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71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还附带一张二十万的银票。

    这是男二的消息,对方一直没有放弃救女主,里面只阐述了一件事,那便是在明日戊时时分,让她留住反派,不能让他去地牢那边,连定金都给了,如此看来,男二这是要劫狱呀!

    “主子,管家来了。”

    一旁忽然传来清儿的声音,夏桐被吓了一大跳,连忙用火折将信烧了,跟着才一副睡眼惺忪的走了出去。

    管家正躬着身站在小厅里,见她出来,立马恭声道:“奴才见过王妃,王爷让您过去一同用膳。”

    夏桐:“……”

    她神色微变,一时间整个人都愣在了那,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不知怎么,夏桐现在一听到对方找自己,就总觉得清白要不保,而且反派从来没有主动找过自己,如今怎么突然想起找她吃饭了?

    忐忑了会,她还是轻咳一声,淡淡道:“我换身衣裳就去。”

    说完,人便立马进了内屋,如今芳瑜还没有回来,不知道此行顺不顺利,反派突然找她吃饭。里面一定没那么简单,说不定是鸿门宴。

    越想越可怕,可夏桐也不敢不去,换了身衣服就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跟着管家走了。

    院子里依旧守着许多侍卫,可能坏人都怕死吧,毕竟亏心事做多了,心里虚。

    门是敞开的,小厅里并无伺候的丫鬟,满桌皆是山珍海味,男人今天换了身白色的长袍,看起来身上少了许多锐利感,可依旧让人发自内心的不寒而栗。

    “臣妾见过王爷。”她老老实实的过去行了一礼。

    男人正在给自己倒酒,闻言却是连一个眼神也未给她,空气中瞬间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氛围。

    “过来。”

    霎那间,夏桐连忙直起身走到对面坐下,不知怎么,她突然想起了那日的吻,一时间只觉得脸颊阵阵发烫,眼神都不自觉开始飘忽起来。

    “后院有个温泉池,对驱寒略有成效。”顾秦抿了口酒,声音不急不缓。

    闻言,夏桐顿时有着心跳加快,那个温泉池她觊觎许久了,可是,反派为什么突然对她这么好?

    见对方一直不吭声,顾秦握着酒杯眼眸一眯,“还是你喜欢后竹林里的蛇窟?”

    “不……不不……臣妾只是一时激动难忍,不知该如何答谢王爷而已。”夏桐脸色一变,连忙解释起来。

    好吧,对方还是那个凶残的反派!

    提起酒壶,他给她添上一杯清酒,凌厉的眉宇要柔和不少,却更让人看不透他心中所想。

    屋内并无伺候的丫鬟,气氛格外宁静,夏桐偷偷打量了眼对方,却总是想起那日的事,一时间只能满脸燥热的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吃着东西。

    那嫣红的小嘴一张一合的泛着莹光,男人扫了一眼,眸光微暗,抬手夹起一颗丸子递至那小嘴边,后者眼席一抬,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还是慢慢张嘴,将东西含了进去。

    夏桐有些莫名其妙的,可嘴里的东西还没吃完,眼前又多出一块肥肉,她有点想哭,可又不敢违抗,只能忍着恶心将肉吃了下去,只是眼角还泛着泪渍。

    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这样虐待自己,在被喂到第五块肉时,夏桐还是冒着生命危险摇摇头,一脸的愁苦,“我……我吃不下了。”

    她嘴角还泛着一丝油光,可才吃了那么点,顾秦有些不高兴,这样下去怎么长肉。

    脸色一沉,他夹了个鸡腿过去,声音低沉,“听闻刑部近日出了个新的刑罚,对于不听话的人……”

    “我吃!”夏桐含着泪,十分艰难的咬着那个鸡腿,想像着这是对方的肉。

    见此,顾秦才满意的抿了口清酒,意味深长的扫了眼对面的人,再养养也就差不多了。

    一边咬着鸡腿,一边扫了眼外面偷窥的西风,夏桐有些不高兴,凭什么让她一个人受罪?!

    “你昨日去了地牢?”顾秦忽然一脸晦涩不明的道。

    对面的男人垂着眸神情冷淡,让人心里莫名发慌,夏桐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个大方脸告状了,很好,那就一起死吧!

    掐了把大腿,她顿时眼泪汪汪的控诉起来,“臣妾的确是去看了沈莘,可王爷不知道,那个大方脸差点没杀了臣妾,还骂臣妾这种贱女人配不上王爷,嫁进王府是另有所图,臣妾长这么大,还从未被人如此折辱过。”

    话落,外面偷听的西风莫名后背一凉,果然得罪谁都不能得罪王妃,那个蠢货不听,这下总要吃点教训。

    闻言,顾秦依旧无动于衷,只是见人哭的可怜,才抬手覆上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神情意味深长,“你若不喜欢他,直说就是,不用这样骂自己。”

    气氛忽然有些尴尬,夏桐眨着眼直愣愣的望着对方,难道自己的演技就这么差吗?

    微微凑过身,男人眸光深邃的一手握住她后脑,声音低沉,“本王何曾让你受过委屈?”

    ☆、美人计

    四目相对, 夏桐有些不自然的缩回脑袋, 抿了口清茶, 她不知道反派怎么说出这种话, 难道良心不会痛吗?

    经常不给饭吃,还动不动要将她丢去喂蛇,这叫不让她受委屈?

    “可那……那个大方脸……”她偷偷抬眼眼底带着抹希冀。

    顾秦轻轻摩挲着白玉酒杯, 一边淡淡的瞥了她眼,“你想如何?”

    “也……也没有如何, 只是这人实在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