐了,这不洪小宝吗?
    来人正是九叔的大金主买办洪,他身材略微有些肥胖,上身白衬衫外穿格纹西装马甲,戴着领结,下身西裤皮鞋,一副成功人士派头。
    “你怎么来了?”九叔站起来,问道。
    买办洪笑道:“你是我请来对付马贼的,昨晚你们把马贼灭了,我当然要登门感谢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在保和客栈订了酒席,还请了几个村里有头有脸的人,晚上一定要来啊。”
    九叔摆手道:“不用麻烦了,我还年轻,又不是七老八十,过什么生日啊。”
    “这你就不懂了,国外小孩子都过生日,哪分什么年龄啊。晚上来就行了,其他的我安排。”买办洪说道。
    见是盛情难却,九叔道:“让你破费了。”
    “说这个就见外了。”买办洪的目光落在史津身上,“九叔,这位小兄弟看着眼生。”
    “大哥大,你好,我叫史津,历史的史,无人问津的津,九叔的同门师弟。”史津向买办洪伸出右手。
    买办洪愣了一下,伸手握住史津的手,疑惑地问道:“你为什么叫我大哥大?”
    史津张口就来:“我听九叔说你为人豪爽大方,常惠济他人,仗义疏财,结交四方英豪,声名远播,有大哥之风。生意做的又大又红火,执岭南商界牛耳,无人不服。一个领域是大哥,另外一个领域也是大哥,大哥的大哥不就是大哥大吗?”
    “大哥的大哥,大哥大?”买办洪低低念着,眼睛一亮,使劲抖了抖史津的手,亲切道:“阿津,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
    “不介意。”
    “我很喜欢大哥大这么称呼,你是九叔的同门师弟,人也合我胃口,以后你就是我买办洪的朋友了,我在省城有点人脉,有事尽管找我。”
    史津大喜,“多谢大哥大。”
    “大哥大,嗯,越听越喜欢。”买办洪满脸笑意,抓着史津的手不放,“对了,刚才进门的时候听你们说什么剑,谁要剑?”
    “哦,是这样的,我的桃木剑昨天对付马贼的时候断了,想请九叔帮忙炼制一把。”
    一听这话,买办洪笑道:“炼剑多麻烦啊,我那有几把现成的,都是名剑古剑,阿津你跟我回家,看上哪把拿哪把。九叔,你也选一把。”
    九叔婉拒道:“我自己有,让阿津跟你去吧。”
    “行,阿津,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