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小说 > 修真 >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 分卷阅读56
    反派养妻日常(穿书) 作者:我要成仙

    夏桐皱着眉一脸委屈不满,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孽,要遭受这种折磨?

    转过身,她抿抿唇,一边仰着头试探性的问道:“那……我能吃肉吗?”

    四目相对,鼻间环绕着一抹淡淡的清香,顾秦眼神微暗,正欲言语,房门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主子,宫里出了事,皇上急召。”

    这是林管家的声音,夏桐被吓了一跳,宫里出了什么事?

    男人神色不变,只是拍拍她脑袋,一本正经瞥了她眼,“在这抄完,才准吃饭。”

    “可是……十遍……”夏桐瞪大眼连忙拽住男人的衣袖,可怜兮兮的眨着眼。

    瞥了眼那只拉着他衣袖的小手,茭白的五指没有丝毫松懈,顾秦微微垂眸,声音清淡,“一遍。”

    话落,女子立马扬起嘴角,殷勤的给对方捶着胳膊,眉眼弯弯的笑道:“王爷您慢走,路上小心。”

    淡淡的睨了她眼,男人没有说话,不急不缓的迈步就离了书房,身形颀长孤寂。

    等人一走,夏桐立马光明正大的坐在了书桌前,嘴角依旧扬着淡淡的笑意,果然装可怜还是有用的,特别是她这种伤残人士。

    只是看着这满桌的公文,她突然有些吃不消,反派就这么相信她的吗?

    这里可都是要紧的公文,这要是被自己泄露出去了那还得了,还是他笃定自己不敢泄露?

    不过她还真不敢泄露,甚至连翻都不敢翻,只能从书架的角落里找出一本女戒抄了起来,纵然她也不明白为何一个大男人的书房里会出现这种东西?

    不知写了多久,直到外面天色都黑了,顾秦都还没有回来,等到戊时夏桐才完全写完了一叠纸,不明白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等把功课叠好放在最显眼的地方后,她才出了书房往自己院子走。

    好在这次厨房终于送来了荤腥,还一次性送来了许多补汤,让人根本就吃不消。

    消食了许久夏桐才睡着,直到次日醒来时才发现反派是一夜未归,也不知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听闻是城外东山村发生了暴动,还死伤了不少村民,如今京中都传开了。”清儿一边给她梳着发鬓一边严肃的说道。

    后面正在布早膳的芳瑜也跟着认真道:“传闻是因为城外有个元明湖,京中的公子哥们都喜欢在那出游,便有商贾想买下周围的地建一个庄园,可许是价钱不公道,村民们就不愿意卖,谁成想那商贾居然强硬的把村民们赶走,官府也没有理会,村子里村民甚至被打死了好几个,这下那些村民们才联合写了血书想上交给朝廷,谁知被商贾发现后又是打死了好几个,可官府后却迟迟没有动静,那些村民一时间只能在城外四处闹事,后面还是唐大人前去管辖,谁知竟被暴动的村民打伤了腿,如今京中流言四起,不少人都遭了殃呢。”

    “哪个唐大人?”夏桐好奇问道。

    清儿凑过脑袋,压低声音,“老太师的长子,听闻好似被打残了腿。”

    深呼吸一口,夏桐盯着铜镜微微叹口气,总体来说,这就是一场由拆迁引起的悲剧。

    “您不知道,一大早刘夫人就来找您了,不过那时您还未醒,奴婢就没敢让她进来。”清儿一脸的微妙。

    夏桐回过头,“哪个刘夫人?”

    “就是那个户部的刘侍郎,这种事情怎么会不惊动户部,只是官商勾结装作没看到罢了,如今户部许多人都遭了殃,这不,那刘夫人定是想求您在王爷面前多说说好话罢了。”清儿颇为唏嘘的道。

    梳好发髻,夏桐来到桌前给自己盛了碗白粥,这人就是这么叛逆,明明有肉吃了,她却想吃点清淡的了。

    “无论是谁来求见,你们就说我身体不适不宜见客就好。”她抿了口粥淡淡道。

    没有皇帝不在乎民心,这次事情闹的这么大,肯定会有很多百姓对朝廷失望,为了压制流言,定会有一批炮灰出来顶包,都是一些资本家的操作,要说这事没人在后面操作是不可能的,不过反正也不关她的事。

    “奴才见过王妃,夏侯府夏二夫人求见。”

    这时管家忽然出现在屋外,夏桐一愣,不明白她那势利眼二伯母怎么突然来找自己了?

    “二夫人母家的哥哥正是户部的右侍郎。”清儿伏在她耳边轻声道。

    闻言,夏桐又喝了口粥,看着外面的管家不急不缓道:“本王妃伤势严重,近日不能见客。”

    现在出了事知道想起她了,之前对她娘那样冷嘲热讽都忘了吗?

    “奴才这就去回禀。”管家没有逗留,立马就退了下去。

    走时还不经意瞄了眼里面的人,只觉得这王妃也算是个拎得清的,这种事情的确不宜插手,免得落人话柄。

    可对夏桐而言,她只是有自知之明而已,她一个挂牌王妃几斤几两还是心里有数的,枕边风什么的可吹不起。

    一整日,不知又有多少家来拜访她,不过都被夏桐给推了,光是不出门,她也听到了户部好几个官员都被革职查办,她那二伯母来了一次又一次,也是锲而不舍。

    入夜才听闻反派回来的消息,夏桐可不敢上去晃悠,免得还要抄剩下的九遍。

    “主子,如今朝中官员松动,老爷不是正在升迁吗?此时正是大好时机,您不如替老爷走动走动?”

    屋内烛火悠悠,清儿一边替她捏着肩,一边认真说道。

    夏桐懒懒靠在软榻上看着话本,