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110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色不变,声音清淡,“微臣岂敢不从。”

    隔间内的气氛越发诡异,身为一个小透明,夏桐突然化身打杂的,连忙清着棋盘,不让两位大佬动手。

    她肌肤胜雪,袖间微挽,手腕细的可怜,可见在王府过的并不好,萧璟眼神变了变,神色淡漠。

    等收拾好棋盘后,是由萧璟先下,夏桐一边替两人满好茶,跟着才继续观摩起来,两个人的下法完全不同,萧璟属于防守中又能随时进攻,而顾秦看上去下的毫无章法,可似乎下一刻就能打的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夏桐就吃过好几次亏,完全不明白对方的套路是什么。

    屋内非常寂静,下了足足一盏茶时间,双方却还未开始拉扯局势,夏桐都开始心急起来,果然大佬就是大佬,这份忍耐力就不是她能比的。

    “边境的戎狄太过猖狂,摄政王认为该给他们什么教训为好?”忽然间,萧璟不急不缓的道。

    话落,对面的顾秦只是漫不经心的回道:“殿下以为如何便如何。”

    夏桐在一旁剥橘子,也不知道这两个人要下多久,听他们聊起的政事也只当做什么也没听到,一边去看楼下的杂耍。

    茶馆生意较为冷清,可那个杂耍的小姑娘依旧非常卖力,只是打赏的人并不算多,等表演完一场后,便立马有个老头窜了上来,似乎是小姑娘的父亲,只见他一把抢过盘子里的钱,还在那凶神恶煞的拍打小姑娘脑袋,一边骂着对方是个废物。

    小姑娘哭哭啼啼的显得很畏惧,周围的人也都十分冷漠,并无太多人关注,夏桐也不想多管闲事,只是当听到对方要把小姑娘卖到青楼时,便有些不高兴了,世上怎会有这种父亲。

    夏桐有些看不下去,便招来掌柜去处理这件事,后者看了眼屋内对弈的两人,跟着便噤声不止的退了下去。

    “你倒是闲的很。”顾秦忽然瞥了眼一旁的人。

    夏桐正在剥橘子,闻言一边不以为意的撇撇嘴,“我每日都很闲。”

    萧璟不由淡淡的扫过对面两人,女子似乎一点也不畏惧男子,倒是显得格外自在,她似乎从来都是这样,至少他从未在她身上发现过虚假讨好。

    见对面的人注意力并不在棋盘上,顾秦眼神一变,忽而扭过头去看一旁的人,“本王饿了。”

    夏桐:“……”

    她身子一僵,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可见对方依旧是一副冷漠脸,只能慢慢的拿过一颗葡萄,剥下皮,又莫名其妙的喂到对方嘴边。

    看着对面那一幕,萧璟手心微紧,等放下一子后,才漫不经心的说道:“苏州刚进献来一批美人,摄政王日夜操劳政事必定极其劳累,晚些本殿下便让人给王爷送几个过去。”

    ☆、打脸

    夏桐正在剥葡萄, 闻言动作不自觉一顿,随即又一副若无其事, 事实就是在在其他人眼中三妻四妾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而一旁的男人神色不变, 薄唇微启,“有劳殿下挂心。”

    见他真的收了, 夏桐抿抿唇, 垂着眼眸依旧一副乖巧的喂对方吃东西。

    见女子面上并无嫉色, 可见她并不在意, 萧璟也嘴角微勾继续下着棋。

    一时间, 屋内气氛顿时陷入一片诡异的宁静,时间一分一毫的流逝着,随着天色渐暗,屋里依旧没有丝毫动静。

    夏桐也不爱去看棋盘, 她完全看不懂双方的套路,只是当她不知吃了多少块糕点时,身旁才忽然有了动静。

    “承让。”

    看到终于有结果了, 夏桐连忙去看胜负, 乍一看双方局势拉扯的特别混乱,表面好似男主一直被反派压着打, 可实际男主却处处在留坑, 只要顾秦走错一步便会一败涂地, 不过这局棋顾秦赢的有些让人意想不到,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套路,就一味的进攻, 然后就赢了。

    越看夏桐觉得越唏嘘,他觉得反派有些让人看不透,他若真的只会进攻,又怎会那么巧妙的避开对方的陷阱?

    扫了眼棋盘,萧璟眸光一闪,也不觉得羞愧,反而大大方方的笑了声,“摄政王棋艺果然名不虚传,本殿下也从中学到了许多。”

    外面天都暗了,两人这一下就是一个下午,夏桐坐的腰肢酸软,脖子都僵了。

    “侥幸而已,殿下过誉。”顾秦神色不变,声音低沉。

    夏桐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冷漠脸,对面的萧璟似乎也并不在意,时辰不早了,本就没有好说了,此刻更是各自回各府。

    出了茶馆,外面天色暗沉,还下起了豆大的小冰雹,砸在脖子上又冰又疼,夏桐连忙紧紧盖上狐裘帽,扶着芳瑜率先迈进了马车。

    一进车厢里,她还是能感觉到一抹入骨的寒冷飘荡在四周,不过她并没有抱怨这天气,而是一个人安安静静的靠在那假寐。

    随着男人坐在她身侧,车厢里的气氛有些诡异,夏桐一言未发,马车也渐渐行驶起来,可直到整个身子突然被人捞进一道温暖的怀中,她一睁眼便骤然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

    “你是在给本王脸色看?”他声音微沉。

    腰间的手揽的很紧,她基本整个人都缩在了对方怀中,夏桐低着头有些不高兴,声音清淡,“王爷是在跟臣妾说笑吗?”

    她只想安安静静沉思一会而已,哪敢给大佬脸子看。

    盯着这张阴阳怪气的小脸,顾秦眉间一皱,抬手握住她后颈,目光灼灼,“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