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132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再出现,整个黑夜好似只剩下禁军沉稳的脚步声。

    就在城外数里的某处平地,那里却驻扎着不少营帐,就在某个营帐内,烛火悠悠,里面坐着不少将领,为首的男子神色严谨,正指着长桌上的地图说着什么。

    “如今城中禁军只有两万,顾秦手中神机营的人大部分都调去了边关,剩下的人都驻扎在城外,我们手中有十万兵马,只需在半个时辰内攻破城门,就算神机营的人赶到也无济于事。”

    右斜侧坐着的是四皇子,闻言也是认真道:“我们手里有沈姑娘制作的□□,攻破城门并不是难事,而宫中也只有五千御林军,到时只需内应从里将宫门打开,整个皇宫都尽在我们掌控之中!”

    话落,上首的萧鸣也目光灼灼的扫了眼底下的人,“一旦攻破城门,一部分人前去宫门口,另外一部分人立马控制所有官员的府邸,以太师府为主。”

    闻言,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起来,不过那边的六皇子却是有些忧愁,“五哥,那顾秦该怎么办?”

    营帐的帘子忽然动了动,萧鸣紧紧盯着那处,声音阴沉,“顾秦为人野心勃勃,怎会真心替萧璟卖命,只要我们捉了他的王妃,就算他不顾及大人,也会顾忌他那未出世孩子,必定不敢再与我们作对,一等控制了京城,到时再处理这人也不迟。”

    顾秦那恶贼灭了他母家满门,此等大仇岂能不报!

    营帐的帘子被人撩开,只见外面走进一道红衣似火的女子,她眉眼艳丽精致,让人一眼便难以相忘,其他人看到她都跟着打了个招呼。

    “五哥与沈姑娘必定是有要事要谈,我们便不打扰了。”六皇子笑了一声,识趣的带着其他人离去。

    沈莘扫了其他人一眼,待屋内只剩下两人时,她才一步一步来到萧鸣跟前,目光灼灼的道:“我不允许你对夏桐下手。”

    烛火妖娆的摇曳着身姿,照的地上两道阴影格外斜长,萧鸣一直紧紧盯着桌上的地图,闻言也只是抬头淡淡的看了她眼,“你忘了那恶贼差点要了你的命?”

    四目相对,沈莘一手撑在桌上,眉眼间满是严谨,“我当然记得,但我也记得当初是夏桐不顾一切救了我,我帮你只是你答应过我不会让朝廷如此腐败下去,可我绝不允许你对夏桐不利。”

    ☆、危机

    “顾秦不除, 朝廷何来安宁之日!”萧鸣扭过头,双手负后眉宇间满是阴沉,“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顾秦此人狡诈多端, 只有制住夏桐才能拿住他的软肋,否则只会后患无穷。”

    看着眼前这个狠辣的男人,沈莘退后两步, 眼中出现一抹疏离, “连身边人都取信不了,何以取信天下?”

    手心一紧,萧鸣骤然转身,目光灼灼:“掌控皇城最大的阻碍不是萧璟,而是顾秦,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

    “是我不明白, 还是你根本只是想得到那个位置!”

    整个营帐里的氛围都表面凝重起来, 四目相对,两人各执己见,相识至今也从未如此争执过, 沈莘面上有些失望,或许夏桐说的对, 这世间本就没有真正善恶之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欲望,至少顾秦的欲望是摆在所有人跟前,而有些人的欲望却隐藏至深。

    萧鸣唇角一抿, 忽而上前拉住她胳膊,神色认真,“自从母妃去世后,我从未相信过任何人,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我所做的一切不仅仅只是为了报仇,更多的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报复,顾秦与太师府都是导致朝廷腐败的关键,你为什么就不能理解我?”

    “你不要在这左顾言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伤害夏桐。”沈莘甩开他手,眼中透着股失望,“或许,你连我都未曾相信过。”

    气氛瞬间凝结一片,看着她眼底的失望,萧鸣不禁手心一紧,眼看沈莘要离开,突然上前一掌劈在她颈侧,待人晕倒在他怀中时,才一边将人放至那边的小榻上。

    “来人。”

    霎那间,一个士兵瞬间走了进来,“殿下有何吩咐?”

    定定的看了眼女子精致的轮廓,萧鸣闭上眼,冷声道:“看好沈姑娘,没有本殿下允许,绝不准她踏出营帐半步。”

    ——

    夜色如漆,漫天飘雪落满宫中殿宇四处,浅雪中满是密密麻麻的足印,一队队御林军高举着火把脚步匆匆不知前往何处,唯有宫人们三三两两不时经过,气氛肃穆沉重。

    而就在议政内,唯有几个老练的大臣在那里热火朝天的议论着什么,上首的萧璟正拧着眉看着折子,眉宇间带着抹怒意,倒是一旁的顾秦却在悠哉悠哉的喝着茶,唯他最清闲。

    “报!”

    一个御林军突然急匆匆的闯了进来,打断一室热议,只见他单膝跪地正声道:“启禀皇上,城外五里处发现不少反贼踪迹,夜色黑,属下们看不清反贼有多少人马。”

    “这可如何是好!”

    兵部尚书立马着急的在那里走来走去,想说什么又不敢说,似乎在顾忌着顾秦,其实他也不理解皇上为何要留摄政王在这,谁知摄政王与那五皇子是不是一伙的,要是临阵倒戈那该如何是好。

    “是啊,如今神机营的人都派了出去,最近的杨城驻兵离京城也有两日的路程,如今城中只剩下两万禁军,万一反贼人多势众,到时城门必定是保不住的!”

    底下人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上头的萧璟皱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