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言情 > 锦鸾归 > 第143章 坑队友一把
    苏锦鸾本能地要挣开。
    太子瞧着病娇一个,没想到还挺豪放,怎么直接上手呢?
    太子下意识攥紧了些,一用力又逸出两声忍不住的轻咳。
    苏锦鸾给吓住了。
    他不会想碰瓷吧?谋杀太子的罪名她可担不起。
    或许是他在寻求帮助?
    苏锦鸾对比下俩人现在的身高,这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她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太子这体格,能勉强得了谁?
    “您慢点,不急。”
    苏锦鸾拿出一百二十分的耐心,努力支撑身高足有她两倍的太子,内心泪流成河。
    她想长大,马上就长大!
    太子再弱也是个大男人,真的好重啊!
    “皇上快来,救命,我快撑不住了!”
    苏锦鸾想也不想地朝唯一战力求救。
    皇帝回身,太子身子一僵,父子俩诡异地静默片刻。
    苏锦鸾想撂挑子不干了。
    这俩人怎么回事,到底是走还是不走啊?她可以先出去找椅子坐下歇口气不?
    皇帝瞧见她脸上的委屈,伸出一只手来。
    苏锦鸾欢欢喜喜地拉着太子的手搁上去,甩掉这一桩麻烦的差事。
    皇帝与太子皆是一怔,望着她手脚并用地爬上椅子瘫坐成一张椅垫,面色都有些古怪。
    苏锦鸾没心思理会他们,赶紧捡了块点心入口,补充能量。
    “饿了?早膳用着不香?”
    皇帝又坐到书案后,太子则捡了张椅子坐了。
    “绕这一大圈,早消化光了。”
    苏锦鸾含糊不清地说一句,差点被细腻的点心噎到,急得伸手去捞茶水,可那俩被人伺候惯了的货,愣是没人理她。
    苏锦鸾拿自己刚才喝剩下的茶水底子送了一口,总算救回了自己一条小命,不由得想念起体贴入微的王芷来。
    由俭入奢易,腐败真是太容易了。
    “皇后的身体,你怎么看?”
    皇帝直白地问。
    苏锦鸾擦擦嘴,做得端正了些,严肃道:
    “病得很严重,我的灵泉符怕也难以奏效。”
    苏锦鸾打了预防针,又赶紧描补。
    “不过倒是可以多喝牛乳,对解毒有好处。您二位都应该多喝。”
    太子嫌恶地皱眉,显然是不喜欢牛乳那股子味道。
    苏锦鸾对他笑笑,耐心解释:
    “良药苦口,牛乳总比苦药汤子强些。再者牛乳可以加杏仁煮了去味,喝着还是挺香的。”
    皇帝倒是头回听说这偏方,无可不可地点头。
    “你父亲亦曾得过朕赏赐的丹药。”
    苏锦鸾反应了下,才明白他的言下之意。
    她的宰相爹精神健旺不说,还生下两子一女,这可与她说的中毒之症不符。
    “若吃得不多,则中毒不严重;长年累月地服用,丹毒的害处便愈发明显。不信的话,您拿老鼠喂药试试看啊,一两个月便能有结果了吧。”
    苏锦鸾再次提议做动物实验。
    太子脸色变化,惊疑不定地望着她与皇帝。
    什么丹毒?
    难道,他也中毒了?
    “皇上,广平侯世子求见。”
    福喜公公在门外请示。
    “叫他等等。”
    皇帝吩咐一声,转头看眼太子,又嘱咐苏锦鸾。
    “你尽快画些灵泉符呈上来,旁的事先放一放。下去吧。”
    苏锦鸾哦一声,心累地挪下地。
    这就要回了?她想在坤宁宫住下行不行?
    “太子也先回吧。”
    皇帝连太子也支开。
    太子垂下眼神,守礼地告退,轻易追上人小腿短的苏锦鸾,又捞起她一只爪子牵着。
    “走慢点,慢一点啊。”
    苏锦鸾被拉着走,差点摔倒,急得小声喊他。
    太子干脆一弯腰,想抱她起来,把苏锦鸾吓得差点岔气。
    他能抱动她?摔一跤俩人都会没命的!
    “别!不敢劳动太子殿下,我自己能走。”
    太子皱眉,忍耐地配合她乌龟爬。
    “您先回吧,我有人送。”
    苏锦鸾不想沾这个病娇,好声好气赶人。
    太子并不接话,固执地牵着她的手不放,看来不弄明白这事是不肯罢休了。
    苏锦鸾心累得无以复加,奈何人家是太子,也只得憋憋屈屈地忍了。
    俩人手牵手出了大殿,正好遇见外头等着见皇帝的李念。
    “殿下。”
    李念礼数无可挑剔,先行问好。
    苏锦鸾往太子身后避了避,不受他的礼,脑子却转动起来。
    依照剧情死不悔改的德性,只怕这假模假式的世子最后还得篡位。
    可徐长卿不造反的话,他以什么名义冒头平反,继而坐上那张椅子?
    苏锦鸾手上微微一紧,望着攥着她手的那只瘦骨嶙峋的大手。
    该不会是,太子中毒无后一事爆出去,皇帝不得已另选储君,身为宗室子弟之一的李念幸运中奖了吧?
    那她岂不是祸害了太子?
    她其实不支持李念上位的!李念是苏瑾沫那一头的,是敌人!
    李念跟太子选的话,她肯定帮太子啊!她不会无意中坑队友了吧?
    苏锦鸾莫名心慌,拽了拽太子的手,示意他快走。
    她决定了,先拿灵泉水救太子,堵死李念上位的路!
    太子心绪不宁,也没有跟兄弟闲聊的兴致,嗯一声点头示意便要走。
    李念眯眼瞧着俩人,倏地扬声喊人:
    “苏小姐,不知那两副对联下联为何?我等苦思冥想数日,一筹莫展,还请苏小姐不吝赐教。”
    苏锦鸾回头呵呵一声,无辜眨眼:
    “我也对不上啊。没人规定,出上联的人必须对出下联吧?我可没收你这份银子。”
    李念遥遥一揖,态度极佳道:
    “是在下唐突了。礼金必将如数奉上。”
    太子皱眉,顿住脚步,又被苏锦鸾拽走。
    她可不想又被皇帝问一遍对联的事,可别再整出个什么欺君的名头来,担不起。
    “张义,我在这里!”
    苏锦鸾望见熟人,高兴地招手,顺势摆脱黏人的太子。
    “殿下不必送了,我的人来了。至于您所担心之事,还是亲自问皇上吧,我会帮你的。”
    苏锦鸾给了许诺,又接过张义递来的画轴,双手奉给殿外守着的福喜公公。
    “喜大人,这是我送给皇后娘娘的,劳烦您代为转交。”
    福喜公公接过,笑眯眯答应。
    苏锦鸾客客气气告辞,带着张义回返,抬眼四下踅摸流风。
    张义善解人意地答:
    “流风送了画来就去了宫门那头,说是咱家里有信来。”
    苏锦鸾哦一声,累到懒得去猜是什么事情,等她跋山涉水回去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