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121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现在已经没有再与你作对了,你就放她一马吧?”

    如果女主非要和顾秦作对,夏桐肯定是站在顾秦这边的,只是如今两人相安无事不也挺好的吗?

    顾秦没有说话,依旧抿着清茶神色清淡,薄唇微启,“本王一早便与你说过,想要本王帮你做事,就得拿出诚意。”

    外面的西风忍不住低叹一声,王妃还是不够了解主子,主子若真想一个人死,那沈莘又岂能活到现在。

    闻言,夏桐立马皱起了眉,这个男人就知道趁火打劫!

    看着那张复杂的小脸,男人一边悠悠的摩挲碧绿的玉扳指,眉梢微动,“怎么,不想救你的沈姐姐了?”

    女子莹白的小脸上带着抹纠结迟疑,鬓前的流珠一晃一晃,似乎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嫣红的唇瓣紧紧抿着,手中的桂花糕被紧紧捏着。

    随手翻看一本书,男人垂着眸淡淡道:“西风。”

    “等等!”夏桐咬咬牙,就跟豁出去一样,闭着眼一副英勇就义的道:“你……你想要什么诚意?”

    若是女主与她毫无关系也就罢了,可对方对自己也挺好的,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反派又去招惹女主,两人然后又对立起来,这对谁都不是好事,毕竟女主可是有女主光环的。

    男人嘴角微勾,也未抬头,视线依旧落在书页上,声音清淡,“晚上记得伺候本王沐浴。”

    作者有话要说:  王爷口味重,想要温泉py【捂脸】

    ☆、调戏

    夏桐一脸异色, 小手紧握成拳瞪着眼前这个衣冠楚楚的禽兽,所以一开始的清心寡欲肯定是他装的!

    深呼吸一口, 她愤愤的咬着下唇不再说话, 算是妥协了,一边又不开心的去看楼下的的杂耍, 本来想扔锭银子下去, 却发现她准头肯定不够, 只能将一锭银子推到男人面前, 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头也未抬, 男人指间微动,大堂杂耍台上的某处扔着碎银的盘中突然落下一锭银子,发出“叮咣”响,如悄无声息一般, 让众人四处张望起来,看谁出手如此阔绰。

    这准头让夏桐不由心生羡慕,直到看到台下的沈莘似要离去时, 这才咬咬牙, 忽而去看一旁的男人,“我……我下去买串糖葫芦。”

    见后者没有说话, 夏桐这才连忙一缕烟跑了出去, 许是怕王妃出事, 门口的西风还是不紧不快的跟了上去。

    出了茶馆,当看到前面那抹淡紫色身影时,夏桐连忙跑了上去伸手搭上她的肩, “沈姐姐。”

    脚步一顿,沈莘一回头眸中便映入一张熟悉的面容,不过她目光却落在对方身后跟来的西风身上。

    察觉到对方的视线,夏桐也慢慢回过头,看到西风也跟了过来,便只能走过去轻声道:“你去帮我买根糖葫芦。”

    后者皱皱眉,目光不善的看了眼那个沈莘,最终还是听从王妃的话退了下去。

    “你与顾秦一起出来的?”沈莘问道。

    夏桐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见此,沈莘才左右环视一圈,忽而拉着她胳膊来到一条无人的小巷,将昨夜自己的所见所闻说了出来。

    闻言,夏桐也是一惊,没想到女主果真知道昨夜发生的事,而且顾秦居然这么狠,一直在用罂粟控制老皇帝,难怪对方如此纵容顾秦行事,竟是如此。

    “此人心狠手辣,无所不用其极,我担心你留在他身边会有危险,所以你自己也得多留个心眼,而且……昨夜夏府怎会发生大火?”

    沈莘紧紧盯着夏桐的脸色,夏府死了这么多人,但对方脸上无丝毫哀色,可见这场大火必有蹊跷。

    夏桐拢了拢身上的狐裘,低着头轻声道:“此事说来话长,也算是家丑不可外扬,沈姐姐还是不知道为好。”

    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她不想再提。

    就算她不说沈莘也能猜到几分,这些世家之中必定没有表面看上去如此相安无事,而且夏家曾经做过那种事,那个奸贼又怎会因为夏桐而放过那群人呢。

    拉住她纤细的胳膊,沈莘面上出现一抹认真的神色,“老皇帝留了一道遗旨,等他过世后便会将皇位传给太子,还会将其他颇有势力的皇子贬去偏远之地,几乎给太子铺了所有后路,还不用他背负打压兄弟的骂名,萧鸣已经打算联合其他皇子就此一搏,只要那奸贼不插手,他定有胜算。”

    四目相对,夏桐有些无言以对,没想到剧情又绕了回来,原文中也是这样,男二联合其他皇子对抗男主,最后也险些成功,毕竟男二也是心机深沉之人,绝不做没有把握的事,只是最后为了女主还是输了,可是这次女主是站在男二这边的,谁胜谁负还不好说。

    只是那时候的反派也只是在混水摸鱼,并未相助哪一边,直到最后男主开始打压他时,才开始行动,不过反派当然敌不过男主光环,只是现在这样剧情又会怎么发展。

    “沈姐姐,你既说与五皇子只是普通朋友,那又何必趟入这潭浑水,我已经劝说王爷不会再杀你了,可你也知道无论是谁上位,都不会放过王爷,所以无论如何我也会站在他身边,我不想与你成为敌人,你明白吗?”

    说完,夏桐深深的看了她眼,这才回身往茶馆走去,反正都要造反了,她觉得应该让这两人两败俱伤,无论是谁胜出必定会元气大伤,这时顾秦再趁虚而入就容易多了,该出手时就得出手,这老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