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78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眼将脑袋埋进了被窝里,抽泣声不断从被窝里传出,不知是不是病人都那么多愁善感,她突然觉得很难受。

    顾秦有些头疼,看着这一团被子轻声道:“吹点风就病成这样,你怎如此虚弱。”

    话落,被褥里的抽泣声越发大了,男人皱着眉,伸手去拉她的被子,和别的男人逛灯会,如今还好意思委屈。

    随着被子被人扯开,夏桐只能泪眼朦胧的瞪了对方一眼,小脸苍白一片,“反正迟早都会被扔进蛇窟,王爷干脆现在就把我扔进去好了。”

    也免得这样日复一日的吓唬她,这次居然还一挑五,也没看到把他给累死。

    看着那张布满泪痕的小脸,双眼正泪汪汪,一日不见就把自己搞得病怏怏的,若不是听西风说起,他都不知这女人病成了这样,自己若真想杀她,哪还有命让她在这倒打一耙。

    “无理取闹。”他剑眉一皱。

    夏桐瞪大眼,小脸上满是委屈,“我无理取闹?”

    说完,撇撇嘴,脑子一热的道:“是啊,臣妾在王爷眼里就是无理取闹不懂事,哪比得上新来的那几个妹妹体贴温柔。”

    越说她心里越不舒服,明明与她无关,自己不过是个挂牌王妃而已,可她就是觉得很难受。

    闻言,顾秦不禁神色一变,紧紧的盯着眼前这个自说自话的女人,声音微沉,“还说不是无理取闹。”

    那几个女的他都未曾见过,不过是想看看她什么反应罢了,谁料居然病成了这样。

    “王爷何必再掩饰,如今府中上下谁人不知,您一夜宠幸了五个侍妾,真是英姿飒爽呀!”夏桐阴阳怪气的冷哼一声,又重新把头埋进了被窝里。

    旁边的男人一脸铁青的站在那,居高临下的望着这团鼓鼓的被褥,只是眼神有些阴沉,西风那小子居然让别的女人进院子,真是不要命了!

    男人没有说话,被褥里的夏桐就更委屈了,看来这一挑五并不是空穴来风,为什么这个男人还没有精尽人亡!

    可就在霎那间,被子猛地被人扯开,她骤然对上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后脑勺忽然被一只大手紧紧固住,耳边传来一道幽幽的男声,“本王未曾碰过她们。”

    说完,又目光灼灼的盯着她道:“不过本王是否英姿飒爽,你可以自己先试试。”

    ☆、和好

    四目相对, 夏桐“唰”的一下小脸通红的扭过头, 心跳骤然加快, “王……王爷不是说臣妾没有发育好吗?怎……怎比得上您那几个丰满的侍妾。”

    器大活好又怎么样, 谁爱了解谁了解,反正她不想了解!

    见人都蜷缩在一团,被褥一鼓一鼓的, 男人眸光一暗,“那你为何如此生气?”

    窝在被子里蠕动了几下, 夏桐瞬间不安了起来, 对呀, 自己为什么要生气?

    正欲解释什么时,被子里却不知何时多出一只滚烫的大手,慢悠悠的往她亵衣里的钻, 夏桐整个人都懵了, 连忙红着脸推搡起来。

    男人一个翻身便将人压在身下,触手间滑腻一片, 软软柔柔让人心间躁热难耐, 他目光暗沉的盯着眼前这张慌乱的小脸,“本王未曾见过那几人。”

    对上这双漆黑的眸子,夏桐慢慢屏住呼吸沉默了片刻,她相信反派不会骗人,他也没必要骗自己,只是……他为何要与自己解释这些?

    “头还疼?”他冷峻的面容上略显柔和。

    夏桐微微摇头,红着小脸视线无处安放。

    “日后不要挑战本王的底线。”他皱着眉语气略微加重。

    那日他刚不见, 这女人居然就跟太子谈笑风生,闲逛漫步,就该狠狠的教训。

    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抹戾气,夏桐不禁怕怕的瞄了对方一眼,有些心虚的道:“对不起,我下次肯定不会再背叛你了,只是……那沈莘救过我,所以我不能见死不救。”

    她声音里透着股不安,那张小脸上倒满是歉疚,顾秦却眉头一跳,目光冰冷,“你以为本王在与你说这个?”

    察觉对方似乎越来越生气了,夏桐紧张到不知道往哪看,难道她说错了吗?

    微微张嘴,正欲再解释之际,眼前一张轮廓忽然放大,唇上顿时多出一道炙热的触感。

    “唔……”夏桐瞪大眼双手抵着对方的肩,无力的推搡着。

    呼吸间满是淡淡的清香,轻轻撕咬着那柔软的粉唇,含咬片刻,男人忽然心头躁动的撬开那松动的齿关,辗转深入,呼吸炙热一片。

    对方力气太大,夏桐被禁锢在身下几乎动弹不得,炙热的男性气息让人脑袋阵阵晕晕,本就发烧的她此时脑中更是一片空白,只能费力的哼哼唧唧着。

    他的吻逐渐落至那白嫩的脖颈,眸中席卷着从未有过的风暴,似乎要将人拆解似的,想到事到如今这个女人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他就只想把这女人扔进蛇窟。

    揉着那娇软的纤腰,大手却本能开始往上游离,当触碰到那团柔软时,男人喉咙猛地一紧,不自觉滚动两下。

    “走……走开……”

    夏桐猛地回过神,又羞又恼的伸手捂住对方的脸,不让他靠近自己。

    拉开脸上的小手,顾秦眸中翻滚着一抹从所未有的风暴,就跟要吃人似的,“本王收回以前说的话。”

    一个那么柔弱娇小的人,该长的地方倒真是不含糊,腰软的真想让人折断。

    夏桐一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