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77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夏桐不由多看了眼奇奇怪怪的清儿,一早上眼神都是奇奇怪怪的,连和她对视都不敢,虽然头昏,可夏桐还没糊涂到这种地步,里面肯定发生了事。

    “王爷新收的那几个美人呢?”她忽然问道。

    话落,正在收拾衣橱的清儿吓得顿时脸色一变,连忙扭过头不敢看她。

    一旁给她喂药的芳瑜则要淡定许多,面上一点异样也没有,夏桐张口喝下一勺药汁,一边看向清儿,“说吧,怎么回事?”

    许是知道这事迟早也瞒不过她,那边的清儿还是低下头,支支吾吾的道:“昨……昨夜王爷……临幸了那几个女子。”

    话落,屋内气氛瞬间一滞,夏桐神色不变,依旧张口喝着芳瑜喂过來的药,淡淡道:“临幸了谁?”

    说完,房间内的氛围更为凝重,清儿低着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全……全部。”

    “咳咳——”

    喉咙猛地被药呛到,格外难受,芳瑜连忙端过一杯温水给她缓缓,待喉咙舒服点后,夏桐才一脸异色的看着清儿欲言又止。

    一次性临幸五个,不怕精力人亡嘛!

    不过也是,那几个女人身材那么好,胸那么大,哪有男人忍得住,说什么不近女色,骗傻子的差不多!

    “其实……说不定其中有隐情……”芳瑜轻声道。

    夏桐不想说话,宠幸就宠幸吧,反正她只是一个挂牌王妃,这些和她没关系。

    “王妃,莲侍妾等人求见。”

    门外忽然传来丫鬟的通报声,夏桐皱着眉深呼吸一口,很好,这才刚进府就来挑衅她这个正室,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掀开被子,她也不喝药了,直接拿过一件秋袄披上,等来到内殿时,只见屋里已经坐着五个容貌不一的女子,一个个穿着花枝招展的薄纱曳地裙,似乎不怕冷一样,胸前鼓鼓的,无时无刻都在彰显自己的好身材一般。

    看到她过来,几人才不急不缓的站起身,慢慢屈身行礼,“妾身给王妃请安,昨日未来得及拜见王妃,希望王妃恕罪。”

    说话的是一个身形最高挑曼妙的女子,长相透着股异域风情,声音娇媚悦耳,是个男人都抵挡不住,夏桐坐在上首忍不住咳嗽一声,一边又喝了口温水润润嗓子。

    “王妃可是身子不适?早知如此,妾身们便不敢再来打扰了。”先前说话的那名女子一副关切的模样。

    夏桐深呼吸一口,目光淡淡的扫过那几人,声音微冷,“无妨,如今天凉,你几人也要多添衣裳,瞧你们脸都冻青了,若是身子病了,又该如何伺候王爷。”

    话落,一旁的清儿却是忍不住低头憋笑了一声,没想到主子还会拐着弯教训人。

    闻言,那几个女子皆是神情各异,只有那个为首的莲侍妾格外平静,还感恩戴德的谢道:“多谢王妃关怀,妾身们又怎比得上王妃金贵,想必王爷也是时刻惦记着王妃。”

    “是啊,说不定待会王爷就来看王妃了,此刻只是事物繁忙罢了。”其他几人也难掩得意的说道。

    夏桐没有说话,只是悠悠的扫了几人一眼,眸光一厉,“放肆!这便是你们与本王妃说话的态度?”

    “来人,将她们拉下去各打十大板子!”

    话落,那几个女子皆是一惊,只听闻中原女子都是端庄和气的,没见过这种说动手就动手的人,而且这王妃还从未被王爷宠幸过,如今哪来的底气这样对她们?

    屋外的下人们则皆是面面相觑的望着彼此,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动手,可在对上主子那双凌厉的视线时,一个个还是吓得连忙将人拉下去。

    “王妃怎能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人,王爷是不会放过你的!”那个莲侍妾终于慌了。

    夏桐神色不变,一边冷冷的瞥了她眼,“你们对本王妃出言不逊,难道这不该罚?”

    “既然来了中原,就要守中原的规矩,在这王府里,本王妃才是主母,就算王爷来了,你们也只是个妾!”

    话声刚落,那几人就慌里慌张的被拖下去了,夏桐有些头疼的继续回屋里躺着,所以说这番邦来的就是不懂事,换作中原的女子,就算再受宠也不敢如此光明正大挑衅正室,没上位之前永远都得矮人一头,要是换作别的府邸,这几人肯定不止被打几板子那么简单。

    “主子这样,就不怕王爷那边……”清儿欲言又止的道。

    解下秋袄,夏桐重新躺回床上,闻言眼都不眨一下,语气平静,“我又未曾做错,何惧之有。”

    话落,清儿张张嘴最后还是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去看外面的行刑。

    脑袋还是很晕,夏桐只能继续多睡一会,不然这样子明日可怎么参加老太太寿宴。

    不知睡了多久,夏桐只感觉口很渴,一时间只能迷迷糊糊去叫清儿,不多时,唇缝间便多出一抹温凉的杯口,她立马张着嘴喝了好几口才作罢。

    微微睁眼,首先入目的是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手中还端着一个瓷杯,似乎正是她刚刚喝的那杯水。

    她脑子顿了顿,顺势望去,却只见床边坐着一个神色冷峻的男人,他脸色不怎么好,周身散发着一抹冷意,让人望而怯步。

    以为对方是来替他那几个侍妾讨回公道的,夏桐忽然撑着身子想坐起来,可下一刻又猛地被一只大手按回了床上。

    “头还疼?”

    男人语气低沉,听不出喜怒,夏桐睁着眼定定的望了他会,忽然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