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152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

    一看就知道他在说谎,夏桐瞪了他眼,“我记住你了。”

    说完,便推门走了进去,徒留后面的男子一副苦不堪言的神情,他若说了,主子还不得要了他的命。

    书房里亮着幽幽烛火,男人着一袭墨袍坐在书桌前批着折子,这几日的折子似乎格外的多,他一整日都在书房里未出来过,夏桐就这么抱着一副棋盘走了过去,眼巴巴的望着这个神色清冷的男人。

    “你整日都在批折子,都未曾与我说过几句话。”

    委屈巴巴的声音成功让男人抬起了头,定定的凝视着面前的女子,眉梢微动,“那你想如何?”

    夏桐今日用心装扮了一番,弯弯柳眉在烛火下微微上挑,清丽的面容上绽放出一抹笑意,“我想与你下棋。”

    她梳了个精美的飞仙鬓,两侧的流珠微微摆动,衬的小脸越发粉雕玉琢,粉唇上似还抹了些口脂,泛着一抹诱人的嫣红,那双清澈明亮的眸子里也全是自己的倒影,整个人都透着股别样的楚楚可人。

    顾秦没有说话,神色晦涩难懂,食指轻叩着桌面,发出阵阵“笃笃”声。

    “这折子反正都是批不完的,难道你觉得我还没有折子重要吗?”夏桐掐了把大腿,瞬间眼红了一圈。

    男人垂下头揉了揉额心,似乎非常疲惫,半响,才拉住她手,淡淡道:“你想如何下?”

    唇角一勾,夏桐立马眉飞色舞的道:“你让我三十个子就好了。”

    她就不信自己多了三十个子还下不赢。

    顾秦没有说话,夏桐就当他默认了,立马跑去软榻那边把棋盘放好,然后又从黑子里挑出三十个放在一旁,等顾秦过来后,又率先放下一子。

    书房内非常寂静,你来我往好几回后,夏桐才突然出声:“这下棋总归有点彩头才有意思对不对?”

    顾秦眼席一抬,神色清淡,“你想要什么彩头。”

    又放下一字,夏桐才凑过脑袋轻声道:“我赢了话你就放过西风好不好?”

    见她终于说出自己的目的,顾秦依旧显得无动于衷,对于这个女人无事献殷勤的性子已经习以为常,她也只有在有事的时候才会来找自己,平日里连哪会如此乖巧。

    “放不了。”

    夏桐脸色一变,“为什么?”

    他就这么严格吗?人生在世孰能无过。

    男人淡淡的瞥了她眼,薄唇微启,“你让本王如何放过一个死人。”

    夏桐:“……”

    她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不敢置信的瞪着眼,脑中一片空白。

    过了好半响她才撇撇嘴,一脸不忿的看着对面的人,“我才不相信,你要是再吓我,我……我会动胎气的。”

    她才不相信顾秦会这么绝情,可是,他本身就是一个很绝情的人……

    “嗯,还有半条命。”男人眉梢微动,慢悠悠的放下一子,“你若赢了,本王便放了他。”

    “真的?”她顿时松了口气,就知道西风没有死。

    话锋一转,他忽然幽幽的道:“你若输了,便得答应本王之前说的那件事。”

    闻言,夏桐瞬间红了脸,可为了救西风,她只能咬着牙点点头,看对面的人一副禁欲无情的模样,谁知道他私底下是这种人!

    顾秦总是勾了勾唇,看面前的棋局也用心了些,这女人花枝招展的过来投怀送抱,自己要是不收下岂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书房里瞬间又寂静了起来,夏桐觉得自己以前下的都是假棋,这人以前一定是在耍她的,不然怎么这次自己多了三十个子却连半柱香都撑不到。

    额前一片虚汗,正当她准备继续再挣扎一下时,屋外忽然想起一道急切的声音。

    “主子,宫里急报。”

    这道声音完美的解救了夏桐,她连忙看着对面的人,一脸认真的神色:“正事要紧,你快去吧。”

    对不起西风,她这个王妃能力有限,只能下次再救你了。

    顾秦冷冷的瞥了她眼,一副生人勿近的起身出了书房,夏桐也跟着松了口气,本来想跟去听听有什么急事,可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过顾秦这一走却是一整晚都没有再回来过,夏桐一个人独自睡了一整夜,好在如今天气没有那么冷,不然她还真的一个人睡不着,纵然如此还是不习惯一个人睡的日子,果然,习惯会使一个人改变生活状态。

    次日一觉睡到了午时她才懒洋洋从床上爬了起来,抚了抚微微隆起的腹部,一边叫人进来洗漱,等人进来后才问起顾秦有没有回来过。

    “王爷一整夜都未曾回府,不过宫里却发生了一件大事。”芳瑜一脸严肃的凑过身,低声道:“虽然民间还没有传闻,不过朝中却是传开了,说是皇上昨夜遇刺,如今性命垂危,那些人都说是王爷所为,今日早朝时老太师还对王爷发难了,也不知如今情况到底如何。”

    闻言,夏桐不由一惊,定定的盯着眼前的铜镜,眉间一皱,“皇上为何会突然遇刺?”

    宫里守卫森严,加上萧璟自己本身身手就不弱,怎会受这么重的伤。

    “这个奴婢也不太清楚,听闻好像是乾清宫内有内奸,与刺客里应外合才导致皇上身受重伤。”芳瑜说着一边替她梳着发髻。

    夏桐没有说话,这事的确蹊跷,不过她倒是挺心疼顾秦的,什么锅都往他头上扣,简直是背锅大王,但夏桐并不担心他会怎么样,像他这么凶残的人只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