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80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外同样停着许多马车,门口进进出出都是前来祝贺之人, 毕竟夏侯府不仅与国公府是姻亲,她爹还升了中书省,朝中自然没人会不给这个面子。

    门前迎客的是她大伯夏霖,还有周管家,周围的人一看到摄政王府的马车皆是纷纷让道退至一旁,门口的人也瞬间迎了上前,毕恭毕敬的躬身作揖,“摄政王大驾光临,微臣若有招待不周,还请王爷恕罪。”

    周围进出的大臣也都纷纷停下脚步作揖,“见过王爷。”

    男人神色清冷,似乎连句话都不想多说,周身时刻环绕着一股阴沉的气势,让人望而却步,长期被笼罩在阴影下的众人连头都不敢抬。

    还是夏桐笑着道:“大伯哪里话,王爷怎会是那种拘泥于小节之人。”

    这话说的她自己都心虚,不过她大伯却是立马笑着附和起来,十分恭敬的退后几步请人进去,也不管其他宾客了。

    “这夏四姑娘看来挺受宠的,摄政王居然还陪着一起来给老太太撑脸面。”

    眼看着人走远了,后面的一些大臣们也都三三两两的议论开来。

    “若不是如此,你以为王爷怎会抢皇后娘娘看中的人?”一个留着山羊胡的大臣唏嘘的说道。

    周围几个也都附和起来,“夏中书此次升迁的如此顺利,怕是少不了摄政王的功劳。”

    “大家心里清楚就好了,谁叫人家有个好女儿呢。”一群人讪笑一声三三两两结伴同行。

    宴席还未开始,夏桐去了女眷区,却看到顾秦和几个武将聊着聊着不见了,等她到接待女眷的正厅时,里面已经坐满了人,浅笑打趣着好不热闹。

    只是待看到她进来时,众人先是愣了一会,继而跟着屈身行礼,“见过王妃。”

    女子依旧模样清丽脱俗,一袭水蓝云霏妆花缎织的曳地裙娉婷动人,外界只传闻摄政王残暴不堪,可看王妃这样,倒似乎是过的很好的样子。

    上座坐着一个熟人,不同于往日的咋咋呼呼,此时她要端庄稳重不少,一袭金罗蹙鸾华服沉稳大气,眉宇间也褪去了不少跳脱青涩,与往日相比就如同两人一般。

    “臣妇见过太子妃。”夏桐微微福身,她比对方低了半阶。

    看着女子,上座的人连忙起身将她扶起,忽而一笑,“桐姐姐怎的这般见外?”

    说完,又紧紧拉着她手,柔声道:“许久未见,桐姐姐可愿与我一起走走?”

    看着眼前这个焕然一新的女子,夏桐微微一笑,继而跟着对方慢慢走出了正厅。

    外面的冷风刮的人脸生疼,此时花园里也只有少数几种花绽放着属于自己的娇艳,今日府中格外繁忙,下人们皆脚步匆匆路过,看到两人又停下见礼。

    望着那冷风中颤颤巍巍的娇花,林沁眉宇间带着抹忧色,忽然低叹一声,“若是没有光禄寺那件事,桐姐姐此时应该是本宫的嫂嫂了。”

    看着这个成熟不少的塑料姐妹花,夏桐只是淡淡一笑,“太子妃何出此言,世间一切皆有定数,也不是我等凡人能改变的。”

    看起来,得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太子妃,这个塑料姐妹花似乎并不高兴,或许这个位置并没有她想像中那么好,不过既然是她自己选的路,又能怨谁。

    “我知道桐姐姐还在怨我,我也在怨自己,如果能重来,许多事情一定会不一样。”林沁忽然转过身,纵然故作老成,可眉宇间的急躁依旧难以掩盖。

    后面的下人们都退后好几丈跟着,四目相对,看着对方面上的悔意,夏桐不由轻笑一声,“太子妃何出此言?如今不正是您所希望的吗?”

    说完,她又径直走在前面,不咸不淡的道:“有些路走了就回不了头,我以为太子妃应该会很高兴才对,也终于没人再与你争了。”

    望着前面那道淡然的身影,林沁手心一紧,忽然跟了上去,面上满是歉意:“我知道我以前做了许多错事,只希望桐姐姐能够原谅我,我真的很想与桐姐姐回到当初的时候。”

    扫了眼被对方拉住的胳膊,夏桐微微一挣,神色清冷,“当初被太子妃算计的时候吗?”

    林沁神色一变,一脸愕然。

    “当初在太师府,是谁推我落的水我心中一直都有数,如今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位置,又何须在这里惺惺作态,我如今也没有什么能被你算计的了,你该想的是如何得到太子殿下的宠爱,而不是假惺惺的与我重归旧好,这样没有任何意义。”

    说完,夏桐冷冷的瞥了她眼,就想往回走。

    一直怔然的林沁突然拉住她胳膊,眼中透着股歉疚,“我知道我做过很多对不起桐姐姐的事,可在太师府之前我一直都是真心与桐姐姐交好的,所以才会希望桐姐姐能嫁给哥哥,如今说这些并不是希望你能原谅我,只是忽然想起,身边竟没有一个能交托心里话的人,或许是报应吧,是我对不起桐姐姐,你要怪我也是应该的。”

    见对方又恢复以往那副小女儿模样,夏桐心情也很复杂,凡事都有双面,对方或许曾经是真心待她,可在利益面前却是不堪一击,现在这样怕是又想谋求什么,只是夏桐已经不想再与她继续虚以委蛇,再说这些也没有意义。

    “太子妃还是好自珍重吧。”她丢下一句,便转身离去。

    徒留林沁一人站在那,眼神幽幽的望着那道离去的身影,晦涩难懂。

    她也以为成了太子妃就能带给母家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