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68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书房里很安静,她一推门就看到了里面坐着的那个身着墨袍的男人,不知怎么,夏桐忽然想到了昨夜,为什么自己会喝那么多酒?

    虽然有些尴尬,可她还是慢慢合上门,轻手轻脚的凑了过去,一边半趴在书桌上盯着对面的男人。

    她的视线让人难以忽视,顾秦拧着眉在看一本公文,头也不抬,“现在有事,待会陪你玩。”

    撇撇嘴,夏桐一边勾着自己垂落的发气,一边低着头不满的暗骂一声,原来这人以前都是在玩自己?

    “那个……您一定要杀了沈莘吗?”她还是大着胆子忽然问出了口。

    书桌上堆积了许多公文和折子,要比前几日多了好几倍。

    随手翻开面前的公文,男人依旧头也不抬,薄唇微启:“明日便将她扔进蛇窟。”

    夏桐:“……”

    眼前的男人似遇到了什么麻烦事,眉头紧锁,立体的轮廓如刀削般棱角分明,她一时看愣了会,可看起来那么完美的一个男人,手段却那么狠辣凶残,夏桐想想都觉得后背冒冷汗,其实她也想救女主,可目前看来,只能期待女主光环显灵了。

    “能不能迟几日再扔?”她忍不住支支吾吾道。

    说到这,男人忽然眼席一抬,对面的女子莹白的小脸上泛着抹霞红,鬓前的流珠一摆一摆在耳侧,一双水光潋滟的眸中全是他的倒影。

    “你在指使本王?”他眸光一冷。

    霎那间,夏桐吓得脸都白了,“不……不臣妾只是说说而已。”

    说完,行了个礼,连忙就要走人,毕竟她现在已经深刻见识到了反派的凶残。

    男人垂着头一边批阅着公文,一边不轻不重的道:“没点诚意,就想指使本王做事?”

    ☆、吻

    脚步一顿, 夏桐回过头一脸异样的看着那边的男人, 她一穷二白的, 能拿出什么诚意?

    不过为了救女主, 还是挪动脚步凑过去,眨着大眼问道:“王爷想要什么?”

    她身上可只有私藏的三万两私房钱,那可是命根子呀!

    “你觉得的呢?”男人语气低沉。

    对上那双水灵灵的大眼, 流珠一摆一摆的,他眸光一暗, 忽然一把揽过女子的腰按在怀中, 低头顿时覆上那张柔软嫣红的小嘴。

    呼吸一顿, 夏桐瞪着眼,无处安放的小手僵硬在空中,连思考都忘了。

    一缕清香环绕在鼻间, 男人垂下眸遮住眼中的暗色, 大手按着那不堪一握的纤腰,粗暴的含吮那柔软的下唇, 逐渐辗转深入, 呼吸都变得炙热起来。

    软软的,甜甜的,原来这便是女人的滋味。

    暧昧的氛围萦绕在四周,等夏桐回过神时,下意识就伸手去推搡对方的肩,可两只小手突然被人扣在一起,挣扎不脱, 跟着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唔……臭…臭流氓…”她红着脸,整个人犹如一只惊弓之鸟,不敢相信自己到底在经历什么。

    大手渐渐滑至那挺翘的娇臀,轻轻一拍,男人覆在她耳边深吸一口,声音暗哑,“待会就把你扔进蛇窟。”

    夏桐:“……”

    她含着泪,咬着下唇不敢再出声,整个人无比僵硬的被人按在怀里。

    节操什么的,还是没有命重要。

    两颗豆大的泪珠沿着脸颊滑落至下颌,瞧着她那副小可怜的模样,顾秦嘴角微勾,大手不老实的拍了拍那挺翘的娇臀,低声道:“你乖乖的,那个女的本王可以多让她活几日。”

    这女人还真是软的跟团水一样,看着小小的,该有的地方倒是不含糊,不知怎么,那日浴桶里的画面顿时浮现在男人眼前,连着喉咙都不自觉一紧。

    四目相对,看着对方一副要吃人的模样,夏桐红着眼依旧不敢出声,粉唇紧紧抿着,整个人都是懵逼的状态。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了书房的,眼眶红红的,整个人慌里慌张,让外面的西风满心都是惊诧,主子要是生气,应该直接动手才对,不会有人还有命活着出来的。

    夏桐几乎是一路急奔回的房间,后面的清儿差点都没追上,回到屋子灌了好几口浓茶压压惊,她依旧浑身都止不住的发抖,小脸红的滴血,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

    刚刚反派居然非礼了她?!不对,那是猥亵!

    她本以为对方是个不近女色的人,没想到是自己看错了,哪有男人不爱女人,对方的禽兽本性果然原形毕露了!

    可是……为什么她只有畏惧,而没有厌恶的感觉呢?!

    肯定是因为对方有一张欺骗无知少女的好脸,一定是这样,可以后要是对方来强的怎么办?!

    “主子,您可是哪里不适?”

    芳瑜见她举止奇怪,忍不住上前轻声问道。

    夏桐卷缩在软榻里微微摇头,忍不住轻声问道:“你觉得是清白重要,还是性命重要?”

    说完,她又有些自嘲,芳瑜是古代人,肯定把清白看的比命还重要。

    “奴婢以为,全看个人心境,和毁人清白的是谁?”芳瑜低着头不急不缓的道。

    夏桐接过她递上来的浓茶抿了一口,心情依旧复杂的很,算了算了,还是性命最重要,反派长的也不差,如果他真要对自己用强的,大不了当一夜·情好了,总比被蛇咬死强。

    安慰了自己许久,夏桐才想起什么一样,看着芳瑜问道:“沈姑娘怎么样了?”

    话落,后者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