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154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夏桐撇撇嘴没有再说话,她这不是看到他回来开心嘛。

    扫了眼那个先前说话的头头,后者接触到他视线立马后退一步,面如菜色,丝毫不见先前的傲慢得意。

    他身上还是昨日那袭墨袍,整个人犹如这暗黑的色调让人心生压抑,随着男人上前几步,不等那个头头开口见礼,整个人猛地被高提在半空中,眼珠猛地凸了出来,极其骇人。

    随着尸体跌落在地,男人慢悠悠掏出锦怕轻拭了下掌心,淡淡的扫过其他人,“既是太后娘娘懿旨,你们便在守着,本王绝无二话。”

    凡是接触到他视线的都吓得退后好几步,顿时萌生了就此撤下的念头,这摄政王之前连一品大臣都说杀就杀,他们在这守着就是个摆设,谁知有一天会不会拿他们开刀,毕竟摄政王也不是没有做过这种事。

    拉着夏桐的手,男人径直进了府内,地上那具尸体顿时被人拖了下去,跟着走去禀报太后。

    进了府,夏桐才忍不住好奇问道:“这太后怎么突然向你出手了?”

    这么基本的政治常识她都懂,太后怎么会不懂,居然这么愚蠢的向顾秦出手,要知道城外神机营可都是他的人。

    “自然是受人唆使。”顾秦揽着她腰,目光淡淡的扫过她那微微隆起的腹部,神情略微柔和。

    闻言,夏桐又沉默了下来,而后才明白些许,不用想肯定是被那太师府的人给唆使的,这太后也真是糊涂,以为那太师府的人比顾秦好到哪里去吗?

    “这么说,那皇上是真的身受重伤?”她突然想起了这事,若非如此,太后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权利。

    视线忽而从她腹部移到那张好奇的小脸上,男人剑眉一皱,语气微冷,“差点死透了。”

    ☆、重女轻男

    夏桐立马闭上嘴, 经验丰富的她立马就猜到对方肯定是生气了,立马抱着对方胳膊表忠心, “死了最好, 我最看不惯这种人,还有那个老太师,卑鄙无耻, 都没一个好东西。”

    她这话说的一点底气也没有,毕竟顾秦手里也干净不到哪里去, 可转念一想,他虽然的确性格残暴,可至少行事坦荡, 不想有些人浄做些卑鄙的行径。

    “那在你眼中,本王又是什么人?”顾秦淡淡的瞥了她眼。

    夏桐眨眨眼,感觉自己的求生欲望日益渐涨,没有沉默太久, 便一本正经的道:“王爷就是个坏人。”

    说完,她又凑过脑袋,甜甜的笑了下, “可我就喜欢坏人。”

    男人嘴角终于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 神色不再像刚刚那么吓人, 径直走在了前面,倒是一旁的夏桐额前冒起了虚汗,来到王府后,只感觉她这甜言蜜语说的倒是溜了不少, 没办法,生活所迫。

    回到屋里,顾秦自然是去了书房,夏桐则日复一日喝着她的安胎药,不过许是外面的御林军真的惹恼了他,后面的几日顾秦都没有再去上过朝,好像真的乖乖待在府中接受调查,不过夏桐知道,他肯定又在憋着什么坏。

    只是那个夏凝却依旧不死心的找上了门,这一次她避而不见都没有用。

    “世子妃是带着皇后娘娘令牌来的,如今人已经在外厅里等着了。”

    夏桐靠在软榻上看着话本,闻言皱皱眉只觉得这人真是阴魂不散,没有办法,只能让芳瑜带她进来。

    不多时,屋外才渐渐走进一个身着烟霞色八幅锣裙的女子,她梳着妇人常见的反绾髻,许久未见,人看起来要稳重些许,不再像以往总给人一种算计的感觉。

    “见过王妃。”夏凝忽而躬身行了个半礼。

    “不必多礼。”

    夏桐并没有让芳瑜她爸退下,防人之心不可无,如今也没什么好避讳的。

    等起身后,芳瑜立马搬来一把圆凳,夏凝慢慢坐了下去,扫过眼前那个半倚在软榻上的女子,她依旧眉眼如画清丽出尘,一袭淡青色撒花软烟罗裙并未遮住那微微隆起的腹部,许久未见,她过的如传闻中那般极好。

    “不知世子妃有何要事,非要见本王妃不可?”

    芳瑜上前递来一杯热茶,夏凝接过以后,不经意看了眼后面的人,半响,才双唇微启,“原来桐儿与堂姐已经这般生分了。”

    她语气里难掩落寞,夏桐把视线落在她身上,神情不变,“如若堂姐只是来叙旧的,可以改日再来,近日我身子不适的很,怕是会招待不周。”

    女子气色红润哪里像不适的样子,夏凝手心紧了紧,终是不甘的问道:“夏府着火,你怎可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当她听到这个消息时,几近晕厥,若不是世子告诉她权衡利弊,她恨不得立马来到京城询问自己这个堂妹,祖母她们被那奸贼害死,为何她还能若无其事的为她生儿育女,她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

    见对方终于开门见山,夏桐也不喜废话,直接冷声道:“这只是一个意外,顺天府调查也是意外失火,你还想如何。”

    “是否意外你心中有数,就算你对祖母她们有不满,可你到底是夏家的人,你怎可这般.....”

    “这般狼心狗肺?”夏桐对上她那双隐忍的双眸,忽而冷笑一声,慢慢放下手中话本,“你算计我嫁给世子我可以不计较,你母亲她们以欺负我娘为乐我也咬牙不语,当夏侯府出事时,是王爷将她们救出来的,可是她们转眼就去投奔了太师府,还抓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