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142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我没什么能送给你的,这些银票应该够你去遍天下各处,希望再见时你也能找到那个能交心之人。”

    虽然知道女主有钱,可夏桐还是忍不住想表示表示,她比较俗,也只觉得钱最实用了。

    屋外大雪纷飞,冷风肆虐,四目相对,望着眼前这个清丽脱俗的女子,沈莘微微勾唇,忽而笑着上前将她拥住,声音平静,“希望还能再见。”

    接过盒子,她毫不拖泥带水的离去,留下一抹火红的裙角,片刻间便消失在了门前,芳瑜端着茶进来时还有些讶异,没想到那沈姑娘走的那么快。

    夏桐低叹一声,或许离开才是女主最好的选择,不然继续留下,迟早会被她那爹嫁给其他人,女主肯定会拒绝,外面天大地大,够她逍遥自在了。

    不过她还是有些伤感,突然担心起身边的人,她怕顾秦会离开她,怕她爹娘会离开她,她娘许是觉得这次的事是自己连累了她,所以便回了她爹那,不过心中一定自责的很,夏桐不能出府,便只好让清儿拿点补药送过去,顺便报平安。

    晚上顾秦过来的时候屋里依旧亮着烛火,软榻上的女子只着了一袭单薄的素色锦裙,墨发披散在背后,还露出一双娇小的玉足,正拿着一个幼童帽子绣着,神情专注认真。

    “王爷。”看到来人,芳瑜立马躬身退了下去。

    似没想到他今日空闲的这么早,夏桐一边将手中的帽子递过去,眉眼一弯,“好看吗?”

    女子眉眼弯弯,眼中星光点点,烛火下整个人要柔和不少,顾秦恍惚了下,可看着那个绣工平平无奇的帽子却是皱起了眉,给他一天的寝衣那般粗制滥造,给孩子绣的就如此用心,这女人心里果然只有别人。

    “你今日没用多少晚膳?”他皱着眉。

    夏桐:“……”

    笑容逐渐凝固,这个人不是很忙吗,还事无巨细的连她吃了多少东西都要关注,怀孕了胃口不好很正常嘛。

    “因为我最近喝了很多汤嘛,而且你没发现我胖了不少吗?”她说着还撩开衣袖,露出一截细白的胳膊。

    男人上下扫量了她眼,眉梢微动,缓缓坐在了她对面,“是长了不少肉。”

    夏桐刚要说什么,可忽然意识到对方的话里有话,顿时羞红了脸,随手就将手中的帽子扔了过去,“臭流氓!”

    准确接过她扔过来的帽子,男人随手放在一旁,忽而将人拉进了怀中,日常轻轻摩挲着她腹部,和孩子做无声的交流。

    “生一个便好了,太多也麻烦。”他颇为认真的道。

    夏桐撇了撇嘴,现在知道生孩子麻烦了,当初不是天天和她娘在她耳边念叨着生孩子吗?

    “对了,萧鸣跑了,他日后会不会又重头再来?”她忽然反过头问道,对于这个萧鸣她真的是厌恶至极了。

    闻言,顾秦却是眉间一皱,捏着那张小脸,声音低沉,“本王不喜欢从你嘴里出现别的男人名字。”

    似乎想起了不怀好意的萧璟,顾秦脸色更难看了,夏桐感觉自己陷入了文字·狱,可还是乖乖的搂住对方脖颈,轻声道:“你怎么小心眼,我在你眼里就是那种见异思迁的女人吗?”

    四目相对,顾秦随手就拿过那个小帽子放在他眼前,声音清冷,“你给本王绣的寝衣可曾有如此用心?”

    作者有话要说:  王爷很不开心

    ☆、积德

    夏桐一脸懵逼, 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这个目露质问的男人, 没想到这人居然连自己孩子的醋都吃, 他是疯了吗?

    “王爷何不将我四肢斩断, 随时带在身侧,这样就无人与您抢了。”她鼓着脸就跟在看一个小孩子一般。

    闻言,男人却是眉梢微动, “本王曾经的确有此意。”

    不过仔细想想, 还是鲜活的好些。

    夏桐:“……”

    所以她曾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吗?

    扫了眼她那平坦的腹部,顾秦深思了下,“过些日子与我去趟光禄寺。”

    见对方一脸一脸认真, 夏桐以为他有什么要紧事,也不敢多问,照做就是。

    晚上有人暖被窝, 夏桐睡的格外舒心,不过通常第二日醒来时被窝就冷了, 因为身边的人也已经走了。

    顾秦很忙, 虽然夏桐不知道他在忙什么,先皇的丧期一过, 萧璟就举行了登基大典,她本以为又会出什么乱子,可是大典却非常顺利, 萧鸣也没有出来捣乱,不过夏桐知道对方绝不会轻易罢休,一定在暗地里筹谋着再次夺位。

    经过一次动荡的京城逐渐平静了下来, 可顾秦依旧是那个众矢之的,没有人认为皇上会任由其继续坐大。

    等夏桐和顾秦去光禄寺时,她以为是要去做什么重要的事情,结果对方却告诉她,只是过去请一串主持开光过的佛珠,听说能保胎安胎,夏桐被雷的里嫩外焦,如果这话从她娘嘴里出来并不稀奇,可她没想到这居然是顾秦说的,他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迷信了,这真的是那个心狠手辣的反派吗?

    初春时节,城外的道路两旁桃花树都开起了嫩芽,好些小孩子在那里嘻笑打闹,待看到一辆偌大的黑木马车经过时,又纷纷让开,爹爹说能坐马车的都是大官,会砍人脑袋的。

    马车一晃一晃的,车厢里的女子正咬着青梅,一脸怪异的看着对面那个手持竹简的男子,越看心中疑惑越大,心想对方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