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158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王妃受惊了。”

    西风身着一袭青衣微微拱手,随即又瞧了眼后面的人,“还不快把尸体搬下去。”

    如此糊涂的兄弟,继续留着也只会让主子动怒,不如他亲自动手,免得他再受一番折磨。

    “你这些日子去了哪?”夏桐一边任由芳瑜擦拭着脸上的血渍,眉眼间满是好奇。

    不过西风只是低着头恭声道:“此事日后再启禀王妃,眼下属下得立马进宫,王妃切记保重自身。”

    说着,又目光锐利的扫了眼后面的人,“再让一些人混进来,你们干脆自刎谢罪。”

    ——

    淅淅沥沥的雨水打湿一地宫砖,络绎不绝的御林军来来往往巡视在宫内四处,气氛压抑的让宫人们都不敢出来行走。

    烛火幽幽,当最后一笔落下,一旁的萧鸣立马拿过那封诏书,扫视一圈,忽然勾着嘴角自己亲手动手拿起桌前那么枚玉玺,重重盖在诏书下方。

    “哈哈哈……”

    宫殿中顿时充斥着一道得意的笑声,成了今夜皇宫唯一的声响,坐在书桌前的萧璟依旧捂着受伤的胸口,苍白的面容依旧不带任何神色。

    这时殿门忽然被人推开,外面依稀能看见一圈又一圈的御林军,老人胡子花白,拄着拐杖一步一步走了进来,待看到萧鸣手中的诏书时,也跟着咳嗽几声,“恭喜殿下喜得大业,此人诡计多端,殿下还是早些处置为好。”

    萧璟坐在那幽幽扫了眼来人,声音淡漠,“老太师还真朕的左膀右臂。”

    拐杖落在地上发出“笃笃”声,老人一步步走近后,拂了拂胡须,神情未变,“贤臣择明君罢了,皇上一次又一次放过那顾秦,丝毫未把江山社稷放在眼中,老臣自然得寻找新的君主。”

    “说的可真好,朕如今已是阶下囚,自然无话可说。”萧璟并未惊慌,好似感觉不到自己危险的处境。

    老人眼眸一眯,立马看向一旁的萧鸣,“殿下,斩草不除根,恐留大患。”

    这个萧璟城府极深,决不能留!

    闻言,萧鸣只是不悦的瞥了他眼,一手握着诏书冷声道:“怎么处置我自有分寸,老太师就不用操心了。”

    见此,老人握着拐杖的手心一紧,看他的眼神顿时多了抹异样,就跟在看不听话的小狗一般,已有不耐之意。

    可就在这时,一众御林军纷纷涌了进来,神情警惕的执剑看着进来的人,等屋里的几人望去,只见一名身长玉立的男子踱步而进,时间掐的刚刚好。

    “看来本王来早了一步,当然,你们大可当本王未曾来过。”顾秦扫了眼屋里的几人,眼中的确闪过一丝可惜,说着还准备转身离去。

    “摄政王以为借刀杀人,下一个又会轮到谁?”萧璟忽然出声道。

    屋里气氛格外凝重,淅淅沥沥的雨声成为这夜唯一的声响,那老太师眯眯眼,拄着拐杖不动声色的往屋外退去。

    萧鸣掏出一把匕首抵在萧璟脖间,又阴侧侧的瞧了眼那边的顾秦,“皇兄何必着急,你放心,臣弟一定会让这奸贼走在你前面!”

    ☆、危险将至

    西风走了, 夏桐能想象的到皇宫里必定是出了乱子, 不过看西风这模样不像是受了罚的模样, 看来顾秦还是很有人情味的并未责罚于他。

    “主子,这里如此凌乱,怕是还得好一会收拾, 您今夜不如先去别的屋子歇息一晚?”芳瑜看了眼满地的碎片正声道。

    屋里的确很凌乱, 夏桐想了想才拿了件披风准备去顾秦的房间里睡一晚,倒是后面那个白白净净的侍卫一直跟着她,似乎深怕她出事。

    “你叫什么?”

    走在细雨绵绵的长廊中,清儿在前头拿着灯笼照路, 夏桐不由回头看了眼后面这个侍卫,别说, 长的还挺小鲜肉的。

    后者立马退后一步,神色惊慌,“回王妃,属下名叫郑沐。”

    在王府待了这么久,他深刻的认识了一个道理, 珍爱生命,远离王妃。

    见对方似乎有些怕自己,夏桐显得有些不解,她可从来没有罚过府里的人,逢年过节可是自掏腰包给府里人都包了大红包,她哪里有顾秦可怕?

    “你可知西风这几日去了哪?”她好奇问道。

    闻言,后者愣了愣, 似在犹豫要不要说,可最终还是恭声道:“这个属下也并不是太清楚,只知是王爷派其去做了件重要事情。”

    闻言夏桐不禁埋怨了下顾秦,这人还说西风死了,每天除开会吓唬她别的就不会了。

    “那……啊!”

    “主子!”

    夏桐捂着肚子跌落在地,白着脸看了看地上那一滩深颜色的雪渍,一旁的清儿吓得连忙扶住了她,“您没事吧?”

    肚子并无异样,夏桐也跟着松了口气,只是地上怎么会有油渍。

    “王妃您怎么了?”

    这时几个提着水桶路过的丫鬟也惊的立马凑了过来,清儿一边扶着她起来,一边冲那几人道:“快扶主子回屋,另外赶紧去请太医。”

    一阵兵荒马乱,几个丫鬟瞬间将她团团围住,夏桐一边被人搀扶起来,可她肚子并没有异样,让芳瑜看看就好了,不用请太医,可不等她开口胳膊就猛地被人一拽,她脚步一个踉跄,冰冷的匕首瞬间抵在了她脖间。

    “啊!”

    “小蝶你在做什么!”

    看到这幕,那几个丫鬟吓得连忙往后退,只有郑沐神色郑重的上前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