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109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揽着她腰一边看着案桌上的折子,神色清淡,“所以你知道本王对你有多好了?”

    对方好似一点也不在意后果,夏桐刚想说什么,又一脸狐疑的看了对方一眼,这反派可不是个会吃亏的主,怎么可能真的为了救她娘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自己,里面肯定有阴谋。

    眼珠一转,她忽然讨好似的环住对方腰身,轻声道:“王爷是不是有什么计划?”

    五日后宫中有大变,反派不可能不知道,这时候还把东西给自己,他到底要做什么。

    “本王计划想生个孩子。”他语气严肃。

    小脸一红,女子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后便不再说话。

    回府时外面依旧下着大风雪,夏桐坐在马车里一直在把玩那个印鉴,还是不想把东西交出去,可也不相信顾秦真的会愿意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仇家。

    回到城中,马车并没有回王府,而是停在了金月茶馆前,以为对方想在外面逛逛,夏桐却没有那个心情闲逛,但也只能陪着大佬走走。

    一进茶馆,那掌柜的就极其殷勤的凑了过来,等进了隔间后,夏桐才解下厚重的狐裘在那里沏茶。

    虽然手法并不熟练,可也没有人嘲笑她,等倒满两杯茶后,她才一边去看底下的杂耍,忽然对着旁边的人道:“西风一个月多少月银?”

    她泡的茶连碎渣都没有过滤干净,浓度还也只有三成,清淡如水,男人喝了一口便皱起了眉,闻言后眼神忽然一变,薄唇微启,“何意?”

    “我就是觉得他挺不容易的,而且又那么能干,都快年关了,应该给他多加点月俸,王爷觉得如何?”

    夏桐抿了口茶,一边扭过头去看旁边的人,清丽的面容带着抹期待,鬓上流珠轻摆,似要晃了人的眼。

    顾秦没有说话,只是神情中带着抹意味深长,这女人倒是对西风格外青眼有加。

    隔间外的人额前冒出大片冷汗,他又是哪里得罪王妃了?

    “那日后由你给他定俸禄如何?”男人忽然淡淡出声。

    话落,夏桐沉默了一会,见对方不像在说笑,跟着才点点头,“那以后每月给他五十两吧。”

    见女子还在一本正经的算着,顾秦微微勾唇,似乎很是赞同她的想法。

    外面的西风脸色格外难看,王府的其他收入都是他和其他人记得账,手上难免会沾一些油水,主子也都是视而不见,可是被王妃这一说,他日后还怎么敢捞油水!

    觉得自己给西风谋了福利,夏桐又继续吃着糕点去看楼下的杂耍,不知想到什么,忽然让掌柜给她拿一副棋来。

    “我知道我下不过你,所以你能不能让我几个子?”她厚着脸皮道。

    男人一边看着书籍,没有说话,屋内气氛透着股难得的宁静。

    他不说话,夏桐便当他默认了,便先下了九子,而后对面的人才执起黑子随意放在某处。

    见对方还在看书,夏桐有些不忿,这明显就是在藐视自己,连最起码的尊重对手都不会,也太没有礼貌了。

    只是下了还不到半盏茶她就开始头冒虚汗,左顾右盼起来,可是她真的很不甘心,为什么这个人不能让自己一次,一点绅士风度也没有。

    正欲说什么,当眼角的余光扫过大堂时,她不自觉目光一顿,“太子?”

    沉默许久的男人忽然视线一转,似乎非常不喜欢从她嘴中说出别的男人名字。

    只见楼下出现一道颀长淡然的身影,他一袭锦白长袍清贵不凡,举止间带着抹皇家与生俱来的贵气,让人不敢逼近,许是察觉到什么,目光忽然往楼上这边看来。

    四目相对,没想到对方反应这么灵敏,出于礼貌,夏桐只能淡淡一笑,然后又坐直身子去看棋盘,只是没想到这太子好的那么快,果然男主体质就是好。

    见她还对楼下的人笑,对面的顾秦脸色瞬间阴沉了起来,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她,抬手执起一子放在棋盘上。

    “你……”

    夏桐一脸懵逼看着棋盘,没想到自己居然这么快就输了,敢情刚刚对方都是在逗自己呢?

    “真是巧,不想摄政王也有如此闲情雅致。”

    屋外忽然走进一道不急不缓的身影,闻声望去,只见男子嘴角含笑,俊朗立体的面容上气色极好,一点也看不出中毒后的痕迹,而且老皇帝病重,他面上也没有丝毫担忧。

    夏桐坐在那没有说话,每次反派和男主遇见总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她还是安安静静做个小透明为好。

    “忙里偷闲罢了,不像太子,皇上病危,殿下似乎很悠闲。”顾秦眉梢一动,靠坐在那不急不缓的摩挲着玉扳指。

    并没有被对方激怒,萧璟扫过那个不发一言的女子,忽而淡淡一笑,“父皇自幼教导,喜怒不喜形于色,王爷又怎知本殿下心中不着急?”

    茶香四溢的隔间里弥漫着一抹诡异的氛围,夏桐连忙给男主让坐,自己也搬了条圆凳坐在顾秦身后,以表忠心。

    瞥了眼身旁面无表情的女子,顾秦眸光一闪,回去再教训她。

    看着她的举动,萧璟眼神微变,忽而踱步至他对面坐下,扫了眼桌上的棋局,神情有些异样,看的出黑子一直在吊着白子,明明处处是杀机,却总是给白子留活路,也不知最后为何突然一子封了对方所有退路。

    “听闻王爷棋艺精湛,本殿下一早就想求教一番。”他忽然笑着道。

    相视一眼,顾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