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112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就算了,还联合外人来坑她,看来无论如何,也得让她爹和那群人划清界线。

    回到府中,她依旧头疼的很,若是再次与那老狐狸妥协,便还会有第三次第四次,她绝对不能受制于对方,可是她又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娘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只是想到顾秦,她还是不想先低头,毕竟本来就不是她的错。

    夜晚外面依旧飘着鹅毛大雪,落满一地银霜,屋内温暖如春却又漆黑一片,雕花大床的被褥下拱着一道身影,里面的人似乎已经睡熟,呼吸绵长细弱。

    夏桐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成了女皇帝,左拥右抱格外奢靡,只是当看到其中一个男宠长的格外像顾秦时,吓得又猛然惊醒。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什么也看不清,她正想抬手抹一下额前的虚汗,暗叹自己怎么会做这样的梦,所以说梦和现实往往都是相反的。

    正欲翻个身接着睡,只是当察觉到被窝里好像不止她一个人时,霎那间吓得头皮顿时发麻,所以神经瞬间紧绷不止,心就跟要跳出来似的。

    “做了噩梦?”

    低沉磁性的嗓音忽然响起在耳侧,却又那么熟悉,夏桐猛地松了一口气,直到腰间忽然多出一双大手,她才回过神,红着脸一边推搡着对方,“你……你怎么能半夜爬我床上。”

    这岂是君子所为!

    翻身将人压在身下,黑暗中一双目光如炬的眸子正紧紧盯着底下的人,声音暗哑,“这府中所有东西都是本王的,你也是。”

    ☆、生孩子是大事

    不知这人何时爬到自己床上的, 夏桐哪还有睡意,只能拼命的去推身上的人, 重重哼了一声, “太子殿下不是送了王爷几个美人嘛,您去找她们呀!”

    黑暗中, 他眸子很亮, 就跟森林深处一只盯上猎物的孤狼, 随时都会发起进攻。

    “像你这种不知好歹的人, 也不知是如何活到现在的。”他声音清淡。

    周围伸手不见五指, 完全看到男人的脸,闻言,夏桐气的瞬间皱起了小脸,明明是这个男人自己抽风, 居然还骂她不知好歹!

    “我不知好歹,那王爷岂不是言而无信?每次就知道吓唬人,也没看到您真把我扔进蛇窟, 您是不是不忍心呀?”她眉梢一挑, 哼哼唧唧的道。

    话落,周围气氛好似有些凝结, 夏桐忽然心虚了起来, 感觉自己似乎有些飘了, 居然敢明目张胆打对方的脸,对方不会真的要把她扔蛇窟吧?

    正欲挽救一下,可放在她腰间的手忽然一紧, 耳边忽然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所以本王后悔了。”

    夏桐:“……”

    她浑身一僵,眨着眼呆呆的望着微微飘动的床幔。

    炙热的细吻密密麻麻落在她颈间,男人声音暗哑,“你定是故意来折磨本王的。”

    打又不能打,凶两句就给他脸子看,哪有这样的人。

    “你……你胡说……”夏桐红着脸不适的挣扎着,一边不满的嘟囔起来,“明明是你在折磨我。”

    不仅对她语言恐吓,让自己每天都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还总是喜欢莫名其妙的凶她,他不知道自己生气起来有多可怕吗?

    触手的滑腻让男人心神一荡,眼神炙热的堵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大手顺势钻进了松松垮垮的肚兜内。

    “唔……”

    夏桐脑袋一晕,直到那道热吻沿着她锁骨往下游离时,她才红着脸无力的推搡起来,“我……我们还没有和好呢。”

    连句对不起都没有就想上她的床,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黑暗中淡淡的清香充斥着他呼吸间,男人一把握住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拉高至头顶,一边啃咬着滑腻的肌肤,声音沙哑,“本王原谅你了。”

    夏桐:“……”

    不该是自己原谅他吗!

    “可我还……嗯…别……”

    外面漆黑暗沉寒风四溢,屋内温暖如春,不时充斥着女子求饶的啜泣声……

    ——

    临近年关,各地的风雪越发猖狂,一大早便落了小腿深的积雪,府中下人们早早便在那里清除厚雪,免得让主子们行走不便,而到了巳时屋里的人却依旧没有丝毫动静。

    直到被窝不在温热,夏桐才蜷起身子迷迷糊糊睁开眼,见外面天已经大亮了,也不知是什么时辰,只是一旁的人却是没了踪影。

    男人都是提起裤子不认人的东西,这么冷的天,都不知道多帮她暖下被窝,太过分了。

    “主子可是醒了?”

    门外传来芳瑜的声音,夏桐揉了下眼眶,一边睡眼惺忪的应了一声,直到现在她才知道上次顾秦是有多温柔,就算原主练过舞,她现在的腰感觉也要被折断了似的,对方肯定在报复自己!

    推开门,芳瑜端着洗漱用具走了进来,看着床幔里的那道影子才忽然说道:“刚刚夫人过来了,只是见您还在休息便不让奴婢打扰您,如今正在前厅等着呢。”

    闻言,夏桐立马捂着腰艰难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娘主动来找她,必定是有什么要紧事。

    让人打水沐浴后,她才穿戴好让芳瑜把她娘带过来。

    屋内桌上还摆着膳食,可见她才刚刚开始用早膳,不过柳氏并未说什么,反而嘴角带着笑意,她可是听闻昨夜王爷正歇在桐儿这,晚起些也是正常的。

    “娘可用过膳了?”虽然是多此一举,可夏桐还是问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