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90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是连国公府都不要了?!”

    说完,又狠狠瞪向夏桐,跟着直接带人径直离去,脸色格外难看。

    她何尝不知道自己哥哥依旧对那夏桐念念不忘,屡次三番的帮着夏侯府还不是为了这个女人,她如今却是十分后悔,当初就不该让这两人见面,如今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见林沁走了,夏桐也只能看着对面的林弈道:“多谢世子信任,不知现下太子殿下如何了?”

    女子一袭品竹色素雪绢云形千水裙身形娉婷动人,依旧眉眼如画眼神清澈柔和,明明只见过几次,林弈觉得,这道身影好似烙进了心中,久久驱散不开。

    “殿下中了塞外奇毒醉春风,如今太医只能延迟毒性蔓延,解药尚在研制中。”林弈收回视线,声音温润如玉。

    闻言,夏桐却突然想到什么,记得书中女主也曾经被女配下过这种毒,可却被身边的芳瑜给解了。

    霎那间,她立马回头看了眼芳瑜,后者眸光一闪,依旧低着头不曾言语,只是神色间带着抹意外,这毒不是已经失传了吗?

    “其实王妃不必担忧,夏大人清者自清,想必不会有事的。”知道对方心中定然担忧,林弈忍不住安慰了一句。

    见此,一旁的夏凝心中却满是讽刺,直到今日,世子也未曾如此耐心的安慰过自己,哪怕这个堂妹嫁人了也对她如此念念不忘。

    “世子不是要回府吗?也免得母亲担忧。”她忽然走过去柔声道。

    话落,夏桐也对着两人微微颔首,“世子大义,我夏侯府必铭记在心。”

    看了眼神色淡然的女子,林弈眸光复杂,随即还是与夏凝并肩离去。

    重新靠坐在椅子上,夏桐拧着眉一脸忧色,现在证据还不见了,雪上加霜说的就是她此刻的处境。

    不知想到什么,她忽然看了眼默不作声的芳瑜,漫不经心的问道:“你可曾听过这种毒?”

    话落,后者顿了顿,还是上前正声道:“自然是听过,不过恕奴婢多嘴,太子殿下的事主子还是少管为妙,免得再次惹怒王爷。”

    闻言,方木椅上的女子倒是未在说什么,只是唉声叹气的看着下面的杂耍,心不在焉的想着什么。

    “还以为是我看错了,不想真是你。”

    门口忽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声,夏桐回过头,只见沈莘面上扬着笑,裹着一袭素锦狐裘漫步走近,眉眼间顾盼生辉,气色明显要比往日好上许多,可见伤势定是好多了。

    “你不在府中养伤,怎么终日往外跑?”夏桐抿了口茶,似在埋怨什么。

    沈莘笑了笑,自顾自给自己添上一杯热茶,似乎心情不错,“我向来闲不住,倒是你,怎么样,如今可看清那奸贼的真面目了?”

    说到这,又神色凝重的看了她眼,“他若真在乎你,看到夏侯府出这种大事为何无动于衷,你难道还要执迷不悟下去?”

    有些事并非三言两语可以解释清楚,女主和反派的仇怨太深,她们两个都想说服对方,却谁也说服不了谁。

    迟疑片刻,她还是低声道:“沈姐姐再与我说这个也没用了,不瞒你说,我这的证据不知被何人拿走了。”

    ☆、撞见

    “什么?”沈莘神色一变, 左右环视一圈, 跟着凑过脑袋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道:“此事非同小可,我当然是希望那奸贼没有好下场, 可东西是从你手中不见的,若是被有心人利用, 到时那奸贼必定会以为你是故意为之,这次他定不会再放过你。”

    四目相对,夏桐也深深叹了口气,女主想的正是她心中所想,所以她才会不敢和反派说,要是对方知道自己以前还在算计他,肯定会生气。

    “眼下来看, 要么你尽快找到拿走的人,要么将计就计与我一起扳倒他,再不济你也只能和盘托出,毕竟你也并没有拿东西做文章,不过这奸贼为人阴晴不定,你凡事都得慎重考虑。”沈莘正声道。

    说来简单,可想要踏出这一步却很难,这次顾秦真的会原谅她吗?

    “其实沈姐姐对王爷只是偏见太过,这次夏侯府出事, 王爷虽然表面没有理睬,可是一直都在帮我照料爹娘,上次我故意引开他放你走, 他也未曾对我说过一句重话,只是性子有些奇怪,只要你不再与他作对,我可以劝劝王爷不再找你麻烦的。”

    说着说着,夏桐心情忽然有些古怪,原来不知不觉反派已经纵容她做过那么多事了。

    闻言,沈莘并未言语,只是神情复杂的看着楼下的杂耍,声音平静,“你不必再替他说好话了,他又怎会放过我。”

    隔间内的气氛瞬间沉寂起来,夏桐也没有再劝她,女主对反派的偏见绝不是三言两语能解开的。

    聊了些别的事,夏桐才悠悠的赶回府中吃午膳,因为夏侯府的事,最近朝中气氛格外肃穆,事情也变得多了,每次顾秦都是一大早去上朝,却到酉时才会回来,这次回去时夏桐忍不住问了清儿一声。

    后者一边替她布膳,一边微微摇头,“这个奴婢并不清楚,主子想知道的话,奴婢这就去书房那边看看王爷回来的没有。”

    “不用。”

    夏桐扫了眼满桌的菜肴,眼中闪过一丝坚定,“我自己去看。”

    如果反派回来了,她就干脆豁出去了,如果没在,那可能就是老天不让她说了。

    连饭都没吃,她就忐忑不安的往书房方向走去,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